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99章 清醒很多了

武神主宰
     對這底下的深坑,秦塵想到過千百種可能。

    比如深坑之中,封印有一個遠古異族強者。

    又或者,封印著一個恐怖的魔物。

    再或者,封印了別的什么東西。

    但怎么也想象不到,這深坑底下的黑霧散去,呈現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個空的祭壇。

    那祭壇上面,空空如也,什么東西都沒有,這完全顛覆了秦塵的想象。

    “不可能!”秦塵皺眉。

    剛才那種心悸的感覺,根本不像是假的,如果這祭壇下面真的空空如也,又怎么會有先前那種心悸的感覺。

    或者說,之前那些陰魂,為什么忽然會瘋了一般的撲入這深坑之中,被無形的力量吞噬?

    “你,下去看看!”

    轉頭看向血手王,秦塵冷聲道。

    什么?

    血手王嚇得跳了起來,難以置信的看著秦塵,眸露兇芒,仿佛在說,你讓我下去?

    “怎么,不愿意?”秦塵淡淡看過來。

    血手王被秦塵的目光盯住,渾身寒毛豎起,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

    他這才想起來,如今的秦塵,可早就不是當初大威王朝的一個天才了,而是一個七階初期巔峰的強者,輕易就能斬殺他的存在。

    “這個……塵少,你之前也說了,這底下的廢墟是一個封印,我這么下去,必死無疑啊。”

    血手王哭喪著臉,哀怨的看著秦塵,就仿佛一個受氣的小媳婦,懇求道。

    “讓你下去就下去,廢什么話,還是說,你想讓我踹你下去?”秦塵冷哼一聲。

    他靈魂力已經掃過下方的祭壇了,的確什么都沒有,否則也不可能讓血手王下去送死。

    不過,保守起見,他也只能讓血手王先行探探路。

    “好,我去,我去還不成么?”

    感受到秦塵那森冷的仿佛要剖開自己的目光,血手王一個哆嗦,心中怒罵不已,恨不得將秦塵十八代祖宗都給罵了,但臉上卻還要裝作無辜的向下掠去。

    唰!

    身為七階初期巔峰的武王,血手王速度何其之快,眨眼就快來到深坑底部,但就在這時——

    “血光遁!”

    血手王身上陡然亮起一道迷蒙的血光,一道濃郁的氣息從他體內猛地爆出。

    轟,下一刻,他渾身爆發出可怕的氣息,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血色的流光,唰的一聲,就朝廢墟之地外掠去,速度之快,就跟火燒屁股一般。

    “哈哈哈,臭小子,還想讓本王幫你探路,癡心妄想!你等著,本王馬上就去找老祖,到時候定要讓老祖出面,將你碎尸萬段!”

    怨毒的獰笑出聲,血手王體內真元和精血燃燒到極致,轟的一聲,速度在剎那間,提升了數倍不止,瞬間就要沖出廢墟。

    “早料到你會有這一手了,番天印!”

    秦塵冷笑一聲,不慌不忙,右手一抬,嗡,那黑色大印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虛空,在旋轉中瞬間變成山岳般大小,對準血手王猛地就轟了下去。

    “轟!”

    血手王哪里料得到秦塵早有準備,眼睜睜看著巨大的黑色山岳出現在自己面前,一頭狠狠撞了上去。

    咚的一聲,那黑色大印連輕易泯滅七階寶兵的恐怖雷劫都未能擊穿,何等堅硬?直將血手王砸的暈頭轉向,腦子嗡嗡作響,一頭栽落在了祭壇之上,半天爬不起來。

    秦塵仔細觀察了片刻,發現沒什么異樣之后,這才將番天印收起,縱身落在了血手王身邊。

    “嗯?這里,之前絕對有什么東西?”

    站在祭壇邊上,看著面前的祭壇,秦塵目光一凝,這祭壇上的氣息,還十分新鮮,絕對是剛剛才破開的,若說沒什么東西,秦塵是絕對不信的。

    但是,之前他一直站在虛空中,根本沒看到有什么東西從這里消失,如果這里真的有東西存在,怎么會無緣無故消失?

    “我說,塵少,你剛才也太狠了吧,用得著下手這么狠么?”

    血手王揉著腦袋,這時候才清醒過來,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氣得渾身發抖。

    剛才那一下,差點將他直接砸成白癡。

    “嗯?”

    秦塵冷冷看過來,卻是一句話不說,只是眼神無比的冰冷。

    這血手王先前暗中跑路,自己還沒找他,他居然還敢找自己?

    “咳咳,塵少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你剛才砸的好啊,哎呀,之前我的腦袋有些昏,現在被砸了一下,清醒很多了。”

    血手王渾身一個激靈,他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這里的寶物已經分配完成了,天道誓言結束,秦塵完全可以直接殺了他,想要活命,還是盡量不要惹對方的好。

    懶得理會在一旁訕訕的血手王,秦塵轉過頭,目光落在眼前的祭壇上。

    這祭壇,十分特殊,布局也極為可怕,而且材料也不知道什么打造而成,站在邊上,竟讓秦塵有一種心境十分空靈的感覺。

    更讓秦塵心驚的,是這祭壇上的禁制。

    整個祭壇周圍,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禁制和符文,數量之多,簡直超出了秦塵的想象。

    對此地的禁制,秦塵在經歷了古南都、黑死沼澤地底宮殿以及這天魔秘境后,已經有了不少的理解。

    看到封印,他情不自禁就會和封印黑死沼澤地底宮殿那詭異老者的禁制比較,這一對比,頓時大吃一驚。

    因為他立即就發現這祭壇上的禁制,比起封印老者的禁制,還要可怕上許多。

    如果說當初封印那老者的禁制,他還能有所分析,最后看出來是一個封印的話。

    那么這祭壇上的禁制,秦塵光是看上去,就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可見設置這禁制的人,在禁制方面的造詣,絕對要比他強了一個層次不止。

    但他前世已經是九階的禁制大師了,秦塵想象不出,布置這祭壇禁制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而這禁制封印的家伙,又有多強?

    震驚之中,秦塵忍不住開始分析起了這禁制,并且學習起來。

    這樣的機會,他可不能錯過。

    “媽的,這小子死在這里不動了是什么情況?”

    血手王郁悶的看著在那里分析禁制的秦塵,心中活絡了起來,要不要找個機會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