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79章 多謝指點

武神主宰
     秦塵頓了頓,繼續道:“若是其他血脈,那還好,這種影響,不會太大,可你的血脈,偏偏是葵陰血脈,一旦融入炎陽因子,血脈會慢慢的變得不穩定,到最后,甚至會崩潰。”

    “也正是這炎陽因子,導致你的血脈開始不穩定,甚至疼痛。”

    “你去找血脈圣地,的確沒錯,這種情況,血脈圣地一般會給你配穩定血脈,滋養血脈的藥物,你只需每日服用,雖然癥狀不會緩解,但也不會加重,可惜,你偏偏擅自別的靈藥,想要舒緩經脈、溫潤氣海,那藥物,應該是滋脈草吧。”

    秦塵搖搖頭:“可惜,想法雖好,卻大錯特錯,反而加重你的病情。”

    侍女哆嗦,震撼的看著秦塵,眼珠子瞪得滾圓,已經說不出話來。

    秦塵說的,竟然沒有一處錯誤。

    不但說出了她的血脈屬性,甚至連藥園中有七陽花都被她說了出來。

    若是只說出了七陽花,那也罷了,竟然連七陽花的年份,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如果不是肯定秦塵從未進入過藥王園的話,她甚至懷疑對方一直在暗中偷窺自己了。

    的確,在這藥王園中,有一株三百年份的七陽花,而且是她最喜歡的一株靈藥。

    因為,她本身是葵陰屬性血脈,修煉的功法,也是寒冰功法,身為女性,身體自然也屬于陰屬性,因此每天夜里,身子都會感覺到寒冷,手腳發涼,往往一覺睡到天亮,腳還是涼的。

    于是,她照料靈藥的時候,最喜歡和七陽花待在一起,因為七陽花的藥性,會讓她感到溫暖,白天和七陽花待上一個小時,每天夜里,手腳也不那么冰涼了。

    誰曾想,她身上的問題,居然是七陽花惹出來的。

    除此之外,秦塵甚至連她暗中服用滋脈草的事也看了出來,這究竟是什么眼力?

    “滋脈草,能滋養經脈,調和氣海不假,但和七陽花的氣息,卻不能混在一起,因為滋脈草之所以能滋養經脈,完全是因為其中的朵嘌呤因子的緣故,可朵嘌呤因子一旦遇到炎陽因子,就會發生反應,非凡不能滋養經脈,反而會對經脈造成破壞。”

    “你的血脈已經出現了問題,再加上經脈被破壞,長此以往”

    “不死,恐怕也難!”

    秦塵淡淡看過來。

    侍女臉色發白,呆呆的看著秦塵,常年跟著藥王園主,見識還是有的,秦塵所說的絲絲入扣,根本不像是編纂而成的。

    至于其他的強者們,更是完全傻眼了,什么朵嘌呤因子、炎陽因子,他們根本聽不懂。

    身體一晃,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侍女急忙開口:“不知,可否有解決的方法?”

    對方如此之神,說的完美無缺,令她情不自禁,徹底相信。

    “想要解決,其實很簡單,你修煉的,應該是寒冰屬性的功法,先催動功法一個周天,在周天結束之時,激活血脈,記住,不管血脈疼痛與否,必須激活到極致,再用體內的真力,將血脈催動到手腕內關穴,內關穴,是身體陽性指數最高的穴位之一,最重要的是,它的位置很特殊,能保存陽性力量,這樣久而久之,你身體中的炎陽因子,會匯聚到雙手內關穴,不再影響你體內血脈。”

    “每天運行一次,連續運行一個星期,就會痊愈,當然,這十天之內,你最好不要靠近七陽花,就算靠近料理,每次也不能超過一刻鐘,就不會有事。”

    秦塵道。

    “就這么簡單?”

    侍女一怔。

    以為問題這么嚴重,需要各種治療方法,服用各種靈藥,誰知道,只需要運行功法便可。

    忍不住,當下嘗試起來。

    體內真力,在各大經脈中運行周天,頓時一絲絲寒意,在她身上綻放,周圍的溫度,仿佛瞬間下降了許多,惹得一旁人紛紛側目。

    此女,雖然只是藥王園的侍女,卻沒想到,修煉的功法這般霸道,而且修為也已經達到了六階后期巔峰,就算是比起一些王朝中的老牌強者,也絲毫不弱了。

    一個周天之后,侍女催動血脈,頓時感覺到一股劇痛傳來,她強忍著疼痛,繼續運轉真力,頓時感覺到一股寒冰之意,涌入雙手,最后匯聚在內關穴。

    整個人,猛地瞪大眼睛。

    按照秦塵的方法,她雖然一開始催動血脈身體劇痛,可當那寒冰之力涌向內關穴后,身上的疼痛居然瞬間減輕了虛弱,更讓她震驚的是,明明內關穴聚集了不少寒冰之力,可是一雙手掌,竟然隱隱發熱,十分舒服。

    “多謝公子指點!”

    急忙拱手,對著秦塵恭敬說道。

    雖然秦塵比她還要年輕,可心中的恭敬,卻絲毫不減。

    她也略通藥理,自然看得出,秦塵所給的方法,的確能治好她的病癥。

    心中的憤怒一掃而空,緊接著是慶幸。

    若非秦塵,她繼續無頭治療下去,說不定什么時候血脈爆裂,一命嗚呼也不一定。

    “道謝就不必了,我等與藥王園主,略有淵源,此次拜見,也是有事,你既是藥王園的侍女,出手指點一下,也屬應該。”

    秦塵淡淡說道:“不知我等現在,可否能進去?”

    “這……”侍女猶豫一下,旋即道:“既然公子與園主略有淵源,自然可以,兩位還請進,容我稍后,稟報園主。”

    侍女一拱手,不再阻攔。

    能一眼看出她身上的問題,并且治療,這樣的實力,絕非一般的人物能夠做到。

    如此厲害的人物,若說與園主大人有所淵源,也未必是胡言。

    “這……”

    看到秦塵和卓清風被侍女引入大門,外面其他強者全都傻眼了。

    這,什么情況?

    對方根本沒拿出藥王符,居然也讓進去了?

    頓時有人開口:“他們兩個沒有藥王符吧?怎么也放進去了?”

    “是啊,不是說只有藥王符才能進去么?”

    “這不公平。”

    不少原本準備離開的強者,卻頓時急了。

    不患寡而患不均!

    大家都不能進去,倒也罷了,可憑什么這兩人沒藥王符,也能進去?

    “誰說他們兩個沒藥王符的?”

    侍女一瞪眼珠子,“更何況,就算他們沒藥王符,本姑娘就愛放他們進去,你們又想怎地?莫非想教我藥王園如何做事么?”

    冷哼一聲,侍女直接關上大門。

    只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