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73章 欲哭無淚

武神主宰
     “少主對那股力量的掌控,越來越強了,難怪這一次,舵主大人會讓我等跟隨少主一同過來。”

    幾名跟在身后的斗篷人,各個倒吸一口冷氣,彼此對視一眼,眼神中有著驚駭。

    就算是他們,想要擊殺這些魔影,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但在他們的少主面前,這些魔影竟然如此恐懼,這種現象,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在領頭斗篷人的帶領下,一行人不閃不避,沿著一條直線向密密麻麻的魔影方向射出,沿途所有的魔影都尖叫出聲,朝兩旁退避,形成一條寬敞的通道。

    “走,舵主大人的命令,我們一定要完成。”

    話音落下,這一群人,瞬間消失在了通道之中。

    而此時,秦塵卻已經逼近了地圖上那標記的所在。

    “就是這里。”

    唰!

    身形一晃,秦塵瞬間沖出了通道,一座恢弘雄偉的大廳,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整個大廳,通體漆黑,四周雕刻有各種異域風格的圖案,并且面積極為的遼闊。

    站在這里,就好像站在一座大山的山腹中一般,讓人感到無比的渺小。

    而在大廳四周,有著大量的洞口,粗略看去,大約有四十九個,環繞在這大廳中央

    “這到底是什么地方?為何會有如此詭異的一個大廳?”

    不知為何,進來之后,秦塵立即就感到了一絲不舒服,仿佛這大廳之中,有什么古怪一般。

    同時,秦塵也看到了,在這大廳中央,有著一個黑色的石臺,而石臺之上,還有著三個黑色光球。

    黑色光球之上,流光轉動,蘊含有驚人的威能,而在光球內部,隱隱約約,似乎有什么東西存在,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這光球中的東西,莫非就是那地圖上標記的寶物?”秦塵眉頭一皺。

    “先試試看!”

    身形一晃,神秘銹劍瞬間出現在手中,秦塵一劍斬向其中一個黑球。

    轟!

    蘊含有恐怖威力的劍光落在那光球之上,整個光球僅是微微一顫,便恢復了原樣,但是在劍光落在那光球上之后,秦塵瞬間就看清了光球之中的東西,竟然是一塊足有近丈方圓的魔晶。

    “這么大一塊魔晶?”

    秦塵瞬間震驚了。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大的一塊魔晶,假如這魔晶是真的話,那么其中蘊含多少異種真氣?

    而且這里有三個光球,那么另外兩個光球中又是什么?

    秦塵心念一動,就在他準備再一次出手,查看另外兩個光球中東西的時候,從不遠處的一個洞口之中,瞬間飛掠出了一名強者。

    “嗯?是你?”

    見到大廳中的秦塵,那武者臉上瞬間流露出狂喜之色。

    “小子,看來你運氣不錯,竟然還沒死,既然如此,那就便宜本王了,哈哈哈!”

    那人臉上露出狂喜之色,大笑著中,直接一掌朝秦塵拍落了下來,霎時間,血色的掌威直接蓋壓下來,整個大廳中爆發出劇烈的轟鳴。

    來人正是血手王。

    看到秦塵沒死,血手王心中的狂喜怎么也無法抑制,先前吸收了接近上百顆魔晶,修為有所突破的他,第一時間就要找秦塵出氣。

    “血手王,看來你之前的苦還沒吃夠!”

    在血手王見到秦塵的時候,秦塵也第一時間看到了血手王,面對對方的攻擊,面色不變,直接一劍輕描淡寫的斬了出去。

    血手王看到秦塵沒有第一時間施展出異魔鎧甲,心中頓時大喜,這小子太托大了,竟然沒有第一時間施展出那鎧甲,正好趁此機會,將其斬殺,讓他反應不過來。

    目光一閃,血手王將體內血脈催動到極致,同時第一時間就燃燒起了真元。

    說實話,他最怕的就是秦塵施展出異魔鎧甲,一旦如此,即便是他修為有所提升,但畢竟沒有突破到七階中期,對能否破開秦塵身上的鎧甲,心中也沒有什么底。

    可如今,秦塵竟然還把他看成是之前的修為,如此機會,還不好好把握?

    只是下一刻,血手王的目光瞬間凝固了。

    噗嗤!

    在秦塵狂涌的劍光下,他拍出的手掌瞬間被切割開來,恐怖的劍意穿透掌力直接劈在他的身上,噗的一聲,血手王胸口出現一道血痕,整個人狼狽倒飛出去。

    “什么!”

    強烈的真力涌入他的體內,令他體內氣血翻涌,幾乎無法抑制住那股肆虐的真力。

    同時他驚駭的抬頭,這才發現,秦塵的氣息比之先前,明顯強了許多。

    “你突破半步武王境界了?不對,是半步武王巔峰!”

    感知到秦塵身上的氣息,血手王眼珠子一瞪,嘴巴張的就像是能塞進一個鴨蛋。

    這特么……

    也太打臉了!

    之前他辛辛苦苦,吸收那么多魔晶,好不容易讓自身修為,有了一絲增長,想要找秦塵報仇雪恨。

    誰知道,再次見面,對方修為提升的比自己還要快,六階后期巔峰突破到半步武王巔峰……

    光是想想,血手王便欲哭無淚,郁悶的簡直想找塊豆腐一頭撞死。

    本以為,自己能夠一雪前恥,可誰知道,反而被對方越拉越近。

    簡直太扎心了。

    “這血手王的實力,看樣子也提升了一些!”

    一劍劈飛血手王,秦塵瞬間感受到了血手王的實力,比之之前,明顯也有了提升。

    看來,對方之前,應該也有一些突破。

    沒有趁勝追擊,秦塵手持神秘銹劍,只是微微打量血手王。

    他在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憑現在的他,有幾成把握能夠將血手王斬殺!

    “這小子,不會是想殺我吧?”

    感受到秦塵的目光,血手王只覺得渾身一個激靈,身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實在是秦塵的目光太可怕了,就如同一個獵人,在審視著他的獵物,那種目光,令他毛骨悚然,忍不住想要后退。

    只是剛退后一步,血手王便又停下了腳步,心中惱怒無比,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我堂堂七階武王,居然會怕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