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04章 生死有命

武神主宰
     擂臺之上,秦塵抱著幽千雪,目光冰冷的盯著面前的青衣書生,眸光之中,有前所未有的寒芒綻放。

    “嗯?”青衣書生臉色一變,忌憚的看著秦塵。

    快,太快了,秦塵之前那一劍,太過突然,威力也強的可怕,他甚至沒能看出,秦塵究竟是怎么出的手。

    當下冷冷道:“以多欺少?簡直可笑,此人先前明明已經獲勝,卻還準備對我大金王朝的人痛下殺手,過分的是你們吧?還有臉在這叫囂!”

    “下殺手?”

    秦塵目光冰冷,當他是傻子么?明明是他大金王朝的人戰敗之后,還突然偷襲,現在卻反過來咬上一口。

    懶得和對方廢話,秦塵直接看向天機閣執事,道:“閣下身為此次比試的裁判,大金王朝的人,破壞規則,貿然上臺,是不是應該說些什么?”

    擂臺下,眾人也都看向那天機閣主持賽事的執事。

    的確!

    大金王朝的人在擂臺上比賽還未結束的時候,就沖上擂臺,貿然出手,的確違反了規則。

    天機閣執事神色一滯,沒想到秦塵會把矛頭放到自己身上,秦塵說的雖然有理,但他心中卻很清楚,大金王朝的這些選手,表面上是代表大金王朝,實際上是七大上等兒王朝之一大乾王朝的人。

    換做之前大安王朝這樣的勢力,他說處罰也就處罰了,甚至直接剝奪對方的參賽資格也沒人說什么。

    但是,對方是大乾王朝的人,他自然不敢這么做。

    天機閣雖然是一個獨立的勢力,在百朝之地赫赫有名,但之所以能做大,背后其實還是秉承著七大上等王朝的意志的。

    否則七大上等王朝憑什么將勢力晉級這等如此重要的事情,給他們天機閣進行?

    他敢肯定,自己若是此刻敢懲罰那青年書生,導致大金王朝晉級中等勢力失敗,一旦等擂臺賽結束,他絕對會被嚴懲,甚至直接剝奪去執事的資格。

    所以,他在看了眼秦塵之后,然后冷聲對著那青衣書生說道:“根據比賽規則,任何人不得在比賽進行的時候沖進擂臺,破壞比賽,閣下先前已經違反了我們擂臺賽的規則。不過,念在閣下是初犯,可能對規則不是很了解,再加上沒有造成嚴重后果,老夫先不予處罰,不過,若是再有下次,你們大金王朝,將直接被剝奪去參賽資格,聽明白了沒有?”

    “是,弟子明白。”青衣書生哪里不知道此人的意思,分明是不想處罰他,連恭敬說道。

    擂臺下眾人也都搖了搖頭,暗嘆:果然如此!

    天機閣的這名執事說話雖然嚴厲,但分明就是一個口頭警告,而沒有任何實際措施,顯然只是面子上的一句話而已。天機閣的實力雖然強大,卻也不會為了秦塵這樣一個大威王朝的弟子,去得罪背后有大乾王朝的青衣書生。

    如果不是因為秦塵先前的開口逼迫他進行處理的話,他甚至連剛才那句警告的話都不會說。

    “這就處理結束了?”秦塵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

    盡管知道天機閣的執事不會太過為難大金王朝的人,但在看到對方只是不痛不癢的警告了一句之后,秦塵的內心瞬間就怒了起來。

    如果大金王朝的人得罪的是他,或許他還不會在意,但是剛才,對方差點將幽千雪給傷到、甚至殺了,那執事居然只是不痛不癢的警告一句,這讓秦塵怎么忍得了?

    “好一個公平公正,天機閣還真是會處理事情,還是說,你天機閣與這大金王朝,根本就是一丘之貉?”秦塵冷笑說道,但任誰都聽得出來他語氣中的嘲諷意味。

    秦塵的話就猶如一顆石子落在平靜的湖中一般,在這拳頭為王的中央擂臺周圍瞬間就驚起了一波劇烈的漣漪。

    一個沒有背景的大威王朝弟子,居然敢這么對天機閣的說話,甚至還帶著嘲諷的語氣,他這是不想活了么?還想不想繼續比試下去了?

    在朝天城,下等勢力被一些上等勢力的人欺負,這簡直就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那些下等勢力的人,除了忍,根本就沒有其他任何辦法。

    可現在,秦塵不僅站出來要向天機閣要公道,甚至還不滿天機閣的處理,這是除了找死的節奏,還有什么?

    這一次不僅是青衣書生,甚至連那天機閣執事,臉色也驀地沉了下來,目光頓時變得冰冷無比,冷冷道:“大金王朝的人雖然上臺,破壞了比賽規矩,但只是為了救人的無心之失,你大威王朝的弟子,也沒受什么傷,你還想要老夫怎么處理?”

    他的語氣中,甚至已經帶上了一絲冰冷的不滿之意。

    一個小小的大威王朝弟子,居然也敢教他如何做事,不知天高地厚。

    “秦塵,我沒事。”

    幽千雪感覺到場上的氣氛有些凝滯,急忙對秦塵說道,她很清楚,這是天機閣主持的比試,秦塵若是惹來天機閣執事的不滿,對方直接取消他們比試資格,那她就是大威王朝的千古罪人了。

    秦塵看著幽千雪,道:“千雪,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給你討個公道。”

    而后轉頭看向天機閣的執事,冷冷道:“救人的無心之失?若只是為了救人,為何一上來就對我朋友大打出手,甚至差點都將她殺了?幸虧我朋友沒事,若有事,難道你也這么處理?”

    天機閣執事臉色難看,這他還真解釋不了,畢竟青年書生一上來,便對幽千雪暗下殺手,任何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他再怎么樣,也不能顛倒黑白,空口白話,畢竟天機閣在朝廷城有這么大名氣,最看重的就是一個名聲。

    倒是青衣書生冷笑起來,不屑道:“擂臺比試,本來就有危險,所謂拳腳無眼,生死有命,你上來比試,就要有受傷的覺悟,別說受傷了,就算是被殺了,這也是比試,沒人會說什么。”

    “是這樣嗎?”秦塵卻是不理會他,只是看向天機閣的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