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66章 勢均力敵

武神主宰
     秦塵吃驚,血手王更震驚,他是利用自身獨特的血脈力量中和了金缽爆發出的切割意境之力,但這切割意境之力中,居然還有一股恐怖的毀滅之力,這股毀滅之力極為頑固,仿佛能毀滅天地間一切,都逃不過它的毀滅。

    血手王阻擋了這股切割意境之力,但沒阻擋住毀滅意境之力,身體被這股毀滅力量侵入了進去,頓時悶哼一聲,臉色發白。

    “你一個小小的武尊,竟然傷到了我?”

    幽冷的眼瞳泛起暴戾的兇芒,血手王怒吼一聲,感覺顏面盡失,身上的血色光芒更甚,嘩啦啦,像是濤浪起伏,血色真元化作一片血色汪洋,汪洋之中,一根根真元藤蔓浮沉,瞬間將秦塵包裹在了里面。

    諸多真元藤蔓,交織成一個天羅地網,令秦塵無處可逃,只能一點點被絞殺,狂暴的七階初期巔峰真元,更像是海浪一般涌來!

    “震天印!”

    秦塵不敢大意,手中突然出現一個漆黑大印,大印迎風而漲,瞬間變成山岳大小,朝著那血色汪洋猛地一砸。

    “咚!”

    好像隕石墜入海洋,整個血色汪洋瞬間翻涌起來,像是卷起了驚濤駭浪。

    “什么?這小子身上怎么那么多寶物?”

    血手王臉色發白,郁悶的快要吐血。

    這小子特么到底是武尊,還是一名寶尊?

    之前是一個金缽,現在又是一個巨大的大印,偏偏這大印力量驚人的恐怖,若非他是七階初期巔峰武王,真元雄厚,換做一個普通七階初期武王來,這一印下來,起碼也要重傷。

    大印砸出,秦塵手中動作不停,七階精神力再一次涌入那金缽之中。

    嗡!

    金缽瘋狂顫動,高速旋轉,缽體邊緣,爆發出一股比之之前還要強上許多的切割之力,而后嗖的一聲切割出去,破壞這囚籠一般的血色汪洋。

    噗噗噗噗!

    咔嚓咔嚓!

    金缽先是斬在那汪洋一般的血色光幕之上,瞬間將表層的血色光幕撕裂開來,緊接著,狠狠切割在血幕之后真力藤蔓之上。

    這些血色真元藤蔓就好像真正的實物一般,堅固的超出秦塵想象,僅僅破壞了十數根真元藤蔓,被全力催動的金缽便有些后繼無力。

    “好古怪的血脈之力!”

    而這時候,秦塵也終于發現抵擋金缽切割之力的究竟是什么了,竟然是一種極為古怪的血脈之力,看樣子,應該就是這血手王所擁有的血脈。

    “小子,沒有力量了吧?給我鎮壓!”

    此時血手王身上血芒更甚,一股更加深層的血脈之力彌漫,他的頭頂,浮現一片血色的海洋,不斷消磨金缽的切割之力,金缽像是被陷入泥沼之中,不斷顫動,速度變得越來越慢。

    “呵呵,你想多了,剛才只是熱身,現在本少才真正出手,破!”

    見金缽有種被對方禁錮的感覺,秦塵冷笑一聲,驀地施展體內雷霆血脈。

    對付血脈之力最好的辦法,就是同樣施展血脈之力。

    轟咔!

    噼里啪啦!

    原本停滯的金缽之上,猛地暴涌起一團湛藍色的雷光,把方圓十數丈,變成了一個雷電的海洋,灌注了血脈之力的真元藤蔓在雷光的轟擊下,開始崩潰瓦解,然后粉碎。

    “什么?這是什么血脈之力?雷電血脈?就算是雷電血脈,你區區一個六階武尊,怎么可能有如此強的血脈威力?”

    血手王臉色大變。

    血脈力量不僅僅和屬性有關,和武者自身的等階也有關。

    他的血脈,已經被提升到了六品巔峰,而且蘊含特殊屬性,就算是大乾王朝中,比他血脈強的武王也并不多見。

    可現在,秦塵一個六階武尊的血脈,竟然能碾壓他的血脈之力,這讓他如何不震驚,怎么能相信?

    “血手遮天!”

    驚怒之中,血手王怒吼一聲,化作血色的手掌抬起,一掌拍向秦塵所在的方位。

    此拳一出,天地變色,一道血色的巨手橫貫長空,像是天神在天際探出了他的手掌,朝著秦塵狠狠蓋壓而下。

    血手之上,蘊含一股滔天的血氣威壓,嗚嗚聲大作,令人心煩意亂,氣血沸騰,恐怖的力量壓迫下來,若是普通的武尊,不等手掌蓋落,就已經被恐怖的壓力給震碎了。

    “金之切割!”

    真力運轉到極致,秦塵再次催動金缽揮斬而去,這一次,他不僅加入了自身的雷霆血脈,甚至在金缽之上灌輸了一道恐怖的劍意。

    轟!

    大片的氣勁爆發,如囚籠一般封鎖住秦塵的血色藤蔓瞬間頃刻間爆碎開來,在劇烈的轟鳴下徹底粉碎,什么都沒有剩下。

    “嗯?”

    秦塵忽然悶哼一聲,身形暴退開數十米,血手王的攻擊之中,除了常規的拳力之下,還蘊含一股強悍的殺戮氣息,真力無法阻隔,僅僅削弱了一部分。

    剩下的殺戮之力沖入他的身體,瘋狂破壞他身體中的組織。

    “碎!”

    九星神帝訣運轉,秦塵催動真力,絞滅這股力量。

    “果然能成為武王的,都不是什么簡單之輩。”

    如果不是秦塵修煉了不滅圣體,肉身堪比七階武王級別,換做一般的半步武王前來,血手王的這一擊,就能讓其粉身碎骨。

    當然,這是秦塵沒有施展異魔鎧甲的緣故,如果施展出了異魔鎧甲,這一擊,血手王休想傷到他。

    秦塵受傷,血手王也并不好過,金缽上蘊含的恐怖劍意,瘋狂涌入他的體內,絞殺他體內經脈的同時,將他震飛出去。

    臉色發白,血手王顯然也受到了一些創傷。

    “這小子實力怎么可能這么可怕?”

    收起輕視,血手王內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他堂堂七階初期巔峰武王,大乾王朝鼎鼎有名的屠魔,竟然拿不下一個小小的六階武尊,傳出去,根本沒人會相信。

    “你就是殺死我大乾王朝沈夢辰的秦塵?改頭換面,裝神弄鬼,就以為老夫認不出你了么?”

    目光冰冷,血手王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