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94章 雷劫殺敵

武神主宰
     “草泥馬的!”

    秦塵是真的怒了,自己已經這般狼狽了,這些家伙竟然還想趁火打劫,這根本是不給他活路啊。

    只見大廳中,數道流光暴掠而來,其中岳冷禪最為狠毒,不知從哪里拿出來一柄黑色戰刀,趁著雷劫落下的瞬間朝他劈了過來,分明是想讓秦塵死在這雷劫之下。

    “真以為自己被雷劫鎖定就必死無疑了么?好,既然你們想讓我死,那么大家就一起死!”

    怒罵一聲,秦塵迅速的催動黑色大印以及金色巨缽,同時整個人,竟然不退反進,反而朝著岳冷禪他們的攻擊沖了上來。

    “這小子在做什么?找死么?”

    “不會是明知道自己必死,所以準備自盡吧?”

    “管那么多做什么,殺了他!”

    岳冷禪等人怨毒出聲,手上的攻擊卻是絲毫不停,猙獰的無聲大笑。

    他們似乎已經看到,秦塵隕落在雷劫之下的場景了,內憂外患之下,他豈能不死?

    “轟砰!”

    九道雷霆轟擊之下,剎那之間,秦塵施展出的大印和金缽就已經被再度擊飛,漫天黑色雷光和岳冷禪等人的攻擊幾乎同時落在秦塵身上。

    “轟!”

    九道雷光帶著萬丈雷海從天而降,一下子將這里淹沒了,化成了一片天劫的海洋!

    本以為會給秦塵帶來麻煩的攻擊在雷光泯滅下頃刻間灰飛煙滅,包括岳冷禪劈斬而出的黑色戰刀,也直接在雷劫中直接粉碎開來,看的岳冷禪目瞪口呆。

    這黑色戰刀是他曾經在某個遺跡中得到的七階寶兵,雖然有所殘破,但保存的卻相當完好,至少還能發揮出七八成的威力,并且防御方面,也極為完好。

    可如今,竟在這雷劫攻擊下,直接粉碎開來,這雷劫究竟有多恐怖?

    而更讓他們駭然的還是后面。

    被滔天雷光籠罩的秦塵,在粉碎他們的攻擊之后,身形竟絲毫不停,繼續朝他們沖來。

    “不好,這小子想做什么?”

    “快躲開。”

    “媽的,這小子是想讓我們也被雷劫卷進去。”

    所有人驚駭,寒毛都豎起來了,一個個跳腳。

    這秦塵也太特么不是東西了,竟然想將他們也卷入雷劫之中,驚恐之下,毛孔收縮,身形瞬間就想要暴退。

    但他們反應的速度,又怎么快的過雷劫的速度?

    轟隆!

    無盡雷光,萬丈黑芒,徹底淹沒了這一側大廳,這已經不是單一的雷電了,而是一片雷海。

    什么都不復存在了,全都被雷霆給淹沒了,入目一片黑光閃耀,站在很遠處就可以感受到那種毀滅之力。

    就更不用說,被雷劫覆蓋住的人了,黑殃殃一片,遠隔多少空間都有窒息的感覺,讓人顫栗。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第一時間傳來,其中一名血魔教斗篷人距離秦塵最近,瞬間就被雷光吞沒。

    盡管九道主雷牢牢鎖定的是秦塵,可即便是主雷散逸出來的雷光,也不是他所能承受,身上衣袍瞬間粉碎,緊接著是內甲,在接下來是肉身。

    “噗!”

    慘叫聲戛然而止,那斗篷人身體爆開,化為血霧,但緊接著在雷光下,連血霧都被蒸發,化為了灰飛,永遠從這個世間除名了。

    “退,快退!”

    血手王幾人驚恐,他們雖然在遠處,但也能感受到雷劫的恐怖,渾身毛骨悚然。

    一個不弱于他們的七階初期巔峰武王,就這么隕落了?

    光是想想便雙腿發軟,面無血色。

    而岳冷禪等人更加驚怒。

    “秦塵,你罪該萬死啊!”

    血魔教的人恨不得剝了秦塵的皮,這種狠招都能想的出來,真是千算萬算,都沒有料到這個變故。

    此刻,他們都在后悔,心中都在滴血,為什么要無辜招惹秦塵,讓他直接死在雷劫下不是很好嗎?為什么還要沒事找死,暗中偷襲?

    但再后悔也來不及了。

    身形一晃,秦塵帶著雷劫,直接沖入血魔教的隊伍中。

    “轟!”

    萬丈雷暴,也不知道帶著多么恐怖的威力,黑光連天,每一寸空間都是雷劫,駭人到了極點。

    “啊……我不想死啊!”

    “臭小子,舵主大人一定不會饒了你的!”

    “我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啊……”

    凄厲的慘叫聲,透過雷海,在虛弱的回蕩,這是一場大殺劫。

    噗噗噗……

    剩下的兩名血魔教初期巔峰武王在雷光下,連一息都沒能堅持下來,瞬間爆碎,灰飛煙滅。

    緊接著是橫無忌。

    “不,你不能殺我……”

    剛剛投靠血魔教的橫無忌,根本沒料到自己還沒來得及得意,就遭遇到了滅頂之災。

    整個人灰飛煙滅。

    然后是岳冷禪!

    “魔道之軀!”

    岳冷禪怒吼,身上黑色魔氣縈繞,睚眥俱裂,體內真元燃燒,試圖抵擋雷劫的攻擊。

    但沒用。

    噗!

    一擊之下,岳冷禪渾身焦黑,千瘡百孔,密密麻麻的雷光涌動,岳冷禪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子一點一點在雷光下瓦解。

    “我……恨……吶!”

    岳冷禪最終發出一聲無力的怒吼,整個人爆碎開來,化為灰飛。

    秦塵渾身焦黑,艱難的抵抗雷劫,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凄慘無比,甚至連頭蓋骨都要被劈裂了。

    可他卻在笑,瘋狂的大笑。

    這些人不是想讓自己死么?那就看看誰先死。

    “你好狠……”鬼老雖然反應的極快,但依舊被雷劫覆蓋住了,他渾身籠罩黑光,揮動自己手中的骷髏權杖,道道黑霧將他團團包裹,激烈的對抗。

    “你這樣太痛苦了,我送你上路。”

    秦塵嘴角帶著冷笑,一步步向前逼去。

    他是雷劫的中心,雷海的發源地,無盡的雷光都是沖他而去的,一旦走動,就好像雷神在行走人間。

    “啊……”

    鬼老凄慘的大叫,沒有了一開始的從容和傲然,眼眸中流露出來的是驚恐,是憤怒,骷髏權杖釋放出的黑霧根本阻擋不了如此可怕的雷劫,每一寸肌膚都焦糊了。

    同時他的身上浮現一套黑色鎧甲,這套鎧甲通體漆黑,在鎧甲中央,還有著一個玄奧晦澀的符文,散發出浩蕩的氣息。

    正是這套鎧甲和符文,替他抵擋住了絕大多數的雷光,否則,他早就在這滔天雷光之下,步入岳冷禪等人的后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