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11章 遠古遺跡

武神主宰
     見秦塵不像說假,血手王連冷哼一聲,眸中閃爍兇芒,右手一震,體內真元猛地噴發,瞬間沖入鐵臂王頭顱。

    砰!

    鐵臂王就好像一只被拎起的小雞一般,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一個大好頭顱,瞬間爆裂,渾身四肢耷拉下來,瞬間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

    邊上,其余武王只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升起,直蔓全身。

    鐵臂王,老祖派了留守在這里的七階中期武王,就這么被殺了?

    而且沒有一點的猶豫,這血手王是鐵了心和大乾王朝作對了嗎?

    一掌爆掉鐵臂王的頭,血手王心中像是有一塊大石頭落地了一般,前所未有的舒暢,每一個毛孔都舒張了開來,內心前所未有的空靈。

    爽!

    無比的爽。

    像是有一道電流,瞬間彌漫全身。

    如果留在大乾王朝,即便是突破到了七階中期,他也要受制于鐵臂王,聽從他的安排,唯唯諾諾,只能服從。

    地位就算有提升,也絕不會太多。

    而現在,他想殺就殺,想動手就動手,這種快意恩仇,令他念頭前所未有通透。

    這才是一個強者真正應該做的是,不是么?

    血手王第一次覺得,臣服秦塵,似乎也不是一件錯誤的事。

    “血手王,把他們一個個拎過來,看他們愿不愿意說,不愿意說,就直接殺了,留下來做什么。”秦塵自然不知道血手王內心此刻有這么一番心歷路程,淡淡開口。

    “是。”

    獰笑一聲,血手王身形一晃,右手已然扣向另一名武王的頭顱。

    那武王,修為才七階初期巔峰,并且也身受重傷,甚至還沒來得及反應,頭顱已經被血手王給扣住。

    “快說……”冷喝一聲,血手王右手微微用力。

    “我……”那武王滿臉驚恐,似乎還處于鐵臂王被殺的震驚中,一時未能反應的過來。

    砰!

    懶得再等,血手王直接發力,對方頭顱瞬間爆開,鮮血橫飛。

    “下一個。”

    血手王再度扣住一名武王的頭顱。

    此刻的血手王,滿手鮮血,仿佛化身惡魔。

    眾人才反應過來,血手王,可是大乾王朝有屠夫之稱的人物,死在他手上的武者,成千上萬。

    那武者滿臉驚恐,張著嘴巴,仿佛要說什么,但還沒來得及開口,砰的一聲,卻已被血手王捏爆頭顱。

    “太慢了。”

    面露不耐,血手王再度抓向第三個武王。

    “我說,我說……”

    那武王還沒等血手王的手爪扣住他,便已大嚎起來。

    “老祖他們去了遠古遺跡,大威王朝的武者也在那里,被老祖一同帶過去了。”

    那武王痛哭流涕,哪像是一名武王強者,而是一個無助的的少女。

    “遠古遺跡,那是什么地方?”

    “我們也不知,是老祖他們發現的,在這天魔秘境深處出現了一個古老的遺跡,但卻危險重重,老祖他們全都進去了,但因為那地方,太過危險,因此老祖把我等留在了這里,只準七階中期級別的武王一同進入。”

    “那大威王朝的劉泰他們,為什么會被帶進去?”

    秦塵疑惑。

    以丁千秋的狠辣,發現劉泰老祖他們,恐怕會直接斬殺,又怎么會將他們,一同帶入遺跡之中?

    “因為那遺跡太過危險,所以大威王朝的武王被老祖帶進去探路去了,說是廢物利用。”

    廢物利用?

    秦塵身上一寒,渾身爆發冷意,眸中有怒意噴發。

    丁千秋竟然拿劉泰他們來探路?實在是罪該萬死。

    那遠古遺跡,丁千秋甚至都不允許七階初期級別的武王進入,顯然其中,必然極為危險。

    而劉泰他們若是被帶進去試探道路,結果會如何?想都不用想,便讓秦塵不寒而栗。

    “他們進去幾天了?”

    “快兩天了。”

    而后,秦塵又詢問那遠古遺跡的地址。

    但郁悶的是,山谷中殘留下的數名武王,竟無人知曉。

    因為那遺跡,是天機閣的上官祿閣主發現,在發現其中極度危險之后,老祖他們根本沒讓他們前往,便直接將他們留了下來。

    問清楚這一切之后,秦塵臉色陰沉。

    兩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秦塵也拿不準,劉泰他們現在怎么樣了,是死,是活?都有可能。

    而且,他們現在連遺跡位置都不知道,又怎么去解救?

    “少年郎,這遠古遺跡,本皇倒是知道一個。”就在這時,大黑貓眼珠子咕嚕一轉,突然說道。

    “你知道?”

    “嘿嘿,本皇乃是九天十地、橫掃八荒……”

    “直接說重點。”秦塵冷眸看來,黑貓頓時訕訕閉嘴,齜牙道:“遠古遺跡,本皇的確知道一個,但就是不知道他們所說的遺跡,和本皇所知的遺跡,是不是同一個。”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么!”

    不管是不是同一個遺跡,秦塵都得一試。

    打定注意,秦塵當即讓血手王將其余的幾名武王全都斬殺。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剩下的幾名武王在血手王的屠戮下,根本無力抵擋,眨眼便全都隕落,鮮血流了一地。

    “哼,大乾王朝武王,也不過如此。”

    冷哼一聲,血手王直接來到秦塵身邊,交出得來的十多枚儲物戒指后,緊張的望著秦塵。

    他很清楚,秦塵之所以在廢墟宮殿的時候沒將他斬殺,就是為了讓他帶路,找到丁千秋老祖。

    而現在,他的價值沒了,要殺要剮,都在秦塵一念之間。

    “放心,本少暫時還沒有殺你的打算。”秦塵如何不知道血手王的心思,淡淡道:“過會,本少還有一件事要你去做,若是你做的好,本少可以答應,留你一命。”

    “多謝塵少。”

    血手王心下狂喜,能不死,他自然不想死。

    “走吧。”

    大黑貓瞥了眼血手王,身形一晃,瞬間掠向高空,而秦塵和血手王也緊跟其后。

    唰唰唰。

    三道流光,如同流星,穿過長空,眨眼消失在天際。

    大約一個時辰之后,遠處一片延綿的黑色山脈,若隱若現,呈現在了秦塵他們面前。

    “大家注意,前面就到遺跡了。”大黑貓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