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20章 私生子

武神主宰
     小÷說◎網】,♂小÷說◎網】,

    此時此刻,丁千秋一臉驚怒,渾身衣衫破碎,狼狽不堪,哪里還有一個七階三重巔峰武王的霸道和氣勢。

    他驚怒的看著秦塵,眼眸中流露出來的是無比的憤怒和駭然。

    “老祖!”

    “丁千秋大人!”

    其余大乾王朝的七階武王各個驚怒出聲,眼眸中滿是駭然和驚懼,一個個來到丁千秋面前,心神俱顫!

    至于場上的其他人,各個目瞪口呆。

    整個過程說起來漫長,實際上只是在一瞬之間,就看到不可一世的丁千秋渾身是血,狼狽不堪,像是從鬼門關走出來一般。

    一個個心驚莫名。

    怎么回事?

    他們眼花了嗎?

    剛才是大威王朝的天才秦塵和血手王以及這只黑貓聯手,差點把丁千秋給殺了?這怎么可能?

    所有人目瞪口呆,倒吸冷氣。

    丁千秋可是百朝之地七大上等王朝之一大乾王朝的老祖,一身修為通天,高達七階三重巔峰。

    普通七階中期巔峰的武王在其面前,都如小雞一般,隨手斬殺,是百朝之地至高無上的存在,跺一跺腳,整個百朝之地都要顫抖的人物。

    竟然被一個不足二十的少年差點斬殺在這里,見鬼了嗎?

    這一刻,所有人都無法相信,眼珠子都快瞪爆了,駭然的看著秦塵。

    卓清風等人也都驚駭的看著秦塵,雖然知道秦塵天賦驚人,可怕至極,但也沒料到,秦塵竟然強到這種地步,差點將大乾王朝的丁千秋老祖都給斬殺了。

    “此子,真的只是一個天才?”

    其余七大王朝的老祖也都目瞪口呆,丁千秋是和他們同級別的人物,被秦塵這么個少年,差點斬殺,他們內心的震動,恐怕比任何人都要多。

    倒是秦塵,臉上淡定無比。

    “晦氣,沒想到這丁老鬼身上竟然有一張替死符,讓這丁老鬼逃過一劫。”

    隨意揮揮手,黑色番天印瞬間變小,落入秦塵手中,秦塵看著眼前氣息衰弱,但卻神色警惕,真元催動到極致的丁千秋,忍不住搖了搖頭。

    剛才他是利用丁千秋大意,讓血手王突然暴起而擊,使得丁千秋一時間完全反應不過來,就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血手王身上的時候,再突下殺手。

    并且,在剛才那種情況下,其余七大王朝的老祖以及大乾王朝自身的七階中期武王們,也完全沒能反應的過來。

    這才差點將丁千秋斬殺。

    可誰曾想,這丁千秋身上還有替死符這樣的至寶,替死符,能替武者抵擋一次致命的攻擊,先前若非這替死符,丁千秋必然已經死在他手上了,之前占盡先機的秦塵,根本不可能給他反應的機會。

    但現在,顯然機會已經錯失。

    如今,丁千秋已經有了防備,其他人也都反應了過來,雖然丁千秋因為重傷,一身實力降低了不少,但再想殺他,難度卻比剛才還要大了一些。

    “算了,只能過會再找機會了。”

    搖搖頭,秦塵臉上沒有任何失落。

    能殺得了丁千秋,他自然高興,殺不了,也無所謂。

    反正這丁千秋,早晚會死在自己手上,這一點,秦塵有的是信心。

    “主人,屬下無能,沒能殺死丁老鬼,還請主人責罰。”

    血手王身形一晃,來到秦塵身邊,單膝跪地道,臉上滿是愧疚。

    之前,他假裝追殺秦塵,根本就是秦塵給他布置的任務,就是要利用他的身份,對丁千秋實行偷襲。

    但誰曾想,偷襲未曾奏效,讓血手王心中忍不住忐忑萬分。

    “起來吧,非你之過,何必介意。”秦塵擺擺手。

    “是!”

    血手王恭敬站起來,心中松了口氣。

    這一幕,卻讓場上其他人目瞪口呆,腦子里一片漿糊,根本不知道血手王為什么會這么做。

    血手王不是大乾王朝的武者么?而且還有大乾王朝屠夫之稱,對大乾王朝可謂是忠心耿耿,可現在,怎么突然認那秦塵做主人了?

    這,讓眾人完全摸不著頭腦。

    “血手王,你這個叛徒,我大乾王朝將你培養起來,你卻反過頭來去幫外人,竟然還敢偷襲本座,我要你死。”

    丁千秋一直震驚了老半天,這才回過神來,憤怒的對著血手王怒吼道,身軀顫抖萬分。

    恥辱,前所未有的恥辱。“將我培養?”血手王冷笑:“我血手王能夠走到這一步,成為七階中期的武王,大乾王朝究竟有幫忙過多少?在爾等眼里,我血手王不過是你大乾王朝的一條狗而已,替你們做殺人的勾當,但得到的資源,

    永遠是所有武王中最少的。”“甚至這一次,你還派我去保護沈夢辰,哈哈哈,想我血手王,修為雖不高,但卻殺敵無數,大乾王朝此次進來的所有武王中,有幾個功勛比得上我的?論實力,比我弱的,也有幾個,可偏偏是我,被安排

    去保護你的私生子,讓我放棄這一次難得的突破機會,這就叫對我的培養?”

    血手王慘笑。

    什么?大乾王朝蓋世天驕沈夢辰,是丁千秋老祖的私生子?

    這驚爆的花邊消息,讓眾人瞠目結舌,一個個紛紛望來。

    “你胡說八道什么!”

    丁千秋臉色大變,驚怒說道。

    “哈哈哈,丁老鬼,你還想掩飾,能騙的了我?”血手王嗤笑一聲,“本王在大乾王朝這么多年,替你干了這么多事,這點事,我會弄錯?”

    “那沈夢辰,根本就是你和秀和皇后的私生子而已,哈哈哈,堂堂老祖,居然綠自己兒孫、大乾皇帝的腦袋,嘖嘖,這爬灰功夫,爬到自己的孫子頭上了,真是讓我等欽佩啊。”

    “你……”丁千秋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半天說不出話來,這個打擊,簡直比之前差點被殺還要大。

    其他人也都詭異的看著丁千秋,特別是大乾王朝內的武王,更是目瞪口呆,而后其中很多人都看向大乾王朝諸多武王中的一人。此人正是大乾王朝當今的皇帝,也是丁千秋的孫兒之一,丁冠希,一身修為,剛剛突破七階中期,此刻感受到無數人注視而來的目光,頓時臉色漲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心中驚怒交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