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75章 天道誓言

武神主宰
     想到這里,血手王便激動的怎么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只是死死的盯著秦塵,等著他發話。

    卻見秦塵淡淡道:“你說的倒還挺有道理的樣子,不過我該怎么相信你?”

    “我還以為你擔心什么,原來是擔心我反悔?這有什么好擔心的,我堂堂血手王,豈會騙你一個下等王朝的小子?”血手王傲然道。

    “這可未必,說到這,我倒有個主意。”

    “什么主意?”

    “既然你說了,先分配寶物,再來解決我們的恩怨,所謂口說無憑,本少自然隨便就聽信了你的話,唯有你我立下武道誓言:在寶物分配之前,你我先行聯手,抵御外敵,若有任何人敢違背,天誅地滅。如此,本少才有可能信你。”

    “天道誓言?”

    血手王一驚。

    天道誓言,是一種傳聞中的誓言。

    正常誓言,違背了也不會有什么問題,可是天道誓言不同,這是一種利用武者血脈和武道意志,和天地意志進行契約關系的誓言,一旦立下,等于在心中種下了一個心魔。

    若是有武者立下天道誓言后敢違背,雖然不會真像誓言中那般天誅地滅,真有五雷轟頂,可心中的心魔,卻會瘋狂滋生,從此修為再難寸進,甚至心魔蔓延之下,走火入魔,當場暴斃的也有。

    不過這等誓言,百朝之地根本沒人見過,傳聞只有更高級別地域,才有一些血脈大師掌握。

    “這個,沒必要吧?”臉色難看,血手王道。

    真讓他和秦塵立下天道誓言,怎么可能答應?沈夢辰的仇,不可能不報!

    “這么看來,閣下先前都是在耍我嘍?”目光一寒,黑色大印瞬間就再度出現在秦塵面前,就要朝血手王砸下來。

    “哎哎哎,別呀,怎么會呢,你這是想太多了,只是天道誓言,本王以前從來沒見過,你讓我立,本王也不會立啊!”血手王急忙道。

    “沒關系,這天道誓言你不會,本少恰巧見識過。”

    話音落下,秦塵當即擠出一滴精血,在面前劃出一道復雜的符文,那血符,懸浮在空中,頓時散發出一絲詭異的氣息來,仿佛與天地間產生了某種神秘的共鳴。

    “你也擠出一滴精血,融入這血符中!”秦塵冷冷道。

    “這……”

    血手王還沒說話,就感覺秦面前黑色大印上,氣息驀地暴漲起來。

    “別,別,行,我立還不行么,真是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血手王郁悶無比,只得擠出一滴精血,融入到那血符中。

    剎那間,血手王有種感覺,仿佛無盡的天穹之上,有一雙眼睛盯住了自己,那是天道意志,在審視自己。

    心中頓時一驚。

    “難道真有傳說中的天道意志?”

    正疑惑間,就聽秦塵冷冷道,“你還不立誓?”

    “好,好,我馬上立。”血手王有些驚顫的感受著面前的血符,咬牙道:“我血手王以天道意志起誓,在大廳中寶物分配完之前,我與此子,不再互相殘殺,聯手分寶,在寶物分配完之后,再來解決各自恩怨,如有違背,天誅地滅!”

    “可以。”秦塵點點頭:“天道意志見證,血手王與我同仇敵愾,合力抗敵,若血手王違背,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什么?你……”

    聽到秦塵的誓言,血手王氣得噴出一口老血,這特么怎么都是他倒霉?

    還什么同仇敵愾,合力抗敵?這什么玩意?自己只想穩住對方,先分寶物而已,誰特么想和你同仇敵愾了?

    只是不等血手王說話,秦塵已經一指點在了血符中央。

    “嗡!”

    在血手王駭然的目光中,那血符瞬間燃燒起來,詭異的消散在了空中。

    同時,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降臨,瞬間融入到他的身體中,血手王瞬間就感覺到,自己靈魂中仿佛被上了一道枷鎖,仿佛被某種可怕的存在盯住了吧。

    “你……剛才為什么都是我倒霉!”血手王臉色鐵青,憤怒說道。

    “天道誓言本就是一人立誓,讓天道監督,是你提出來要聯手分寶的,當然是你來立誓,難道還是我立誓不成?”

    秦塵一副看白癡的模樣,把血手王氣得夠嗆。

    “好,好,現在天道誓言也立下了,咱們是時候破開這光球,一同分寶了吧?”

    血手王氣得渾身發抖,咬著牙道。

    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平靜下來。

    反正天道誓言中,只說在分寶之前,他和秦塵不能殘殺,一旦分了寶,等他突破之后,天道誓言自然結束,他再來對付秦塵,天道誓言也約束不了他。

    “不急。”

    就在血手王準備上前破開黑色光球之時,秦塵卻笑了起來,他的易容,也緩緩的解除,笑著道:“破開光球之前,咱們還是先把這些人處理完再說。”

    伴隨著秦塵話音落下。

    嗖嗖嗖!

    數道流光,突然從各個通道中掠了出來,這幾道流光,每一道都散發著驚人的氣息,瞬間落在了大廳之中。

    正是緊跟著血手王而來的無雙王、寒冰王等人。

    “血手王,別來無恙啊!”

    這些人一進入大廳中,就看到了血手王和秦塵兩人,神情俱是一愣。

    “無雙王!”

    “寒冰王!”

    “巨力王!”

    “金煌王!”

    “無忌王!”

    “炎都王!”

    看著一名名掠入大廳中的武王,血手王則徹底傻眼了。

    他呆呆的看著秦塵,右手抬起,無比顫抖的指著秦塵,驚怒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會過來了?”

    話音未落,血手王哇的一聲,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這是硬生生給氣得。

    此時此刻,他悔的腸子都青了,終于明白秦塵為什么會答應他聯手了。

    如果他能再堅持一會,立即就能等到這些武王到來,到時候一群人聯手,哪怕秦塵實力再強,面對七大七階初期巔峰武王,也難以討好,他說不定立馬就能報了沈夢辰的仇。

    可他居然傻傻的立下了天道誓言,和對方同仇敵愾,這不是作繭自縛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