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18章 少主死了

武神主宰
     “血手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千秋臉上帶著愕然,旋即皺眉怒聲道。

    此刻,他已經完全懵了。

    血手王不是被派遣去武尊區域,保護沈夢辰去了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而且還在追殺這小子?

    聽到丁千秋的怒喝,血手王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絲惶恐,而后撲嗵一聲,跪在了丁千秋面前,痛哭流涕道:“老祖,屬下沒能完成老祖的囑托,少主他……”

    “沈夢辰他怎么了?”

    丁千秋臉色一變,急忙怒聲道,臉上竟然滿是緊張焦急之色。

    “老祖,沈夢辰少主他被這小子給殺了。”血手王身軀一顫,只覺得一股恐怖的殺意壓在自己身上,連驚恐的抬頭,惶恐說道。

    “什么?”

    丁千秋身體一晃,眼前一黑,竟然有些站立不穩。

    “老祖?”

    場上其余大乾王朝武王各個大驚,緊張的看向丁千秋,他們都沒料到,沈夢辰的死,竟然會給老祖帶來這么大的打擊。

    讓一名七階三重的武王甚至都有些站立不穩,可見丁千秋內心受到的沖擊究竟有多大。

    就是其他勢力的武王,也都有些疑惑,不過是死了一個天才弟子而已,即便那沈夢辰是百朝之地十大新秀之一、如今大乾王朝最佼佼的天才。

    但再怎么說,也只是一個天才而已,不至于讓丁千秋憤怒的身體都站不穩吧?

    “夢辰啊!”

    丁千秋哀嚎一聲,發出一聲惡狼般的憤怒嘶吼。

    他們哪里知道,沈夢辰表面上,只是大乾王朝的一個天才,實際上,卻是他丁千秋的私生子。

    只不過,他身為大乾老祖,這沈夢辰,還是他和大乾王朝當今皇帝的皇后暗中茍合生下,自然不敢張揚,因此只是放逐出去,暗中培養。

    否則,他又豈會專門安排血手王前去保護沈夢辰?

    畢竟其他上等王朝,也都沒像他這般擔心天才。

    可如今,沈夢辰竟然死了?

    “啪!”

    一巴掌狠狠抽在血手王臉上,血手王瞬間被抽飛出去,牙齒飛濺,鮮血橫飛,而后重重摔落在地上,一張臉迅速的膨脹起來。

    “廢物,一個廢物,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你為什么不去死?”

    丁千秋身上殺意沸騰,宛若實質般的殺意,落在血手王身上,那目光,充滿了厭惡。

    “血手王,老祖吩咐你做點事,你都做不到,你干什么吃的?”

    “廢物一個,少主死了,你為什么還沒死?”

    “像這種廢物,活著也是浪費。”

    其他大乾王朝的武王冷漠看著血手王,紛紛呵斥,一臉厭惡。

    而丁千秋的目光,也死死落在秦塵身上,渾身殺意爆發,驚得場上其余武王,紛紛后退,面露駭然。

    他們還是第一次從丁千秋身上,感受到如此凌冽的殺意。

    “臭小子,敢殺沈夢辰,本座今日不將你碎尸萬段,就妄為大乾老祖!”丁千秋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老祖,請再給屬下一次機會,屬下一定會將此子擒拿給老祖,還請老祖給屬下一次機會。”

    血手王滿臉是血,爬到丁千秋身邊道。

    “給你機會?”

    丁千秋一把抓住血手王的脖頸,將他拎了起來,眼眸中滿是冷意,“沈夢辰死了,你居然還讓我給你機會?”

    “老祖……”

    血手王驚恐道:“屬下這一次一定不負老祖所望,只要擒拿住此子,屬下甘愿立即自戮,下去陪少主。”

    血手王咬著牙,目光決然。

    丁千秋目光一閃,他倒沒料到,血手王竟然敢下如此決心,冷冷道:“好,既然如此,就再給你一次機會,擒拿住此子,然后自戮吧!”

    丁千秋像扔垃圾一般將血手王扔在了地上。

    “咳咳!”血手王捂著脖子,痛苦的咳了兩聲,而后搖搖晃晃的站起,道:“屬下定當不辜負老祖期望。”

    轟!

    話音落下,他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真元氣息,那真元竟然直接燃燒起來,同時血手王張口噴出一口精血,精血燃燒,整個人的氣勢再度攀升。

    眾人都震驚的看著血手王,此人不愧有大乾王朝屠夫之稱,一上來就燃燒真元和精血,這是直接拼命的節奏啊。

    卻見血手王將戰力催動到極致之后,并未動手,而是轉過身,對著丁千秋單膝跪地,拱手道:“老祖,屬下,去了……”

    “你去吧。”丁千秋根本都沒看他一眼,語氣冰冷的宛若萬載寒冰。

    “是。”

    血手王恭敬說了聲,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整個人驀地暴起,轟,一掌狠狠朝丁千秋拍了過去。

    “血手王,你做什么?”

    “大膽。”

    “放肆。”

    人群大驚,紛紛傳來怒喝。而丁千秋顯然也沒料到血手王竟然敢朝自己動手,但他畢竟是七階三重的武王,實力之強,反應之敏銳,遠超普通武者,轟的一聲,在千鈞一發之際,身上瞬間彌漫出一道恐怖的真元護罩,將自己保護在

    了里面。

    砰!

    血手王竭盡全力的攻擊轟在那真元護罩上,只見整個護罩劇烈晃動,竟然沒能破開。

    蹬蹬蹬!

    丁千秋倒退三步,臉色發白,雖然護罩沒被破開,但體內氣血翻涌,難受至極,頓時怒吼道:“血手王,你找死!”

    怒吼聲中,一掌朝血手王頭顱狠狠拍了下去。

    “我找死?我血手王,為大乾王朝排憂解難,殺敵無數,你丁老鬼,就是這么對我的?”

    血手王冷笑,在朝丁千秋出手的瞬間,就已經快速后退,但丁千秋的反應何其之快,恐怖的手掌,瞬間就來到血手王面前,狠狠抓攝了下來。

    丁千秋渾身殺氣畢露,顯然是要將血手王一掌拍死。

    “嘿嘿,輪到本皇出手了!”

    眼看丁千秋的手掌就要拍中血手王,突兀地,一道戲虐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唰,一道黑色殘影不知何時竟已出現在丁千秋面前,黑色利爪,閃電般拍向丁千秋。

    什么?丁千秋大驚,場上其他人也都驚呆了,這黑影到底是什么?竟然來到他們的身邊,他們都沒能感覺到,一直到對方暴露才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