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89章 天才交鋒

武神主宰
     異魔鎧甲!

    秦塵身上異魔鎧甲迅速覆蓋,面對岳冷禪的攻擊不閃不避,而是繼續殺向魔厲。

    砰砰砰!

    一道道恐怖流光落在秦塵身上,但秦塵卻沒受一點傷,反而速度更快了。

    什么?

    岳冷禪瞪大雙眼,秦塵的異魔鎧甲,他不是沒見過,雖然強大,但還不至于能完美抵擋住他的攻擊,可如今,他的攻擊對秦塵竟然造成不了絲毫傷害,這讓岳冷禪如何不震驚?

    岳冷禪震驚,而此刻的秦塵卻已經殺到了魔厲身前,一劍閃電般刺了出去。

    唰!

    劍光如電,爆發出恐怖電光,道道雷電之力仿若鐵鏈一般在劍光四周縈繞,瞬間纏繞向魔厲。

    “秦塵,我等你很久了,當年,我在古南都敗于你手,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恥辱,今日,本座就要將此恥辱還給你。”

    抬起頭,魔厲眸中爆發出一股濃郁的殺機,身上魔王血脈同一時間釋放。

    嗡!

    一具高大的魔王身影出現在了魔厲身后,比起當初在古南都的時候,此魔王虛影更加凝實,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氣息,一掌朝秦塵按壓了下來。

    轟隆一聲,兩股力量碰撞,竟瞬間泯滅交織,而后化為虛無。

    “嗯?好強!”

    秦塵吃驚的看著魔厲,突破半步武王之后,秦塵能夠施展的招式更多,恢復的實力也更多,一般七階初期武王,都未必能擋下他的這一招,可如今,魔厲竟然完美當下了。

    而且對方同樣也只是一名半步武王巔峰的武者。

    此子這些年到底經歷了什么?為何實力竟會提升的如此之快?

    眉頭一皺,秦塵速度不變,一記精神風暴沖入魔厲腦海。

    “血禁之術!”

    魔厲身上瞬間彌漫出一絲血色光芒,同時身上的氣息在剎那間,提升了一倍不止,緊接著,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波動,從魔厲身上彌漫了出來。

    “你難道忘了,我也是一名精神師?你的這點精神力,對我而言,還太弱了。”

    “滅魂波!”

    獰笑聲中,一股陰冷的精神力沖擊瞬間從魔厲腦海中沖出,如同一柄利劍,刺向秦塵。

    秦塵只感覺渾身一寒,一股無法抑制的冰冷氣息,瘋狂的涌向他腦海中的靈魂海所在。

    好陰冷的精神力?!

    秦塵心中一驚,腦海之中,強大的七階精神力瞬間形成一股漩渦,將這股力量阻攔在腦海之外,同時他眉心的位置,一個細小的眼瞳悄然睜開。

    “破禁之眼!”

    唰!

    整個大廳中的一切,像是剎那間變緩慢了下來,周圍的一切都變得無比清晰,每一股真氣的流動,都清晰的倒影入了秦塵腦海。

    噗!

    在破禁之眼的狀態下,秦塵整個人陷入了一種極為空靈的狀態,手中神秘銹劍以最完美的姿態,瞬間刺在魔厲身上,帶起一蓬黑色的血液。

    驚人的劍氣涌入魔厲體內,將其整個人瞬間震飛出去,身上衣袍盡皆被劍氣絞碎,露出里面泛著黑光的內甲。

    “不可能!”

    魔厲怒吼一聲,臉上帶著難以置信,身形以更加驚人的速度暴掠而來。

    當年,他敗給秦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恥辱,這些年,他在舵主的安排下,進入血魔教的禁地魔窟修煉,實力得到了突飛猛進,本以為再次遇到秦塵,能將其輕易斬殺,誰知結果,卻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

    轟轟轟!

    剎那間,秦塵和魔厲兩人瘋狂戰斗在一起,這一次,魔厲完全沒有留手,竭力施展血燃之術,兩人所過之處,大廳中傳來驚人的轟鳴之聲,勁氣爆卷,驚得眾人紛紛后退,讓每個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這還是半步武王之間的交鋒么?就算是七階初期武王交手,恐怕也無法制造出如此恐怖的動靜吧?

    就連那手持骷髏權杖的鬼老,也目光一凝,忍不住震驚,這世上,竟然有天才,能和少主戰成這般?

    心中震驚,手中舉動卻不停,手一抬,那黑色權杖中彌漫出的霧氣所化的骷髏頭顱,再一次朝血手王等人撕咬而來。

    轟轟轟轟轟……

    那骷髏頭顱,威力強的可怕,血手王等人即便聯手也無力抵擋,一個個瘋狂后退,而其中,夜鷹王被黑色霧氣包圍,原本以速度見長的他,反而落在了最后。

    “桀桀桀,死!”

    陰冷的獰笑一聲,鬼老冷冷注視著落在最后的夜鷹王,手中骷髏權杖猛地揮落而下。

    “轟!

    一道黑色煙霧,如同滾滾狼煙,席卷而出,瞬間纏繞上了夜鷹王的身軀。

    “煉魂!”

    夜鷹王體表的真元和血脈之力,不斷的蕩漾出一絲絲的漣漪,在這黑色煙云之下,被迅速腐蝕,很快就接觸到了他的身軀。

    嗤嗤嗤!

    他的身上迅速的冒出了一道道的黑煙,整個人臉上浮現了無數氣泡,顯得無比猙獰。

    “啊!”他痛苦的嘶吼著,瞪大著驚怒的雙眼,身上氣息暴漲,瘋狂燃燒真元,抵擋之間不顧一切的倒退。

    “桀桀,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鬼老一聲,骷髏權杖上黑色的濃煙更甚,一重重,將夜鷹王層層包裹起來。

    “不!”

    凄厲的慘叫聲下,道道黑色的血雨灑落,黑煙散去,大廳中夜鷹王的身軀卻是煙消云散,什么都沒剩下,只有腐蝕的漆黑的殘破內甲,從天空中跌落,不斷的化為黑水,徹底融化。

    頃刻間——

    整個大廳之中,一片寂靜,宛若死地。

    夜鷹王的死,令得場上其余武王,盡皆瞳孔收縮,心中驚恐。

    論實力,夜鷹王身為七階初期巔峰的武王,和他們幾乎同一水平,彼此之間相差無幾。

    然而在這血魔教的鬼老面前,卻輕易地就被斬殺。

    這一幕,也會是他們的結局么?

    剩余的血手王等人心頭都是忍不住發顫,憤怒道:“血魔教,你們別太囂張了,我等七大王朝的老祖俱在這天魔秘境,你們難道不怕我七大王朝將爾等盡皆屠滅么?”

    此刻血手王他們只能將希望,放在他們老祖的身上,試圖嚇退血魔教的人。

    “七大王朝老祖?哈哈,哈哈哈!”

    豈料鬼老聽了,卻是囂張的放聲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