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67章 站著讓你打

武神主宰
     此時此刻,他已經認定了秦塵的身份,因為他很清楚,就算是沈夢辰這種十大新秀級別,也僅僅能和普通七階初期武王交鋒而已,遇到自己,該敗還是敗,該死還是死。

    但是面前這人實力之強,對上他竟然不落下風,除了能殺死沈夢辰的秦塵之外,他想不出有第二人。

    “怎么?殺不了本少,就準備攀關系了?”

    秦塵淡然一笑,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可惡,休在老夫面前猖狂,血手煉獄!”

    血手王雙眼陰冷,施展出自己更強的絕招,嗚嗚嗚,一時間,鬼哭神嚎,血色的氣焰籠罩一切,讓秦塵一瞬間仿佛來到了煉獄之中,除了肉身上的震顫之外,更有一股覆蓋在靈魂層面的力量,涌動而來。

    “來的好!”

    秦塵想要驗證自己的戰力,自然希望對方全力以赴,之前都是輕易虐殺別人,很久沒有這么爽快的戰斗過了。

    “精神風暴!”

    長嘯一聲,一股恐怖的精神風暴席卷出去,同時秦塵儲物戒指中的神秘銹劍驟然出現在他手中,鏘,劍氣沖天,粉碎一切的劍意覆蓋其上,帶著凌厲無匹,誅殺萬物的劍氣,飛斬而出,威力比之金缽真寶,更要可怕上一籌。

    既然身份已經暴露,秦塵也懶得隱藏。

    轟!

    掌威和神秘銹劍終于碰撞在一起,兩股不同的力量相互沖擊對方,各自占據半邊天,湮滅生機的殺意和凝化為實質的劍意不斷交鋒,而秦塵的精神風暴,更是轟入對方腦海。

    噗!

    血手王只覺得腦海中一陣眩暈,體內的真元頓時為之一滯,便是這么一停滯,神秘銹劍瞬間占據了上風,直接將血手王施展出的滔天血焰給撕裂開來。

    凌厲的劍光斬斷一切,狠狠落在血手王的體表之上。

    “血魔體!”

    血手王厲吼一聲。

    身上迅速彌漫起血色的光暈,化作一層血色的鎧甲,籠罩在他的身上。

    咔嚓!

    劍氣斬在那血色鎧甲之上,發出刺耳的摩擦之聲,咔咔聲中,血色鎧甲快速碎開,但血手王衣袍下方還有一件黑色內甲,將劍鋒阻擋了一阻擋。

    “噗嗤!”

    一口鮮血噴出,血手王重重倒飛出去,后背狠狠砸在身后的通道之上,發出沉悶的轟鳴。

    “血光指!”

    但與此同時,他眸中有厲芒爆射,在吐出鮮血的同時,燃燒精血,一指閃電般點了出來。

    嗡!

    一根血色的手指,宛若神魔指頭,貫穿虛空,仿佛能夠穿梭空間一般,瞬間點在秦塵胸口。

    “不好!”

    秦塵眸中閃過一道寒芒,不滅圣體被催動到極致,同時一劍閃電般削出。

    轟咔!

    血色手指瞬間被阻擋了一阻擋,但依舊有一股恐怖的血氣之力,沖入秦塵身體。

    噗!

    一口逆血噴出,秦塵被殘存的指力震飛出去,不過僅僅是受傷,體內生機并沒有受到影響。

    唯一麻煩的是,那指力中蘊含一股恐怖的血氣,在秦塵的身體中橫沖直撞。

    “滅!”

    九星神帝訣和不滅圣體運轉,加之強大的七階精神力,將這股血氣瞬間絞殺,歸于虛無。

    兩人站在通道兩側,彼此嘴角都有著鮮血,但都沒有受到什么大礙。

    “怎么可能?!”

    血手王瞪大眼珠,震驚的快要吐血,眼珠子都快擠爆了。

    他燃燒精血的絕招,竟然還是沒能擊殺那小子,只是將他打傷,而且看起來,傷勢還并不重,這讓他內心怎么也保持不了平靜。

    “這家伙是變態么?”

    內心抑郁,幾欲吐血。

    他那血光指,威力之強,超乎尋常,普通七階初期武王都會被一指點爆,憑這一招,他都殺死了不知多少武王。

    可現在面對一個六階武尊,竟然沒有奏效。

    怎么想,都覺得像是天方夜譚。

    血手王震驚,秦塵心中也有些郁悶。

    “這血手王的防御不弱,應該以防御和力量著稱,看樣子以我現在的修為想要擊殺他,還有些麻煩。”

    定下身形,秦塵無語。

    如果是一個以速度或者招數見長的七階初期巔峰武王,秦塵憑借強大的精神力,斬殺對方,并非不可能。

    但偏偏遇到的是血手王。

    血手王以防御和力量著稱,并且血脈之力也十分可怕,結合起來,幾乎沒有短板,而秦塵現在畢竟只是六階武尊,體內真力尚未轉化真元,在威力上,不足以碾壓對方。

    七階武王,體內真元源源不絕,若沒有碾壓對方的力量,真要繼續戰斗下去,想要殺死對方,難度超過擊殺普通的七階初期巔峰武王。

    而這樣的戰斗對秦塵而言,根本沒有技術含量。

    “以這血手王的防御,哪怕一般七階中期武王,想要殺他,恐怕也并非易事,既然如此,沒必要大費周章。”

    想到這里,秦塵身形一晃,轉身朝通道深處飛掠而去。

    其實秦塵猜錯的沒錯,血手王雖然只是七階初期巔峰的武王,但在防御方面,頗為驚人。

    曾經有一名七階中期的武王一連追殺了他三個月,最終還是無功而返,反而是被血手王設下埋伏,擊成重傷,差點隕落。

    “小子,想逃,哪里走!”

    血手王本來正震驚的無以復加,見到秦塵轉身就走,急忙追殺而來。

    “逃?”停下身形,秦塵淡漠的看著血手王,“你以為你能殺死本少?”

    秦塵表情淡定,輕描淡寫,似乎在說一件簡單至極的事情。

    但這話落入血手王的耳中,卻尤為刺耳,氣得頭發都豎了起來。

    “臭小子,休要猖狂,你以為本王殺不了你?”

    血手王暴跳如雷,面色漲紅。

    “既然你能殺我,那我就站在這里讓你打,只要你能傷到我,就算你贏。”

    秦塵傲立在那,表情淡定,就好像師父教導自己的徒兒,讓徒兒隨意出手。

    那姿態,深深的刺痛了血手王的心。

    “啊啊”大吼一聲,血手王氣得渾身發抖,直接一掌拍了出去,怒吼道:“臭小子,你敢侮辱我,我要你死!”

    轟!

    恐怖的掌威,像是汪洋,瞬間席卷出去,轟向秦塵,讓血手王難以置信的是,秦塵竟然真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仿佛任由他攻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