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97章 打夠了沒有

武神主宰
     “嘶!”

    倒吸冷氣之聲,此起彼伏!

    此刻血手王等人全都驚駭的看著躺在那里的秦塵,一個個心神俱震。

    這家伙,竟然從這么恐怖的雷劫下,存活下來了?

    這

    難以置信。

    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還是秦塵的修為。

    此時的秦塵重傷躺在那,根本沒有多余的力氣去收斂氣息,因此身上的修為,也一覽無遺的呈現在血手王他們的面前。

    “七階初期巔峰,這小子”

    血手王等人瞠目結舌,一個個嫉妒的要發狂。

    他們從七階初期到初期巔峰,哪個不是苦修了至少十多年,甚至還有的人耗費了數十年。

    可這小子,剛剛突破武王境界,就一舉跨入七階初期巔峰,老天無眼啊。

    無雙王等人心中驚怒,可看向秦塵的目光,卻漸漸的變得詭異起來。

    此刻的秦塵,躺在哪里,通體焦黑,雖然身上的氣息在逐漸恢復,可整個人看上去,卻無比的慘烈。

    而且完全沒有任何抵抗之力,仿佛任何一個人上去,就能將其斬殺一般。

    這絕對是個出手將其斬殺的好機會。

    一時間,血手王等人各個目光閃爍,內心浮掠起各種想法。

    “殺!”

    其中,金煌王第一個出手,身形一晃,瞬間就來到了秦塵面前,一掌按壓了下去。

    “轟!”

    金色的掌力沸騰,如同一道汪洋,瞬間來到秦塵頭頂。

    “金煌王,你干什么?”

    血手王和無雙王驚聲道。

    “干什么?自然是殺了他,難道你們兩個不想這么做么?以此子的實力,若是讓他恢復,這里還有我們什么事,可若是將其斬殺,先前隕落在這里的所有武王寶物,都將被我們三個平分,不是很好么?”

    金煌王獰笑著,一掌轟在秦塵身上,直接將秦塵轟飛了出去。

    轟隆!

    甚至大廳的地面,都在這股力量下,被轟的再度裂開一個豁口。

    “嗯?這小子?”

    讓金煌王震驚的是,他這一掌,竟然沒能將秦塵拍死,秦塵身上的氣息,完全沒有一點變化。

    不可能!

    轟轟轟!

    金煌王閃電般出手,一瞬間轟出了數十上百拳,可秦塵非但沒有被斬殺,反而身上的氣息,越來越雄厚。

    “這怎么可能?”

    金煌王瞪大難以置信的雙眼,體內血脈催動到極致,嗡,一股通天的金色真元沖天而起,將其襯托的如同一尊戰神,在其手掌邊緣,鋒銳的金色真元帶著切割一切的可怕力量,悍然劈向秦塵。

    “我就不信你不死!”

    金色真元瞬間來到秦塵面前,眼看就要轟中他的身體,突兀地,啪,一個漆黑的拳頭出現,將這金色真元瞬間轟成粉碎,化為灰飛。

    “我說”

    “打了這么久,你打夠了沒有?”

    扭了扭脖子,秦塵緩緩的站了起來,他身上依舊焦黑一片,可一雙眼瞳,卻爆射出兩團冷漠的厲芒,仿佛雷霆照亮了黑夜。

    “你你你”

    金煌王蹬蹬蹬瘋狂倒退兩步,一臉的駭然和恐懼,仿佛見鬼一般的看著秦塵。

    “你剛才是在給我撓癢癢么?”

    冷漠的淡笑聲回蕩,唰,秦塵身形一晃,竟瞬間就出現在金煌王身前,同時右手探出。

    嗡!

    虛空,仿佛在剎那間消失了,金煌王只看到秦塵手一抬,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脖頸已經被秦塵死死的掐住,像是小雞一樣的被拎了起來。

    突破七階初期巔峰,不滅圣體達到五重巔峰之后,盡管失去了異魔鎧甲,但秦塵的防御比之之前,卻是只強不弱,卻已經遠超一般七階中期武王,甚至達到了七階后期的程度。

    而且比一般七階后期武王,都還要恐怖。

    金煌王不過七階初期巔峰,而且在之前鬼老和雷劫的攻擊下,本就有所重傷,修為大降,即便是任由他出手,恐怕也完全傷不到秦塵。

    “閣下饒命,秦少俠饒命,誤會,這一切都是誤會”

    被秦塵拎住,金煌王只覺得體內真元徹底凝固,根本無法擺脫秦塵的束縛,驚恐的求饒起來。

    “饒命?”

    秦塵輕笑。

    下一刻,一股滔天的雷光從他體內爆發,瞬間彌漫過金煌王的全身。

    “啊!”

    金煌王慘叫一聲,身軀瞬間爆碎開來,在雷光下灰飛煙滅,只留下一顆儲物戒指,悄然落入秦塵手中。

    “你們兩個怎么不逃?”

    而后秦塵似笑非笑的看向血手王和無雙王。

    七大王朝的頂尖武王,此刻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其余的盡皆隕落,而魔厲在最后一道雷劫落下之時,也不知躲去了哪里,似乎早知不妙,第一時間逃入了某一個通道。

    “我們秦少俠,我龍源王朝和藥王園主一向關系不錯,咳咳,大家都是朋友,何必打打殺殺的呢?”

    “秦少俠,不,不塵少,本王已經立下了天道誓言,和塵少你聯手,一同分配這大廳中的寶物,塵少你難道忘了?”

    無雙王和血手王各個臉色發白,惶恐說道。

    如今他們身受重傷,根本不可能逃出這里,只能祈求秦塵手下留情,根本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

    此刻被秦塵盯住,渾身冷汗淋漓,黃豆大的冷汗不住的從額頭落下。

    秦塵冷冷一笑,這兩個家伙,還真是機靈,不過真以為這樣自己就不會殺他們了么?

    心念一動,秦塵剛準備出手。

    咔

    突然,大廳中的地面再度開裂,在雷劫的轟擊下,整個地面早已千瘡百孔,一股恐怖的氣息,陡然從那地底傳遞了上來。

    “這是”

    秦塵驀地低頭,心中沒來由誕生出了一股恐懼之感。

    不僅僅是他,無雙王和血手王也察覺到了什么不對勁,紛紛朝著這大廳下方望去。

    整個大廳底下不斷的裂開道道縫隙,深不見底,此刻從那縫隙之中,突然冒出陣陣黑氣起來,那黑氣不斷流轉,緩緩的向外散逸開來。

    “啊!”

    其中一道黑氣擴散到了無雙王身上,無雙王身上被黑氣彌漫到的地方,瞬間泯滅了,仿佛被什么虛無的大嘴咬掉了一般,完全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