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10章 殺了

武神主宰
     “憑什么?”

    大黑貓頓時跳了起來,這小子也太囂張了吧,竟然命令自己做事?

    自己跟過來,可不是給他當奴仆的。

    “嗯?你若是不愿意,那就走,別跟著我們就行。”

    秦塵冷冷的看過來,眼神冰冷。

    如今劉泰他們生死未卜,他可沒功夫和黑貓浪費時間。

    “他喵的……”

    感受到秦塵的目光,大黑貓頓時渾身發寒,不知為何,秦塵身上,有一種令它十分恐懼的氣息。

    “算了,我堂堂至高無上之皇,沒必要和你一般見識。”

    大黑貓故作瀟灑的說道,說完,便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

    噗嗤!

    大黑貓不知何時,竟已出現在了交戰的鐵臂王身前,它身形飄渺,竟連秦塵也根本捕捉不到痕跡,仿佛虛空無痕一般,利爪朝著鐵臂王猛地揮下。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鐵臂王的一雙鐵臂上,瞬間浮現血痕,緊接著鮮血狂噴,竟被齊根切斷。

    堂堂七階中期武王,在大黑貓面前,竟無反抗之力。

    轟!

    緊接著血手王殺來,一掌將鐵臂王轟落地底,濺起漫天煙塵。

    “廢物一個,還要你喵皇大人出手,本皇都替你害臊。”大黑貓懸浮半空,不爽的看了眼血手王說道。

    “你不出手,至多半柱香,我也能將他擊殺了。”血手王還了一句。

    “他喵的,連你也敢跟本皇叫板了!”

    大黑貓氣得渾身寒毛都豎起來了。

    血手王只覺得一股陰冷氣息涌來,頓時渾身打了個寒顫,原本殺氣騰騰的表情一下子消失。

    他倒是忘了,面前這家伙可是個不好惹的主。

    “咳咳,貓爺,您想太多了,我血手怎么會跟您老叫板呢,打死我,我也不敢這么做啊。”

    血手王訕訕說道,額頭滿是冷汗。

    “哼,這還差不多。”

    大黑貓一副理應如此的樣子。

    這里交談,底下剩余的大乾王朝武王,卻全都呆滯住了。

    鐵臂王大人竟然被這黑貓給擊敗了,這家伙,到底哪里來的怪物?

    一個個渾身驚顫,雙腿發軟。

    “血手王,你好大膽,連鐵臂王大人都敢殺,你這是真反了么?”

    一名老牌武王,顫抖著身體,指著血手王,驚怒不已。

    回應他的,卻是血手王的強勢一掌。

    “噗!”

    這名武王,也是大乾王朝的老牌武王,雖然修為不高,但卻來自大乾王朝的一個古老世家,因此也有些身份。

    但此刻,卻被血手王直接一掌碾爆,直接粉碎開來,鮮血流淌了一地。

    反正已經豁出去了,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既然如此,何不殺個痛快?

    “媽的,這血手王瘋了。”

    “咱們和他們拼了。”

    “殺出去,去找老祖。”

    剩下的近十名武王驚恐之中,瞬間沖天而起,竟扔下鐵臂王等人,朝四面八方暴掠。

    其中有兩人,更是沖向秦塵的所在,顯然已經看出,秦塵的身份,并不如他們之前想象的那般。

    “小子,給我死來。”

    巨手探出,紛紛抓攝向秦塵,顯然是怕逃跑不成,還有個人質。

    “人類,還真是愚昧!”

    大黑貓看到這一幕,嘴角勾勒出一絲嘲諷意味。

    連它有時候都不得不要聽從秦塵命令,那秦塵豈會是一般人?

    這兩個人類武王自以為秦塵年輕,就能隨意擺布,豈不是自尋死路。

    果不其然。

    面對兩人的進攻,秦塵不閃不避,不招不架,視若無睹。

    唯有在兩人即將擒拿住他的一剎那,鏘,腰間的神秘銹劍這才出鞘,輕飄飄劃過虛空。

    噗嗤!

    虛空中,一道雷電劍光在驀地閃過,掠過兩人的真元大手。

    那真元大手,就如同柔軟的豆腐一般,被瞬間切割

    緊接著……

    “啊,啊!”

    真元大手后方,兩道高達身影,鮮血噴濺。

    撲嗵撲嗵!

    兩具身影,身體被斬成兩截,倒在血泊中。

    “怎……怎么會……”

    一名身材魁梧武王身體斷成兩截,面部還殘留著恐懼不甘的神色。

    而另外一位灰袍武王,同樣一臉迷茫,完全不曾料到區區大威王朝的天才竟會這般可怕,死不瞑目。

    這兩人被秦塵斬殺,另外一邊的其余武王也并不好過。

    轟轟轟!

    血手王瘋狂出手,剩下的七階初期巔峰武王,幾乎無人是他一招之地,紛紛被轟飛回來。

    更何況,一側還有大黑貓在邊上掠陣,根本無人能逃出此地。

    眨眼之間,又有兩名武王隕落,其余七八名武王,則各個重傷。

    而他們瞥到秦塵這邊場景的時候,更是紛紛震動,倒吸一口冷氣。

    “瞬殺兩大武王高手,這秦塵不過一小小天才,怎會如此可怕?”

    一時間,所有人都驚悚,沒人再敢妄動,只是憤怒的看著血手王他們。

    連鐵臂王大人都差點被擊殺,他們若是再反抗,只能是自尋死路。

    血手王冷笑一聲,現在知道害怕了?之前干嘛去了?

    一把把重傷的鐵臂王從地底拉起,血手王瞬間將其帶到了秦塵面前。

    砰!

    一腳踹在鐵臂王膝蓋處,鐵臂王瞬間跪倒在地。

    “現在,你能告訴本少,丁千秋去哪里了吧?還有我大威王朝的武王,又在哪里?”秦塵冷冷的說道。

    “我呸。”

    鐵臂王朝著秦塵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而后憤怒的看著血手王道:“血手王,你竟然敢背叛王朝,臣服這小子,老祖知道,絕不會饒過你的,你這條狗。”

    “還在這里嘴硬。”

    血手王冷笑,啪,一掌扣下已是抓住了鐵臂王的腦門。

    這姿勢實在是太恥辱了,堂堂七階中期武王,百朝之地威風赫赫的主,居然被血手拎著腦袋,這傳出去的話,鐵臂王還有臉見人嗎?

    他連忙掙扎起來,雙手揮動,身上爆發出恐怖真元,要迫使血手王松手。

    秦塵面露不耐煩之色,冷冷道:“既然他不說,殺了。”

    血手王一怔,這可是鐵臂王,場上修為最高的一個,就這么殺了?

    他以為秦塵奴役了自己,也有奴役其他人的想法,所以之前對鐵臂王也并未下殺手。

    血手王哪里知道,秦塵之前不殺他,只是想讓他帶路而已,至于別的七階中期的武王,他豈會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