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80章 你找死

武神主宰
     不僅僅是無雙王心中不舒服,其他武王也都臉色難看。

    “血手王,你要保這小子,我們沒意見,不過現在這小子的行為,有些過了吧?”

    “呵呵,他一個半步武王,也想占據一個光球,直接自己是誰?上等王朝老祖么?”

    “和藥王園主有些關系,便以為凌駕在我等之上了?哼,就算是百朝之地的十大新秀在這里,也只能靠一邊站。”

    幾人紛紛冷喝道。

    血手王表情尷尬,顯然也沒料到秦塵會來這么一出。

    不過,眾人之中,只有他知道秦塵的實力,也知道秦塵根本不會聽自己的。

    如果可以的話,他早就想和其他人聯手,一同斬殺秦塵了。

    可郁悶的是,根據他和秦塵之前的約定,在寶物沒有成功分配之前,他非但不能和秦塵動手,還必須和秦塵聯手對敵。

    只能干笑道:“諸位,此子的舉動,本王也控制不了,他既然這么開口了,那就讓他占據第二個光球好了,諸位難道還在乎一個半步武王不成?”

    嘴上這么說,心中卻打定主意,打死也不會選擇第二個光球了,和那小子爭奪光球?他還想多活一段時間。

    聽了血手王的話,眾人也都冷笑了一下。

    的確,秦塵一個半步武王也想占據一個光球,簡直想太多了,他還真以為這光球是誰先開口,就能占據的么?

    到時候一旦選擇完畢,沒有足夠的實力,就算先占了,又有什么用。

    不過,心中這么想,眾人卻都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血手王。

    在他們看來,秦塵的舉動,應該是血手王授意的,這么說來,血手王是想讓大家明白,他想要選擇第二個光球?

    “呵呵,既然血手王都這么說了,大家就都給血手王一個面子。”

    金煌王哈哈一笑說道。

    眾人也都笑著附和了幾聲。

    說實話,在觀看過三個光球中的東西之后,他們還巴不得血手王選擇第二個光球呢。

    畢竟,這第二個光球中的玉簡,根本不清楚來歷,雖然有些玄妙,但到底有什么作用,根本無人知曉。

    他們更在意的是第一個光球中的魔晶。

    如此之大的魔晶就算是在天魔秘境的深處,也極難找到,誰要是得到了這么一塊魔晶,屆時跨入七階中期境界,根本不是什么難事,到那個時候,場上這么多武王,誰還能是他的對手?

    而第三個光球中的古鼎,也是他們考慮掠奪的寶物之一。

    這等古鼎,光是氣息就這般可怕,絕對能讓他們的實力得到巨大提升,到時候力壓其他武王,同樣也并非難事。

    如此一來,就算是血手王得到了第二個光球中玉簡又能怎樣?他們還不是輕易就能制住血手王,讓其乖乖將玉簡交出來?

    想到這里,眾人心中全都冷笑連連。

    “好了,大家給出自己的答案吧。”

    在無雙王的吩咐下,眾人各懷心思,紛紛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令眾人震驚的是,他們剩下的六名武王中,竟然有四人選擇了第三個光球,分別是龍源王朝的無雙王,元帝王朝的寒冰王,大永王朝的無忌王和大離王朝的金煌王。

    這……

    四人的臉色,全都難看了下來。

    沒想到大家都這么精明,全都想到了這一點,這卻有些難辦了。

    他們四個都很清楚,第一個光球中的魔晶雖然能讓他們突破到七階中期,但是,武者突破,是需要時間的。

    而第三個光球中的古鼎,光是氣息就這般可怕,只要煉化,便能讓他們的實力在短時間內,就有驚人提升。

    這個速度,絕對要比突破中期武王快。

    如此一來,這三個寶物中,最重要的反而是第三個寶物。

    不過,他們能想到這一點,其他人自然也都想到了,于是乎,便出現了四人選擇同一個光球的情況。

    而讓他們震驚的,還不是這個,而是他們四個選擇了第三個光球,剩下的大商王朝夜鷹王和大乾王朝血手王,竟然沒有一個人選擇第二個光球,居然全都選擇了第二個光球。

    導致第二個光球,竟然被那秦塵一個人給獨占了。

    “血手王你……”

    眾人看著血手王,一個個驚怒萬分。

    這血手王,也太卑鄙了吧。

    “血手王,你不是說要選擇第二個光球的么?最后居然選擇第一個光球,太過分了吧?”

    寒冰王頓時憤怒起來。

    第四個光球,有無雙王和金煌王等人,他瞬間就沒了信心。

    “我什么時候說我要選擇第二個光球了?”血手王冷笑一聲,他倒是沒想到,秦塵的出頭,居然給了大家這樣一個誤會。

    “你敢說,此子選擇第二個光球,和你無關?”寒冰王冷哼道。

    “能有什么關系?”

    血手王郁悶的要吐血,他要能控制秦塵,那就好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既然如此,我寒冰王就不要這第三個光球了,重新選擇這第二個光球,臭小子,給我滾吧。”

    身上冰冷的寒意綻放,寒冰王冷哼一聲,直接來到秦塵面前,囂張的說道,完全沒將秦塵放在眼里。

    秦塵冷笑的看了寒冰王一眼:“我說,你們這些武王說話,都是放屁么?剛才是誰說的,只要選擇過后,就不能反悔的?”

    “你找死!”

    寒冰王沒想到秦塵竟然敢這么和自己說話,沒有任何廢話,右手戰刀猛地抬起,一刀就朝秦塵斬了下來。

    那刀光剛劈出去的時候極為細微,可當刀光到了秦塵頭頂的時候,已經變成了數米直徑,一絲絲森寒的寒冰之力從中散逸出來,顯然是要將秦塵給一刀斬殺,根本不留半點活路。

    而且刀光極為刁鉆,速度快到極致,根本不給血手王救援的機會,顯然是將之前從巨力王身上吃到的虧,要發泄在秦塵的身上。

    眼看刀光就要劈中秦塵,突兀地,鏘,秦塵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柄神秘銹劍,銹劍斬出,竟瞬間攔住了寒冰王手中的戰刀。

    “在別人那里吃了虧,卻想在本少這里找回來,真以為本少好欺負么?”秦塵冷哼一聲,手中瞬間出現一個黑色葫蘆,葫蘆之上,道道禁制閃爍,剎那間,嗡嗡嗡聲響起,一大群如同陰云一般的飛蟲,就從那葫蘆口飛涌了出來,瞬間涌向了寒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