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83章 軒逸藥王

武神主宰
     “我只是一個想和園主大人合作的人。”秦塵淡淡道:“但是現在看來,園主大人似乎并不友好!”

    “合作?”

    藥王園主冷冷看著秦塵,面色陰晴不定,只是眸底的殺機,卻是怎么也無法掩飾。

    “小青,先將他們幾個送出去!”

    藥王園主突然對一旁的侍女說道。

    “是,園主大人。”小青臉色發白,此刻她的內心極為忐忑,一顆心砰砰亂跳,顫抖著對場上尚未來得及離開的一群強者道:“諸位也都聽到了,還請離開!”

    “是,是!”

    “我等現在就離開。”

    這一群強者,一個個也都嚇得臉色蒼白,渾身寒毛都豎起來了,急忙拱了拱手就朝外面走去。

    雖然場上的不少人都是七階武王強者,但是面對藥王園主如此恐怖的氣勢,一個個都雙腿發軟,根本不想多停留,只想盡快離開這里。

    這就是敢和上等王朝老祖叫板的藥王園主么?太可怕了,難怪自己王朝的老祖都對藥王園主極為恭敬,這等氣勢和修為,恐怕分分鐘就能滅了他們。

    “園主大人,這兩個家伙,信口雌黃,顛倒黑白,還敢辱罵大人,簡直無法無天,還請園主大人出手,將這兩人斬殺當場,以儆效尤!”

    從地上爬起,許隆抹去嘴角的鮮血,并不急著離去,而是憤怒說道。

    他先前不小心之下,被秦塵暗算,導致身受重傷,此刻心中的憤怒,無法抑制。

    藥王園主冰冷的看了許隆一眼,“閣下是在教我怎么做事么?”

    她語氣平淡,但其中蘊含的冷意,卻是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許隆臉色一僵,臉色發白,連戰戰兢兢道:“晚輩不敢,晚輩只是……”

    “滾出去,看在藥王符的面子上,老身饒你在我藥王園撒野一事,但再不滾,就休怪老身不客氣了!”藥王園主一臉冷漠。

    這許隆什么東西,也敢在她藥王園唧唧歪歪,就算是之前那兩人該死,她藥王園,也用不著這許隆出頭?

    許隆臉色青一塊、白一塊,一張臉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心中恨得咬牙切齒。

    但在藥王園主面前,他根本不敢撒野,只能低著頭,忿忿的走了出去。

    眨眼的功夫,大廳中便只剩下了秦塵、卓清風和藥王園主三人。

    “兩位究竟是什么人?”

    待得所有人離去,藥王園主冷漠的走上前,渾身綻放寒意。

    一股凌冽的氣勢,籠罩住秦塵和卓清風,顯然只要兩人一個解釋不好,就要雷霆出手,將兩人斬殺當場。

    “晚輩卓清風,家師北天域丹閣軒逸藥王,弟子五十都年前曾在北天域丹閣,見過前輩一面,冒昧前來,實則是有事相求,先前若有冒犯,還請前輩見諒。”

    卓清風急忙走上前,躬身行禮,直到這時候,他才有機會說出師尊的名字。

    “你是軒逸那小子的弟子?”

    藥王園主眉頭一皺,顯然沒料到卓清風居然還真是自己熟人的弟子。

    不過,軒逸藥王在北天域丹閣,也身份高貴,他的弟子,怎么會來自五國這偏僻之地?

    忍不住疑惑開口。

    “家師的確是軒逸藥王,只不過晚輩數十年前,曾得罪了飄渺宮北天域分部的弟子,連北天域丹閣也不敢包庇晚輩,家師亦是無法將晚輩留下,所以將晚輩下放到了百朝之地。”

    卓清風面露苦澀之意。

    當年之事,錯不在自己,但面對強勢的飄渺宮分部,北天域丹閣根本無力承受飄渺宮分部的怒火,只得不甘的將自己下放。

    這件事,是北天域丹閣的恥辱之事,因此整個北天域,知道的人并不多,算是一件隱秘。

    “飄渺宮?”

    藥王園主目光一冷,眸底深處,一絲冰冷的恨意一閃而逝。

    冷冷道:“堂堂丹閣,本是大陸霸主級勢力,卻被一個飄渺宮分部壓的抬不起頭來,還真是一個廢物。”

    這絲恨意,隱藏的極好,但還是被秦塵敏銳的捕捉到了。

    不由心中一動:“此人聽到飄渺宮的時候,為何會有這種情緒,莫非,她也與飄渺宮有仇?”卓清風表情尷尬,對方辱罵丹閣,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接口,只得道:“當年前輩拜訪師尊,晚輩就曾跟隨在師尊身邊,前輩還曾說,晚輩精神力虛弱,雖然年輕時修為突飛猛進,但想要成就藥王,卻難之又

    難,幾無可能,當時還給了晚輩很大的打擊。”

    卓清風苦笑一聲。

    當年的他,正是北天域丹閣風頭無二的天才,結果被藥王園主這一番話,說的是忿忿不已,他到現在還清楚記得。“精神力虛弱?”藥王園主皺眉沉思,片刻,點頭道:“我想起來了,軒逸藥王麾下,共有三大弟子,當年我前往北天域丹閣的時候,跟隨軒逸藥王的,的確有一個少年,當時那少年,僅有十多歲,一身丹道

    卻已經達到了五品境界,算得上是北天域丹閣的一顆新星,只不過,此人先天精神力虛弱、感知有缺,這輩子都無法達到武王境界,莫非那少年就是你?”

    “正是晚輩。”卓清風激動道。

    他最怕的,就是藥王園主記不得自己,現在既然記起來了,那看在師尊面上,自己和塵少的安全,或許就有保障了。

    “你就是那少年?”藥王園主狐疑的看了眼卓清風,虛空中,一絲強橫的精神力一閃而逝。

    秦塵目光一凝,好強,剛才那股閃過的精神力,起碼達到了七階后期巔峰,絕非一般煉藥師能夠擁有。

    此人,難道是一名七品后期的藥王不成?

    秦塵心頭一動。

    煉藥師精神力達到七階,能夠煉制出王品丹藥,便可稱之為藥王。

    但同為藥王,實力強弱,卻有天壤之別。

    一些強大的七品后期的王級丹藥,甚至對八階武皇都有不少的裨益和提升,而一些最弱的七品王丹,甚至只能對六階武尊有效。

    同為七品王丹,這其中的差距,甚至不可以以道理計。而此人,精神力如此強大,甚至能夠煉制七品后期的王丹,這等藥王,在武域是不算什么,但也不是一般勢力能擁有的,豈會出現在百朝之地這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