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42章 空間靜止

武神主宰
     血手王目光森寒,看向場上其他人。

    “血手王大人,的確是那秦塵。”

    “我等不敢欺瞞大人。”

    “那秦塵,窮兇極惡,走之前還奪走了我們身上得到的靈藥,我等也想為沈公子出手,奈何那秦塵實力太強,我等也是沒辦法啊。”

    “還請血手王大人饒命。”

    諸多武者全都驚恐的嘶喊起來,拼命的求饒,同時也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啊,豎子,敢殺我大乾王朝的天才,罪該萬死啊!”

    血手王仰天怒吼一聲,轟,恐怖的血色真元彌漫,將山谷的地面犁出上百道駭人的溝壑。

    砰砰砰!

    周圍的三十多名武者紛紛慘叫一聲,一個個被震飛出去,身上的護甲破碎,口中噴出鮮血,毫無反抗之力。

    “夢辰啊,你為什么死了!”

    血手王臉色驚怒,因為憤怒,身體甚至在顫抖。

    他之所以從武王區域回來,就是因為接到了老祖的命令,生怕別的王朝的武王,回頭針對他大乾王朝的天才,所以回來保護大乾王朝的弟子。

    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沈夢辰。

    沈夢辰,是百朝之地十大新秀之一,大乾王朝最逆天的天才,將來最有希望突破七階后期的天驕之一,其他弟子死光了,大乾老祖也不會有什么感覺,但沈夢辰一死,對大乾王朝而言,是個無比巨大的損害。

    他血手王沒能保護好他,回去之后,定然也會受到老祖的責罰。

    “說,那秦塵一行人去哪里了?”

    目光一寒,血手王猙獰的看向場上的眾人。

    “我等不知。”

    “他們出了山谷就走了,我等也不敢跟上去啊。”

    “好像是往東南方向。”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卻沒人知道具體的去向。

    “東南?”

    血手王聲音冰冷,蘊含無盡的殺意。

    “敢殺我大乾王朝的弟子,我要這大威王朝的天才,一個都活不下來,全都死在這里,不僅是武尊天才,武王強者也統統都要死。”

    血手王怒吼出聲,聲震如雷,在荒涼的山谷之中發出隆隆的轟鳴。

    “至于你們……”

    轉過頭,血手王眸中閃過一絲殺意:“我大乾王朝的弟子都死了,你們還活著做什么。”

    轟隆!

    直接抬手拍了出去,血色的手掌宛若一張天幕,將場上三十多名天才,全都籠罩在了里面。

    “血手王大人饒命。”

    “不……”

    “我們是……”

    轟!

    一句話都沒說出來,血色巨手蓋落,三十多名天才臉上帶著驚怒之色,一個個慘叫出聲,而后在浩蕩的掌威之下,噗噗噗化為血霧。

    “嗡!”“嗡!”

    但卻有兩道微弱的光芒在血色手掌下一閃,驟然破開虛空,掠向遠處。

    “遁空符?”

    血手王目光一冷,射出兩道血色厲芒,朝著遠處的虛空一掌拍了出去。

    “啊!”

    一道慘叫傳來,虛空之中,一團血霧炸開,尸骨無存。

    但還有一道空間波動,閃爍了一下之后,就消失不見,再也不見了蹤跡。

    “竟然逃走了一個小鬼,該死!”

    血手王臉色陰沉,他沒想到,這一群天才中,竟然有人還有這般高級的遁空符,甚至躲過他的殺招。

    “不管了,先殺死那秦塵再說,敢殺我大乾王朝的天才,我要此人,生不如死。”

    身形一晃,血手王瞬間消失在了山谷之中。

    對于逃走一個天才,他并不在意,之前那群武者中,并沒有七大上等王朝的天才在,只要不是上等王朝的天才,誰還敢向他大乾王朝討公道不成?

    他血手王,手段殘忍,曾擊殺過的武王都不在少數,豈會在意殺死幾個天才。

    “撲嗵!”

    此時在距離山谷數百里外的一處虛空,一道人影跌落了下來,渾身鮮血。

    正是剛才諸多天才中,僥幸逃脫的一個。

    “血手王。”

    他咬著牙,目光猙獰,可臉上,卻有著驚懼之色,不敢在此地久留,連踉踉蹌蹌離開了。

    血手王離開山谷之后,一路向東南飛掠,他的速度,比起武尊起碼快了十倍不止,如果方向正確,哪怕是秦塵他們先行離開了一天,一兩個時辰之后,也應該追到了。

    可是,令血手王郁悶的是,他飛掠了足足半天,看到的天才倒是不少,卻始終沒能找到秦塵一行。

    “該死,他們到底去了哪里?”

    心中憤怒之下,血手王繼續深入尋找,因為他知道,就算是他暫時找不到秦塵,對方想要歷練,也會進入天魔秘境的深處,只要到里面等著,總會遇到秦塵一行。

    血手王不知道的是,此刻在距離他上千里外的一處山脈。

    一個隱秘的地底洞穴中。

    秦塵一群人,正盤坐在此地,一個個閉目修煉。

    離開山谷之后,秦塵找到了這么一個隱秘的地底洞穴,沒有繼續探索,而是先行煉制諸多丹藥,提升眾人的實力。

    在秦塵的計劃中,武尊之地,并非是他的目的地,他想要進入天魔秘境的深處,了解此地更多的隱秘。

    因此提升黑奴他們的實力,是最迫不及待的。

    只有黑奴他們實力提升上去了,他才有心情進入更深的地域探索,而不用總擔心著黑奴他們。

    “呼!”

    黑奴等人在服用了秦塵煉制的丹藥之后,一個個吞吐真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秦塵,則拿出了之前得到的劍草。

    其中五階、六階的劍草,秦塵都留給了幽千雪他們,畢竟對于現在的秦塵而言,六階的劍草對他并沒有多少用途。

    唯一對他有影響的,是七階的劍草。

    每一株劍草中,都蘊含著一股無匹的劍意,劍意經久不散,彌漫虛空,使得附近的空氣如水一樣粘稠。

    秦塵已經靜坐三日了,三日中,他一共消耗了三株七階劍草,一株七葉劍草中蘊含的劍意,足以讓一名劍客的劍意達到大成,而三株七葉劍草中的劍意被吸收之后,秦塵身上的劍意,已經凝聚到了一個極致。

    一股驚人的劍道氣息在他的身上彌漫,那劍意吞吐,仿佛實質一般,散發出凌厲的氣勢。

    嗡!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虛空中有那么一剎那的靜止,時間仿佛在半空中凝固了,周圍的一切仿佛放慢了千百遍。

    一切為之停止,像是定格住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