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32章 一劍斬殺

武神主宰
     秦塵根本就沒有理會兩人的冷喝,直接將剩下的劍草全都收入了儲物戒指之中。

    等兩人來到秦塵身邊的時候,整個眼前已經空空如也,一株劍草都沒有剩下了。

    “小子,讓你停手,你居然還敢收集劍草,找死么?”

    “把你剛才采集到的劍草全都交出來,敢采我們兩兄弟的靈藥,我看你是不要命了吧。”

    兩人怒氣騰騰的對著秦塵厲喝,臉色鐵青,他們已經讓秦塵住手了,可秦塵竟然絲毫不理會他們,心中頓時怒火燃燒。

    秦塵冷笑一聲。

    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這里的劍草,本就是無主之物,誰采到,自然就是誰的。

    懶得和兩人廢話,秦塵看都不看兩人一眼,轉身就要離開這里。

    “好小子,采了我們的靈藥,竟然還想跑?”

    “大哥,和他廢話什么,既然他不交出來,直接殺了他便是,嘿嘿,說不定他身上除了劍草,還有其他寶物呢。”

    嗖嗖!

    兩人獰笑一聲,同時朝秦塵飛掠了過來,其中一人二話不說,直接一刀朝秦塵劈了下來。

    “滾!”

    秦塵冷喝,一劍斬出,噗嗤,劍光閃過,瞬間將對方劈出的刀光絞成粉碎。

    “本少不想大開殺戒,識相的就給本少滾。”

    秦塵冷冷的看著兩人,他來這里,不是殺人了,但如果對方不知好歹,他不介意讓對方活著進來,躺著出去。

    卻不見,兩人見到秦塵的模樣之后,竟齊齊發出一聲驚喜的高呼:“是你?!”

    秦塵一愣,這兩人認識自己?

    就見對面兩人眸中俱是射出一道狂喜的光芒,彼此情不自禁對視一眼,唰唰,兩人化作兩道流光,一前一后,瞬間將秦塵包圍了起來。

    “嘿嘿,真是好運氣,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這家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大哥,咱們運氣還真是不錯,剛離開那山谷,竟然就遇到了這家伙,看來老天爺也想大乾王朝的懸賞被我們得到,哈哈哈。”

    兩人嘿嘿冷笑著,朝秦塵緩緩走了過來,眸中流露出來貪婪興奮的神情。

    “大乾王朝?”

    秦塵目光一凝,皺著眉頭,冷身道:“你們兩個到底是什么人?和大乾王朝有什么關系?”

    “我們兩個是誰你就不用知道了,你不認識我們,但我們卻認識你,大威王朝的秦塵么,在擂臺上殺死了大乾王朝的司空見血,威風的很啊,可惜,今天就要死在這里了。”

    “大哥,和他廢什么話,直接殺了他,到時候去沈公子那里領賞。”

    話音落下,兩人中那瘦弱的青年率先出手了,鏘,他手中突然出現一柄青色戰刀,戰刀化作一股清風,朝秦塵周身瞬間劈出。

    咻!

    刀落!

    風起!

    無形的刀氣籠罩住了秦塵周身的每一個角落,清風浮動,刀光起滅,竟有一種無處躲避之感,仿佛這天地間的一切,都在這一刀下幻滅,生死由其掌控。

    “二弟,可別將他給殺了。”年長青年在一旁提醒。

    “放心好了大哥,我這一刀,只廢他筋脈,讓他成為一個廢人。”

    瘦弱青年猙獰一笑,傲然道:“小子,是不是有一種無力感籠罩你的全身?嘿嘿,我這幻滅刀法,乃是地級武技,一刀出,如夢幻泡滅,無處遁形,乖乖束手就擒,尚有活路,否則,死。”

    話音落下,瘦弱青年的戰刀,已然侵入秦塵周身數尺,刀光籠罩處,正是秦塵的雙臂和雙腿,這一刀若是劈中,秦塵四肢筋脈盡斷,將會徹底成為一個廢人。

    難道說此人是奉了大乾王朝的命令,才對我出手?

    秦塵目光一凜,眸中露出一絲殺機。

    本來他還懶得殺兩人,豈料對方一上來,二話不說,便是對自己痛下殺手。

    瞬間激起了秦塵心中的殺機。

    更何況對方,還在為什么大乾王朝沈公子做事。

    “死!”

    冷喝一聲,秦塵腰間的神秘銹劍驟然出鞘,如電光在虛空中一閃,一道刺目的光芒亮徹整個平原,右手抖動間,劍光迷蒙,宛若一道靈活的游魚,瞬間穿透對方施展而出的幻滅刀光,刺入對方的身軀。

    “噗嗤!”

    血光飛濺,那瘦弱青年臉上的得意之色還未來得及落下,就眼睜睜的看著秦塵的長劍刺入了他的身體。

    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那青年心臟處瞬間出現一道通透的劍孔,劍孔之中,心臟被劍氣絞成虛無,整個人張嘴噴出一口鮮血,瞪大雙眼,直直的倒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僅僅一劍,一人,死!

    “二弟?”

    另外一名青年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就看到瘦弱青年被一劍斬殺,整個人頓時驚怒的看著秦塵,眼眸中有著恐懼和憤怒。

    “死!”

    他目光驚怒,手中倏地出現一柄鋒利長劍,長劍之上,光芒璀璨,一股無形的血脈之力幅散開來,朝著秦塵席卷而來。

    嘩啦啦!

    劍光涌動,四周的青草都被氣機所牽引,席卷著飛旋到中央,而后又轟然炸開。

    哼!

    秦塵冷哼一聲,擊殺一人后也不停頓,反手就是一劍劈出,叮當一聲,兩劍碰撞,激蕩的真力化作一股無形的屏障,在兩人的中間爆炸開來。

    恐怖的沖擊力下,秦塵身形巋然不動,反觀那黑衣青年,卻是倒飛出十數米,口中哇的噴出一口鮮血,低下頭,自己手中的長劍上居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豁口,光澤黯淡。

    “不可能。”

    黑衣青年心中驚怒交加,他手中的長劍,乃是一件六階寶兵,威力驚人,普通的寶兵根本無法與之相比,沒想到僅僅和秦塵手中的長劍一個接觸,就差點報廢。

    對方手中的銹劍到底是什么級別的寶物?

    “死!”

    懶得與對方廢話,秦塵一劍劈出后,縱身而出,神情淡然,手中銹劍再度劃出道道無形的劍光,這劍光雖然不甚凌厲,但落在黑衣青年眼里,卻玄妙莫測,竟有種想要跪地膜拜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