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14章 一些猜測

武神主宰
     “園主大人,多謝出手!”

    待得金兀術兩人離開后,秦塵才上前拱手謝道,他雖然知道藥王園主一定會為自己出手,但卻沒料到,在自己什么都沒說的情況下,藥王園主竟然直接就將大乾王朝的元橫空給殺了。

    畢竟元橫空的后臺是大乾王朝,和許隆的大燕王朝完全不一樣。

    秦塵身后,劉泰等人也小心翼翼的走上來,連連道謝,在藥王園主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幾位不必客氣。”

    藥王園主卻是擺了擺手,知道這些人都是秦塵的朋友,也沒有端什么架子,而后對秦塵道:“塵少,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不如找個地方說話?”

    “也行,咱們就去大威王朝的駐地吧。”

    秦塵知道藥王園主要和自己說什么,當即點點頭,走在了前面。

    一行人所過之處,原本擂臺周圍的諸多武者,全都遠遠的讓開,似乎怕一不小心就沖撞了這一行人。

    直到秦塵這一行人消失在擂臺廣場上之后,整個廣場這才轟的一聲沸騰起來,全都瘋狂議論著,似乎要發泄內心的激動。

    其中更多的武者是興奮,七大上等王朝一向霸道,這一次還想直接霸占五個中等王朝名額,太沒有吃相了,現在撞到了藥王園主的手里,那是活該。

    此刻在距離近月閣不遠處的另一座酒樓三樓,幾雙冷漠的目光盯著秦塵等人離去的方向,眸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為了防止被秦塵察覺,這些人都不敢正眼盯著秦塵,只能用目光暗中窺探,直到秦塵一行人徹底消失在街道盡頭之后,才徹底收回了目光。

    “哼,一年時間沒見,那小子竟變得這么強了,剛才對戰大金王朝司空見血,恐怕他還沒有施展出真正的實力。”一名全身上下被黑色衣袍籠罩的青年,突然冷哼了一聲。

    如果此刻秦塵在場的話,一定會認出,這黑衣人竟是當年在古南都大比獲得了第二名的血魔教弟子——魔厲!

    多年不見,魔厲身上的氣息變得極為可怕,甚至有一絲淡淡的意境之意,在他的周身縈繞,儼然跨入了半步武王境界。

    “少主有所不知,那小子實力極為驚人,當初冷家老祖冷破功重傷之下,想要將其擊殺,卻反被其斬殺,此子修為雖然沒到半步武王,但實際實力,卻甚至超過一般的半步武王。”

    魔厲身邊,一個面色陰冷的中年男子冰冷開口,赫然是當初從秦塵他們手中逃出來的歸元宗宗主岳冷禪。

    此刻的岳冷禪,沒有絲毫一宗宗主的派頭,恭敬的站在魔厲身邊,仿佛奴仆跟著主人。

    “岳供奉就別在自己臉上貼金了,此子的天賦,本少主比你了解的多。”魔厲冷冷的看了眼岳冷禪,不屑道:“你堂堂武王供奉,在一個小小的下等王朝潛伏這么久,居然也沒將那下等王朝掌控,還有什么臉面發表言論?”

    “我”岳冷禪臉上流露出一絲羞惱之意。

    “怎么?不服氣?”魔厲冷冷看了眼岳冷禪,同時他身邊另外兩名黑衣人,也都抬起頭,冰冷的目光落在岳冷禪身上。

    陰冷的氣息彌漫,這兩人竟然也都是七階武王級別的強者,而且各個修為,都不在岳冷禪之下。

    “屬下不敢。”岳冷禪屈辱的低下頭,咬著牙道:“屬下只是覺得,此子現在有藥王園主保護,想要殺他,難度極高,恐怕只有等舵主大人出關,才能有十足把握。”

    “你放心,舵主大人已經知道天魔秘境開啟的消息了,在天魔秘境開啟之前,大人一定會來的,至于你,就別想對大威王朝報仇了,此次天魔秘境開啟,事關重大,絕不能暴露我們血魔教的身份,若是讓舵主大人失去進入天魔秘境的機會,誰也擔當不起。”

    “至于那秦塵,哼,藥王園主明確表示不會進入天魔秘境,到時候在天魔秘境中,天高任鳥飛,咱們殺他一個,還不是輕而易舉。”魔厲冷笑道。

    “少主英明。”岳冷禪低下頭,恭敬的說道。

    魔厲嘴噙冷笑,沒再說什么,一群人很快就消失在了酒樓。

    此時,在中央擂臺上所發生的事情,就如一陣風般的席卷開來,瞬間傳遍整個朝天城。

    比起之前在藥王園發生的沖突而言,這一次在中央擂臺發生的事情,影響更大,也引發了更多的關注。

    天機閣。

    主持比試的天機閣之事,第一時間就已經將比賽結果,提交到了天機閣閣主面前。

    “你是說藥王園主對那少年十分恭敬,還尊稱他為塵少?”天機閣閣主是個看不出年紀的中年男子,身上散發著玄奧的氣息,道韻流轉。

    站在他面前的執事此刻臉上帶著惶恐之色,也沒有一開始在擂臺上的自信,緊張的躬身說道:“是的,閣主,藥王園主的確稱呼那大威王朝的少年為塵少,而且看上去,對他的態度還十分恭敬。”

    “能讓藥王園主稱呼塵少,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一個小小的大威王朝,會出現這樣的人物?”天機閣閣主眉頭緊皺。

    “閣主大人,弟子還聽說,半個多月前,那少年和大威王朝丹閣的閣主卓清風去藥王園拜訪過藥王園主,結果一開始藥王園主并不認識兩人,但不知后來為何,藥王園主突然對兩人變得極為客氣,甚至還擊殺了當初沖撞了兩人的大燕王朝國師許隆。”那天機閣執事又小心翼翼說道。

    為了挽回自己的失誤,他也是煞費苦心。

    “還有這回事?”天機閣閣主突然目光一亮,“大威王朝的卓清風?我倒是聽說過這個名字,聽說朝天城丹閣前幾天新晉了一個副閣主,就叫卓清風,來自一個下等王朝,但此人卻是北天域丹閣出身,因犯事才被罰下來,其師尊,是北天域丹閣的一位實權藥王,身份不凡!”

    “難道說”

    天機閣,收集百朝之地一切消息,有些事情,對別的勢力來說極為隱秘,但對天機閣閣主而言,卻根本算不得什么秘密。

    如今聽到卓清風的名字后,他的腦海中,頓時有了一些猜測。

    “那少年,難道是北天域丹閣的某個逆天人物?”

    天機閣閣主忍不住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