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64章 測真符

武神主宰
     唰!

    通道中。

    血手王快若閃電,但僅僅是飛掠了片刻,身形卻驀地停了下來。

    只見在前方的通道盡頭,竟然出現了一個個漆黑的洞口,每一個洞口內部都深邃無比,不知道通往何處。

    “這么多通道,那小子究竟進入的是哪個洞口?”

    目光一沉,血手王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如果他在進入廣場的第一時間,就信了李元成的話,直接追蹤而來,說不定還能感知秦塵是進入的哪個洞口。

    畢竟武者飛掠,總會留下一絲真力波動。

    只是他先前在廣場處耽擱了不少時間,現在洞口處的真力波動早已消失殆盡,這讓他如何去找?

    “對了。”

    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血手王手中突然出現一張薄如蟬翼的符箓,那符箓之上,鐫刻著晦澀的符文,被血手王瞬間催動開來。

    嗡!

    那符箓上瞬間亮起一道迷蒙的光芒,而后從血手王手中懸浮而起,晃悠悠的漂浮到了一個洞口的前方。

    “看來是這個洞口。”

    血手王心中一喜,瞬間將那符箓收了起來,冷笑道:“幸虧本王曾經得到過一張測真符,否則還真不知道那小子從哪里走的。”

    測真符,是一種能夠測定真力波動的符箓,武者飛掠,引動天地間的真氣,會在行徑的路途上,殘留下真力的波動,而隨著時間流逝,這股真力波動會漸漸變淡,甚至連血手王這等七階初期巔峰的武王,也難以察覺。

    但是,不管真力波動如何消散,總會有一絲殘留,而測真符,就能探測出這極為細微的真力波動。

    別說秦塵只是提前血手王一炷香進入這通道,就算是提前半天,只要沒有人進來破壞痕跡,就都能被測真符測試出來。

    “哼,本王倒要看看,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人,膽敢針對我大乾王朝的武者。”冷哼一聲,血手王身形一晃,瞬間沖入那洞口之中消失不見。

    速度之快,顯然已經將七階初期巔峰的實力催動到了極致。

    在血手王剛剛消失之后沒多久。

    唰唰唰!

    周正書一群人,也來到了這諸多洞口前方。

    “嗯?這個洞口處似乎剛剛有真元波動留下,這么說來,血手王進入的是這個通道?”

    盯著血手王進入的通道,周正書喃喃道。

    跟隨他的一名龍源王朝武者不解道:“周公子,以血手王的實力,咱們跟著過去,就算見到寶物,恐怕也沒有我們的份吧?”

    周正書陰沉著臉道:“你們知道什么,如果我沒有猜錯,之前魔池中的魔晶,應該是被那殺了橫天梟的小子偷走的。”

    “是他?”

    眾人一驚。

    “沒錯。”周正書冷聲道:“而且那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大威王朝叫秦塵的小子。”

    “怎么可能?”

    眾人一怔,秦塵長什么樣,他們之前在朝天城廣場上的時候也曾見過,和先前殺死橫天梟的青年,容貌截然不同。

    “易容術而已。”周正書冷笑一聲,目光冰冷道:“七大王朝中所有頂尖的天才,本公子幾乎都認識,可此人,雖然說自己是大通王朝的弟子,可我們七大王朝弟子中,竟然沒一個人認識,再加上此人實力可怕,竟能斬殺橫天梟,又豈是一般天才?”

    “那也不一定就是那秦塵啊?而且那秦塵,就能斬殺橫天梟了?”

    “你們忘了大乾王朝沈夢辰了?”

    此話一出,其他龍源王朝的武者皆是一怔。

    他們之前也曾聽說了大乾王朝的第一天才沈夢辰,被大威王朝的秦塵殺死,現在周正書再次提起,幾人紛紛恍然大悟。

    沒錯,沈夢辰是百朝之地十大新秀之一,實力和橫天梟在伯仲之間,那秦塵既然能斬殺沈夢辰,自然也有可能斬殺橫天梟。

    再加上之前秦塵刻意斬殺大乾王朝的武者,說他是秦塵,倒也不算胡亂猜測。

    畢竟百朝之地的天才,他們也都極為了解,現在額外出現一個逆天人物已經了不得了,又怎會接連出現兩個?

    “好小子,竟然隱藏的如此之深。”

    “故意易容,是為了不引起我們的注意么?此子能擊殺橫天梟,實力定然極為驚人,若說誰最有嫌疑偷走魔晶,此人必然是第一嫌犯。”

    “難怪周公子要追進來,如果真是此子偷走了魔晶,那么此人身上魔晶的數量,絕對是個驚人的數字,若是被我們斬殺,那……”

    一群人,一個個全都激動起來。

    有種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你們現在明白本公子為什么要追進來了吧?不過有血手王在,就算此人真是秦塵,我們想要從他手上奪得魔晶也并非易事,必須想辦法傳訊給老祖,讓老祖派人回來。”

    “而且,根據我們之前得到的那枚遇見,在這廢墟深處,似乎還有某種至寶,還要在那魔池之上,那魔池便已這般珍稀,足以讓武王強者心動,也不知道玉簡所標之處,究竟又是何寶物?”

    喃喃低語,周正書手中瞬間出現一道符箓,那符箓一被催動,瞬間化作一道詭異的力量,消散在虛空中。

    “這飛訊符,是老祖臨行前賜予我的寶物,只要催動,老祖必然有所感應,希望老祖能盡快派人前來吧。”

    輕嘆一聲,周正書身形一晃,帶著龍源王朝的弟子,瞬間掠入了血手王消失的洞口。

    “吱吱!”

    而在周正書消失之后,一旁墻壁的陰影之中,一只黑色的老鼠緩緩浮現了出來,血色的眼珠子顯得極為妖異。

    唰。

    流光一閃,李元成出現在洞口處,那黑色小鼠化作流光,瞬間落入他的手中。

    “真沒想到,那小子居然是大威王朝的秦塵,而且極有可能就是他偷走了魔池中的魔晶,難怪剛才周正書不讓我說出此人離開的方向,是不想那些魔晶落入血手王的手中。”

    李元成臉色難看,早知道是秦塵偷走了魔池中的魔晶,打死他也不會告訴血手王通道的位置,平白給自己增加了一個奪寶大敵。

    “一個大威王朝的小子,也敢戲耍本公子,本公子倒要看看,這大威王朝哪里來的膽子。”

    冷哼一聲,李元成帶著大唐王朝的武者,也瞬間掠入那洞口之中,沿著周正書等人消失的所在,悄悄的跟蹤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