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92章 非禮勿視

武神主宰
     修為突破,秦塵沒有任何停頓,當下開始凝練體內的真力。

    一天之后,秦塵感覺自己體內的真力凝固到了極限,也徹底鞏固了下來。

    “可以修煉破禁之眼了!”

    修為鞏固,秦塵沒有停頓,而是直接開始了萬神訣第三重,破禁之眼的修煉。

    破禁之眼,修煉的是血脈之力、精神力、和真力的結合,將三者合三為一,使得精神力得到蛻變,仿佛第三只眼一般,窺到到外部的世界。

    整個過程中,最艱難的便是讓自己的眉心開出天眼,產生瞳光。

    這是第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一般來說,沒有足夠的天賦,哪怕精神力達到了七階,獲得了萬神訣功法,一萬個煉藥師中,也未必能練成一個。

    但對于前世已經修煉過破禁之眼的秦塵來說,卻不算什么困難。

    甚至比之前精神力突破,都要來的簡單。

    精神力運轉,一切按照破禁之眼的功法緩緩進步。

    秦塵先將腦海中的精神力淬煉,令其產生異變,再將異變的精神力凝聚到眉心之處,逐漸的令眉心產生變化。

    三天之后,秦塵緊閉的眉心之上,突然散發出了一道淡淡的紫光。

    這紫光好似迷蒙的光暈,在他的眉心處流轉,仔細看去,宛如一只淡淡的朦朧眼睛,要緩緩睜開,十分神奇。

    隨著秦塵的修煉,這股紫光越來越盛,漸漸的,秦塵的眉心處,那紫光凝聚成了一個點,豁然間,仿佛眼眸一般睜開。

    唰!

    一道紫色的虹光,從秦塵的眉心之處豁然射出,那眉心所在的地方,化作了一個妖異的紫色眼眸,眼眸中,仿佛有萬千星辰在流轉,一道妖異的瞳光,驟然彌漫開來。

    天地間的一切,都變得神奇了起來。

    在這只天眼的注視下,天地,呈現黑白之處,有一道道迷蒙的光點在散逸,秦塵知道,這是天地間流動的真氣。

    除此之外,眼前的墻壁,也變得無比清晰,連墻壁上的每一道石紋,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紋路清晰,沒有任何一絲瑕疵,毫無遺漏,仿佛被拉進,放大了一般。

    “破禁之眼!”

    秦塵催動精神力,眉心處的紫光更甚。

    原本連內部紋路都清晰可見的墻壁,竟變得透明起來,瞬間看透到了墻壁外的世界。

    這是真正的看透,而不是以往像精神力一樣,掃描到。

    秦塵第一個看到的,是隔壁的修煉室。

    只見蕭雅,正閉目盤膝而坐,身穿青色長袍,包裹住她的身體,身上真力凝聚,顯然正在沖刺六階中期。

    她身上的真力運行路線,在秦塵的注視下,清晰呈現,連身體中每一道經脈的運轉,都清清楚楚。

    讓秦塵無語的是,他一個沒掌控好,瞳光彌漫,蕭雅身上的衣袍,突然變得透明起來,露出了里面的褻衣和曼妙的身材。

    雙峰雄偉,身材火辣,秦塵臉色一僵,差點噴出鼻血。

    “嗯?”

    隔壁修煉室,蕭雅一開始還沒什么感覺,可此時,突然睜開雙眼,心中莫名的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好像有什么人,在暗中窺探自己一般。

    “怎么回事?”

    她臉上帶著狐疑,情不自禁向身旁一側墻壁看過來,臉上露出疑竇之色。

    她雖然看的是一側墻壁,但在秦塵眼里,蕭雅突然驚醒,仿佛是朝自己看了過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秦塵急忙轉移目光,額頭冷汗都出來了,自己只是不小心,可不是有意想看的。

    同時也為女人的直覺感到可怕,他的破禁之眼,恐怕連一般武王都未必能感應到,之前蕭雅也沒感覺,可一旦看破她的身體,居然立即反應過來。

    女人真有那么恐怖么?

    目光轉移,瞳光擴大,緊接著整個府邸,都呈現在了秦塵眼簾,毫發畢現。

    所有人的舉動,都清晰呈現在秦塵的眼簾之下,根本沒有一絲秘密。

    秦塵可以清楚的看到,劉泰等人已經回來了,正在大廳中商量著什么,臉上仿佛有著無奈,而劉泰幾人卻根本沒有察覺到,此時秦塵正在窺探著他們。

    這便是破禁之眼的強大。

    收回眸光,秦塵睜開雙眼,臉上帶著喜色。

    眉心處的紫芒,也徹底收斂,悄然化為虛無。

    “剛才看劉泰他們,似乎在爭論著什么,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推開修煉室的門,秦塵跨步走出。

    可突然間,他的腳步驀地頓住了,只見一旁蕭雅正站在隔壁修煉室門口,打量著這邊,看到秦塵出來,突然一愣,狐疑道:“塵少,剛才你在這邊的修煉室修煉?”

    “我……”

    秦塵好像賊被抓住了一般,看到蕭雅身上的青袍,腦海中卻情不自禁想到蕭雅之前衣袍下的景色,忍不住臉一紅。

    “你怎么了?”

    蕭雅狐疑的看著秦塵,塵少的表情怎么這么古怪,自己剛剛似乎感覺到有人在窺探自己,難道是塵少?

    想到這里,蕭雅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了,心中無語:“呸,胡想什么呢,塵少是那種人么!”

    秦塵看到蕭雅面露狐疑,心中一驚,冷汗都快出來了,急忙收斂心神,裝作鎮定道:“咦,蕭雅,你也在隔壁修煉么?這么巧啊!”

    “對了。”說完不等蕭雅回答,秦塵又道:“我看劉泰老祖他們好像在大廳,先回去看看吧。”

    連撒腿就跑。

    “老祖他們在大廳?塵少在修煉,他是怎么知道的?”

    蕭雅眉頭一皺,不過也快步跟了上去。

    還沒走到大廳,秦塵就聽到了劉泰有些憤怒的聲音響起。

    “那玄機閣也太過分了,明明知道其它王朝,根本就是別人扶植的,居然還接受申請,這分明就是想讓我們通不過審核!”

    劉泰的聲音中,帶著怒意。

    “要不等塵少出關了,我們想辦法讓藥王園主去玄機閣說說情,以藥王園主的身份,玄機閣恐怕不敢亂來。”

    卓清風的聲音也響起。

    “怎么回事?”這時秦塵推門走了進來。

    “塵少,你出關了?”

    見到秦塵,眾人臉上全都露出了驚喜,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