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49章 藏寶地

武神主宰
     心中疑惑之下,趙侖對秦塵也莫名的有了一絲忌憚,眼珠子一轉,臉上居然露出了笑容,沒有了一開始的氣焰囂張,而是對秦塵拱手說道:“秦兄弟,我是大通王朝的趙侖,現在這里只有我們兩隊人,恰好寶物也有兩樣,雖然閣下是后來才來,按理說不應該分配東西,但是本著見者有份的規矩,過會禁制打開之后,那玉簡中的內容可以給閣下刻錄一份,如何?”

    “不如何,給你們一條活路,滾出這里。”

    秦塵淡淡的說了句,目光卻盯著禁制中的玉簡,他在想,這玉簡中記錄的會是什么,功法還是武技?

    趙侖三人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一絲怒意從三人身上爆發開來,怒意中還帶著一絲凌厲的殺意。

    自己好心好意給對方一個刻錄玉簡的機會,沒想到這小子非但不領情,反而如此囂張,這分明是沒將他們三個放在眼里。

    “小子,你找死!”

    趙侖雖然因為朱海的古怪,對秦塵有些忌憚,但卻并不代表他怕了秦塵,現在聽到秦塵的話,哪里還忍得住,手中瞬間就出現一個黑色山岳一般的大印,朝著秦塵猛地砸了過來。

    剩下的兩人看到趙侖動手了,也同時祭出了武器,一個是拿著一對金黃色如同法輪一樣的武器,那法輪飛速轉動,瘋狂的切割空氣,帶著驚人的殺戮之意籠罩向了秦塵。

    而另一人手中則出現了一柄長槍,長槍抖動,化作漫天槍影,瞬間就將吳公嶺籠罩在了其中,顯然盯上了吳公嶺。

    只是不等這三人的攻擊落下來,秦塵的神秘銹劍也狠狠劈了出去,既然對方都動手了,他自然也沒什么好留手的。

    “轟!”

    那山岳一般的大印散發著迷蒙的黑芒,還沒來到秦塵頭頂,就已經被神秘銹劍劈中,那趙侖甚至都沒來得及將大印完全激發,一股恐怖的反震之力便傳遞了過來。

    只見那黑色大印在秦塵的一劍之下,瞬間被劈飛出去,砰的一聲砸在密室的石壁之上,砸的密室都顫動了一下。

    噗!

    趙侖張口就噴出一口鮮血,驚駭的看著秦塵,僅僅是一招,他就知道自己絕不是秦塵的對手,不但不是,而且相差太遠,那神秘銹劍上傳來的反震之力,在他體內瘋狂肆虐,將他的經脈瞬間撕扯得裂開。

    此時他終于明白朱海為什么看到秦塵就要走了,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變態,雖然只是六階后期的武尊,但是實力比他這個半步武王強了何止一倍,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否則豈會一劍就讓他重傷。

    “快逃!”

    驚怒之下,他急忙就對另外兩人喊道。

    “咦,這大印似乎不錯。”

    一劍劈飛大印,秦塵見那大印之上的黑芒只是黯淡了一些,并沒有任何損壞之后,頓時暗暗贊了一聲,能在他一劍之下安然無恙,那大印看來也是件不錯的真寶。

    相比而言,那金色的法輪就差的遠了,一劍劈飛大印之后,秦塵反手一劍劈上了那已經來到自己面前的金色法輪。

    嘎吱!

    刺耳的金鐵交戈聲響起,無數火星爆射,那法輪咔嚓一聲,竟被秦塵一劍劈碎開來,直接化為漫天碎片爆散,而這時候,那施展法輪的武尊才聽到趙侖的驚呼之聲,想要逃跑卻已經來不及了,整個人被剩下的劍芒籠罩住,慘叫一聲被瞬間絞殺成血霧。

    趙侖睚眥劇裂,憤怒的眼角都快流出血來,但卻無計可施,低吼一聲之后,轉身就要逃出密室。

    秦塵冷笑一聲,一記精神風暴瞬間轟了出去。

    趙侖的身形一滯,腦子一片渾噩,心中驚恐的嘶吼,急忙想要清醒過來,可等他回過神來看到的,卻是一片絢爛的劍光。

    “不……”

    趙侖心中充滿了后悔,后悔朱海的舉動為什么沒引起他的警惕,在那小子讓他滾的時候,他就應該滾的。

    “噗嗤!”

    絢爛的劍光好似花雨一般穿透趙侖的身體,直接帶起一蓬血霧。

    而這時候,大通王朝三名武者中的最后一個,才剛剛和吳公嶺交鋒,看到這里的場景,整個人已經完全嚇傻了,甚至手中的攻擊都停頓了。

    秦塵懶得費心,再度揮出一劍,噗嗤一聲,劍光直接將那武尊劈成兩半,瞬間斃命。

    僅僅兩三個呼吸,三名大通王朝的天武者就被秦塵秒殺,秦塵收起三人的儲物戒指,直接對著密室中間的禁制就是斬落一劍。

    這一劍,砍在那禁制最薄弱的位置,咔嚓一聲,足以堅持一名半步武王半柱香攻擊的禁制瞬間崩潰。

    拳頭大小的魔晶和那一枚玉簡瞬間落入了秦塵手中。

    魔晶秦塵暫時沒時間煉化,直接收入儲物戒指,至于玉簡則被秦塵捏在手中,打入一道精神力。

    一個模糊的圖案出現在了密室中。

    令秦塵震驚的是,這圖案中并不是什么功法和武技,而竟然是一副地圖,并且還是這廢墟宮殿的地圖。

    “這遇見中怎么會放著一張地圖?”

    秦塵愣住了,這地圖非常清晰,整個廢墟宮殿外圍的迷宮路線標明的清清楚楚,甚至連每一個密室都標在了上面,秦塵甚至瞬間就在上面找到了自己之前行進的路線。

    這地圖在延伸到宮殿內部一個廣場之后,就沒有了,不過在廣場后更深的地方,隱約標記了一條模糊的路線,在路線的盡頭,還有著一個極為清晰的金色小點,這個小點明顯位于宮殿最深處的地方,顯然代表那里有什么特殊的東西。

    “秦少俠,那個廣場應該就是朱海之前所說的魔池所在的廣場吧?但是那金點又是什么?”吳公嶺在一旁也看到了圖案,忍不住驚異的說了句。

    秦塵皺了皺眉頭,他也覺得有些疑惑,這地圖很清晰,里面每個密室都有標記。

    可是,這些密室的位置都沒有標點,甚至連有魔池位置的廣場都沒有標點,反而是在沒有路線的宮殿盡頭標了一個點,難道說在這宮殿深處,有什么遠超這些密室,甚至魔池的寶物不成?

    這地圖總的看下來,顯然更像是一張藏寶圖,而那金點就是寶藏所在的位置。

    “奇怪。”秦塵有些疑惑的說了句,而后瞬間收起了玉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