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09章 心服口服

武神主宰
     收起神秘銹劍,秦塵捏著拳頭冷笑。

    “還以為閣下帶著面具是喜好,原來是丑的見不了人,就算是不用武器,你同樣不是我的對手。”

    秦塵不但打飛了司空見血,還在用言語羞辱他。

    “司空見血不是劍客么?剛才是什么招數,速度怎么提升了這么多?”

    “司空見血怎么變成這樣了?”

    “那小子也太可怕了?沒有武器,居然也這么強?”

    “居然故意收起長劍,這是自信還是自大?”

    倒吸冷氣聲響起,臺下眾人看向秦塵的目光,像是看怪物,同時看著司空見血的目光,也帶著驚詫。

    此刻的司空見血,和他們印象中的司空見血,相差太遠。

    “吼!”

    一道不似人類的怒吼聲從司空見血口中傳出,他緩緩的彎下腰,雙手撐著地面,一雙眼瞳仿佛野獸一般死死盯著秦塵。

    “你打破了我的面具,我要你死!”

    司空見血嘶吼道,聲音猙獰恐怖。

    “連畜生都能參加比試,大金王朝果然厲害。”

    秦塵冷笑。

    “你去死!”

    司空見血怒吼,一股驚悚的氣息從他身上迸發而出,整個人像是真的變成了血獸,一股血氣,從他身上席卷開來,帶著暴戾之色。

    “嗯?血脈走火入魔之后,與血獸血晶結合而成的半人半獸形態么?”

    觀眾們看不出來,秦塵卻隱約猜測到了一些司空見血的變化。

    這分明是血脈融合血晶的時候,走火入魔,最終導致血脈變異,使得血獸血晶中的能量,融入了自身,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半人半妖的怪物。

    如果是一個煉體武者,或許會激動于這種變化,但這司空見血,分明是一個劍客,反而是走入了歧途。

    難怪之前此人身上,隱約帶著一絲暴戾之氣。

    此人,也是一個可憐人。

    不過,秦塵并不會因為他的可憐,而手下留情。

    只要是大金王朝的人,今天都得死!

    “唰!”

    不等司空見血出手,秦塵率先動了。

    “轟!”

    右手捏拳,一拳悍然轟了出去。

    “和我拼力量?”

    司空見血怒吼,赤色眸中隱約流露出興奮,一記殺拳轟了出來,這一拳幾乎抽空他的體力,力量爆發到一個極限。

    “死!”

    不滅圣體突破之后,秦塵根本不懼怕任何一個武王以下的武尊,哪怕是血脈變異的司空見血也一樣。

    轟!

    兩只拳頭,在虛空中碰撞,一只是狂暴的妖爪,一只是瘦弱的拳頭。

    但那拳頭所過之處,狂暴的妖爪瞬間破碎開來,鮮血混著碎骨四散飛濺。

    “吼!”

    劇烈的疼痛,令司空見血發出凄厲的吼叫。

    “結束了!”

    秦塵嘆息,身形順著司空見血的身體一掠而過。

    噗嗤!

    司空見血的頭顱高高拋起。

    撲嗵!

    失去了頭顱的身軀,重重的跪了下來,而后跌倒在地,鮮血,染紅了千瘡百孔的擂臺。

    緊接著,司空見血拋飛到天空的頭顱,砸落在擂臺之上,瞪著雙眼,死不瞑目。

    “大金王朝,還有一個名額,你,要上么?”

    冷漠看著先前被司空見血攔下的那名武者,秦塵冷漠的說道。

    鴉雀無聲。

    整個擂臺一片寂靜。

    此時所有人都看著秦塵,內心怎么也平靜不下來。

    “司空見血竟然也敗了。”

    “此子到底什么來歷?”

    “小小的大威王朝,怎么出現如此可怕的天才?”

    “此人才二十不到,竟就能擊敗六階后期的司空見血,還有誰能阻止到?”

    此時此刻,再也沒人對大威王朝直接占據最后一個擂臺,而有絲毫不滿。

    大威王朝雖然上臺的只有三名弟子,但他們已經徹底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自己的存在。

    近月閣!

    茍風一臉呆滯:“司空見血居然敗了。”

    其他先前嘲諷秦塵等人的天才,也都沉默不語,一個個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還要不要繼續挑戰?”

    看著下方表情驚恐,半天不說話的那名僅剩的大金王朝弟子,秦塵再一次冷漠道。

    “我……我棄權!”

    那大金王朝武者根本沒有繼續挑戰的勇氣,直接選擇棄權。

    開什么玩笑,連司空見血大哥都被此人給殺了,他上去,恐怕連三招都堅持不到,就會同樣成為一具尸體。

    而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心中甚至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讓眾人無語的是,聽到大金王朝最后一名選手選擇了棄權,秦塵的表情似乎有些失望,轉頭對著那天機閣的執事冷聲道:“閣下是不是可以宣布結果了?”

    天機閣的執事這才回過神來,只是臉色卻是無比的難看,沉聲道:“大威王朝獲勝,還有要挑戰的選手,可以上臺了。”

    誰都能聽得出他內心的憤怒,要知道之前正是他說的生死有命,這才會導致這樣的后果,一旦消息傳出去,大乾王朝說不定就會將司空見血等人的死,直接怪罪到他的頭上。

    “還有誰準備向我挑戰的,在下奉陪。”

    秦塵轉頭看向其他四個還沒進行挑戰的勢力,冷冷說道。

    他話音剛落,立即就有一個勢力走了上來。

    眾人張大嘴巴,一個個目瞪口呆,這時候還有勢力敢挑戰那大威王朝,難道這些人都不怕死么?

    出乎意料的是,那勢力并沒有上臺,反而是拱手對秦塵道:“在下大非王朝領隊,此次比試,我大非王朝放棄挑戰,不過我想說的是,閣下實力超群,占據一個擂臺,我等心服口服。”

    說罷,這大非王朝的五人,竟然直接離開了比試區。

    “在下大元王朝領隊,閣下能占據一個擂臺,我大元王朝也心服口服。”

    “我大回王朝也心服口服,佩服閣下。”

    令所有人都吃驚的是,剩下的四個王朝,竟然都沒有選擇挑戰,而是對這著秦塵拱了拱手,都轉身離開了比試區。

    顯然是放棄了比賽。

    只是他們離去前的話,卻讓其他站在擂臺上的四個王朝武者臉色鐵青。

    這四個勢力,只對大威王朝的人說心服口服,這意思顯然已經明顯的不要太明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