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29章 妖火出

武神主宰
     距離那化為干尸的武者最近的,卻是聶雙雙,此人戰刀眨眼就來到了聶雙雙身前,而此時聶雙雙已經徹底嚇呆了,甚至完全沒有了反應。

    眼看對方的戰刀就要劈中她,孟展元頓時怒吼一聲:“雙雙”,整個人猛地撲了上來。

    “噗嗤!”

    那干尸的戰刀瞬間劈在孟展元的身上,將他的護體真力劈碎開來,衣袍下方的內甲,也撕裂開一道口子,戰刀嵌入他的胳膊,鮮血一下就噴濺出來。

    所幸的是,在護體真力和內甲的抵御之下,對方的戰刀只是重傷了孟展元,卻未能將他的胳膊給卸下來。

    “雙雙,快動手,殺了他!”

    孟展元死死握住對方砍在自己胳膊上的戰刀,對著聶雙雙焦急喊道。

    但是此刻的聶雙雙,卻嚇得瑟瑟發抖,非但沒有上前幫忙,反而轉身就跑,甚至跑的方向直接就是秦塵的所在,根本不介意自己剛剛還和秦塵有所沖突。

    “救我,救救我,只要你能救下我,我什么都可以為你做。”

    聶雙雙惶恐說道,甚至一邊說著,一邊將身上的褻衣扯了下來,暴露在空氣中,散發出誘人的身線。

    但聶雙雙卻渾然不覺,只是渴求的看著秦塵,那表情甚至只要秦塵現在開口,她現在就能為秦塵做那種事情一般。

    因為她很清楚的知道,若是此刻場上還有人能活下來的話,那就只有秦塵了,為了活命,不管是秦塵讓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滾!”

    秦塵冷喝了聲,根本沒有理會聶雙雙,眼中滿是厭惡之色,這種女的雖然漂亮,但只是一副臭皮囊而已,就算是送給自己,自己也都覺得惡心。

    “雙雙。”孟展元也噗的噴出一口血,凸著眼珠,憤怒的看著秦塵,也不知道是因為受傷,還是憤怒。

    “吼!”此時那干尸武者見自己的戰刀被孟展元死死握住,無法動彈,頓時發出一聲怒吼,用力的一抬。

    “啊!”

    孟展元慘叫一聲,胳膊處的鮮血就好像噴泉一樣涌出。

    而那干尸武者再度舉起戰刀,面目猙獰的朝著孟展元再一次的劈斬下去。

    “吼吼吼!”

    周圍剩下的七八頭異獸,此刻也嘶吼著再度朝人群中撲了過來。

    “完了,完了,我們都要死在這里了,這些血魔獸根本就是殺不死的,殺不死的。”

    那先前說出血魔獸的武尊武者,眼眸中流露出絕望之色,臉色一片慘白。

    “吳公嶺,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一旁有武者驚恐的問道。

    “這些是血魔獸,天魔秘境獨有的血獸,防御力十分恐怖,比起普通的血獸要可怕上不止一籌,關鍵是它們根本殺不死,就算是被殺死,也會化身陰魂,吞噬武者們的精血,甚至占據武者的身體,將其變成一個只知道嗜血殺戮的惡魔。”

    吳公嶺顫抖說道,眼神絕望:“這么多血魔獸,我們贏不了的,到最后都會死在它們手中,因為他們根本殺不死。”

    化身陰魂?

    秦塵心中驀地一驚,腦海猶如醍醐灌頂,突然間醒悟過來。

    他總算明白自己剛才為什么會對那血魔獸體內的暴戾氣息,會有一絲熟悉之感了,那氣息,陰冷邪惡,和當初在黑死沼澤遇到的陰魂獸幾乎一模一樣。

    “難道此人所說的血魔獸陰魂,就是黑死沼澤的陰魂獸不成?”

    心念一動,秦塵目光一閃,手中神秘銹劍朝著那劈向孟展元的干尸驀地斬出一劍。

    噗嗤!

    劍光閃動,瞬間將那干尸的攻擊攔了下來,刀劍碰撞的瞬間,秦塵忍不住松了一口氣,因為他發現那干尸并未因為陰魂的入體而變得強大,生前是六階武尊的修為,死后依舊是六階武尊的修為,甚至還要弱上一些。

    只不過因為那干尸太過驚悚,眾人一開始沒能來得及反應而已。

    “斬!”

    知道干尸實力之后,秦塵手中劍光一閃,浩蕩的劍光凝聚成一束,瞬間洞穿了那干尸的頭顱,暗黑色的血塊從腦后噴出。

    “沒用的,就算是你殺了他,這陰魂還能奪舍別的武者,怎么都殺不死的。”吳公嶺喃喃的說道,眼神中流露出驚恐。

    果然那干尸一死,眾人頓時就感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彌漫到了自己身上,渾身寒毛炸起,感到了無比的驚懼。

    “是么?”

    秦塵淡漠說了句,靈魂力第一時間彌漫開來,瞬間就看到從那干尸的身體中,一道淡淡的陰影浮現而出,果然和當初在黑死沼澤見到的陰魂獸極為類似。

    看到這陰影,秦塵根本就沒有想,手一揚,一道淡藍色的火焰閃過。

    青蓮妖火!

    如今的青蓮妖火在秦塵的培育下,已然達到了七階火焰的境界,當初黑死沼澤的陰魂獸就畏懼異火,如果這天魔秘境中的陰魂和黑死沼澤中的陰魂獸一樣的話,那么青蓮妖火同樣會是它的克星。

    眾目睽睽之下,一道青色的蓮花火焰瞬間就出現在了秦塵頭頂。

    青色的火焰光芒灑落黑色的世界,立即就給這灰蒙蒙的世界添上了一絲亮眼的光彩,同時眾人就看到在那死去的干尸武者邊上,一道淡淡的影子浮現了出來。

    這影子沒有五官,可是當被秦塵施展出的青蓮妖火火焰照耀到的時候,那黯淡的影子頓時露出驚恐無比的面孔。

    “啊!”

    一道尖銳的慘叫聲響起,在秦塵青蓮妖火的照耀下,那黯淡影子慘叫一聲,猶如烈日下的積雪,轉眼就消散一空,毫無蹤跡。

    場上的武者渾身一輕,那種驚悸無比的感覺也消失不見。

    那另外六七頭血魔獸此刻也停下了廝殺,全都扭頭看向了秦塵頭頂的青蓮妖火,原本沒有任何情緒的血色眼眸中,竟然紛紛流露出了一絲驚恐。

    “怎么可能?”那叫吳公嶺的武尊臉上也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仿佛見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東西一般。

    “那陰影就是吳公嶺剛才說的陰魂么?”

    “誰說殺不死的?那大威王朝的秦少俠剛才就殺死了一頭。”

    “我們有救了。”

    人群各個激動無比,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紛紛朝秦塵靠攏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