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19章 替死符

武神主宰
     小÷說◎網】,♂小÷說◎網】,

    驚怒之下,丁千秋顧不得對血手王下手,手掌翻轉,化作一道迷蒙的光暈,瞬間朝那黑影抓攝過去。

    但那黑影速度太快了,微微一閃,就已經消失在了視線中,下一刻,丁千秋身上的真元護罩瞬間被撕裂開來,而后身上一麻,緊接著一陣劇痛傳遞而來,鮮血瞬間飛濺出來。

    “血光斬!”

    在丁千秋停下對血手王攻擊的瞬間,原本一直在后退的血手王仿佛料到了這一幕一般,身形不退反進,一掌朝著血手王狠狠殺來。

    原本站在那里的秦塵這一刻也動了。

    咻!

    神色神秘銹劍瞬間暴掠而出,轟咔,伴隨著驚人的雷光蔓延開來,瞬間刺向丁千秋,同時一個巨大的黑印真寶出現在宮殿上空,迎風暴漲,瞬間變成小山般大小。

    真寶周圍彌漫著道道驚人的黑色烏光,烏光縈繞,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朝著丁千秋的頭頂轟的砸落下來。

    這一刻,大黑貓、血手王、秦塵三人暴起而擊,同時出手,恐怖的攻擊瘋狂掠向丁千秋。

    整個過程,僅僅發生在眨眼之間,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就發現丁千秋已經被駭人的攻擊給徹底籠罩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瞬間縈繞丁千秋腦海。

    “你們這群該死的螻蟻!”

    丁千秋大怒,轟,下一刻,他體內的真元徹底的爆發了,甚至為了速度最快,體內的真元甚至在一瞬間燃燒了起來,同時一層層恐怖的光芒縈繞他的周身,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一道復雜的黑色真元護罩。

    “魔光鎧!”

    黑色鎧甲形成,丁千秋臉上勾勒起一絲冷笑,就憑這群螻蟻,就想擊傷自己?太可笑了。

    轟!

    冷笑之中,血手王的攻擊第一時間落在丁千秋身上,道道血色的流光不斷的沖擊在丁千秋身上的黑色鎧甲之上,但卻被黑色鎧甲層層阻擋在了外面,根本無法對丁千秋造成有效傷害。

    哪怕是之前被偷襲了,丁千秋還是七階三重的武王,而且,還是七階三重巔峰的巨擘。

    血手王剛剛突破七階中期,即便再強,在丁千秋有準備的情況下,又豈能傷的了他?

    “血手王,本座今日必殺你。”

    冰冷的聲音傳出,丁千秋沒有對血手王動手,而是閃電般抬手,黑色手掌直接朝秦塵施展而出的番天印轟了出去,姿態狂放霸道。

    在他眼里,秦塵施展出的番天印雖然威勢驚人,但只不過是一個剛剛突破七階初期的武王施展,又能有多大威力?

    可當他的真元手掌和番天印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丁千秋的臉色頓時變了。

    噗嗤!

    黑色大印,蘊含著鎮壓一切的力量,仿佛真的是一座山岳一般,直接將丁千秋施展出的真元大手給震碎開來,并且一股可怕的力量,從真元大手中瞬間彌漫了進來,幾乎要將丁千秋的五根手指給震碎。

    “混元掌!”

    丁千秋怒喝,五根手指上氣息暴漲,轟,仿佛有五道光柱爆射而出,根根沖天,一瞬間,丁千秋手掌上的威力大增,轟的一聲將那巨大山岳,一下子震飛開來。

    但,秦塵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失落,他的目光冷漠,眼神冰冷,仿佛早有預料一般,兩股恐怖的精神力,瞬間席卷了出去。

    精神風暴!

    幻禁囚籠!

    嗡!

    無形的力量沒入丁千秋腦海,丁千秋只覺得大腦一陣眩暈,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不好!”

    丁千秋大驚,這怎么可能,他一個七階三重巔峰的武王,那小子區區七階初期巔峰武王,如何能用精神攻擊傷害到他?

    “破破破!”

    驚怒開口,此刻丁千秋再也不敢大意,體內真元催動到極致,轟隆一聲,身上仿佛有一個莫名的氣息屬性了,是他的血脈。

    血脈一震,瞬間令他從渾渾噩噩中清醒過來,他整個人陷入眩暈的時間,也只有眨眼而已,可等他清醒過來的瞬間,就感受到無盡的雷光,瞬間淹沒了他。

    轟咔!

    噼里啪啦!滔天的雷光,淹沒一切,將丁千秋徹底吞噬,同時一柄黑色長劍如同流星墜地一般刺在他的胸口之上,咔,他那足以抵擋七階中期巔峰武王的魔光鎧甲上,竟然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裂縫,而后砰的一聲炸裂

    開來,那黑色長劍,速度不減,直接朝他的心口刺來。

    劍未到,那凌厲的劍鋒,已令他心口劇痛,體內氣血凝滯。

    不可能,那秦塵一個小小的七階初期巔峰武王,怎么可能這么強?

    心中驚怒,丁千秋只覺得渾身寒毛豎起,一股濃烈的危機,充斥他的全身,原本傲然的身形,倏然暴退,試圖躲過秦塵的這一劍。

    但秦塵怎么可能讓他得逞?御劍術施展,黑色流光如影隨形,暴漲而上。

    “臭小子,給我去死。”

    丁千秋怒吼,五根手指上,神虹暴漲,根根銳利,朝秦塵倏地爆射刺來,同時一掌朝秦塵的劍身上拍去,想要反殺秦塵。

    “他喵的,小子,你是不是把本皇給忘了?”

    就在這時,一道戲虐的聲音響起,黑色影子閃過,大黑貓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了丁千秋身后,一爪子直接抓在了丁千秋的后背之上。

    噗嗤!

    丁千秋七階后期巔峰的身體,竟然阻擋不了這黑貓的利爪,瞬間被撕裂出一道長長的豁口,同時腦海中傳來眩暈之色,身形猛地一晃。

    噗!

    就是這一晃之間,秦塵的利爪已然刺入了丁千秋的心口,轟,雷光爆發開來,丁千秋的整個人慘叫一聲,身體眼看就要爆碎開來。

    突兀地,一道黑暈閃過,丁千秋的身體瞬間消失,只有一張黑色符箓被神秘銹劍洞穿,燃燒著飄落下來。

    “替死符?”

    秦塵看著面前那張燃燒殆盡的黑色符箓,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就看到,十數米外,一道黑色人影重新凝聚形成,正是丁千秋。但此刻的丁千秋,再無一開始的囂張狂傲,一張臉上,滿是驚怒,整個人狼狽不堪,氣息也微弱了許多,仿佛重病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