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24章 該當何罪

武神主宰
     “哼,既然這小子想走,就先放他離開,回頭等本座進入這遺跡深處,得到機遇,修為突破之后,再來對付這小子,到時候,必然讓這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心中怨毒,丁千秋和離殤冷笑一聲,眼睜睜看著秦塵一行,馬上離開這宮殿。

    眼看秦塵三人就要步入宮殿外的通道。

    突兀地。

    “轟!”

    通道上方瞬間落下來一塊巨石,將整個通道徹底封閉了起來,同時也將秦塵幾人給攔在了這通道之中,仿佛不想讓他們離開一般。

    咔嚓,整塊巨石,和大殿合為一體,根本看不出來絲毫縫隙。

    怎么回事?

    離開的通道,怎么突然關閉了?

    場上所有人都呆滯住了,面露驚愕,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驚呆了。

    “塵少,這是怎么回事?”

    卓清風等人也都愣住了。

    “看來我的猜測沒錯,這一切,都是有人在刻意安排,根本就是想讓我們一步步進入絕地,現在看到我想離開,就立即開啟機關,關閉通道,讓我等根本沒有離開的可能,想將我等封死在這里面。”秦塵臉色難看的說道。

    進入絕地?有人刻意安排?到底是怎么回事?

    眾人只覺得滿頭霧水,腦子根本用不過來了。

    “呵呵,危言聳聽,不過是一塊巖石而已,豈能攔住我等?”

    一名大離王朝的七階中期巔峰武王冷笑一聲,身形一晃,瞬間來到那巖石前。

    此人身形魁梧,一看就是以力量見長,手握一柄足有半人高的巨錘,體內真元澎湃,朝著那巨石的位置猛地錘擊了過去。

    “轟天錘!”

    轟隆!

    一陣劇烈晃動,黑色巨錘砸在那巖石之上,整塊巖石連晃都沒晃一下,紋絲不動。

    “不可能?”

    魁梧大漢臉色難看,真元再度爆發,轟轟轟,手中巨錘宛若雨點一般落在那巖石之上。

    但沒用。

    巖石好像被某種可怕的力量保護,一連轟擊了數十上百錘,整個石壁,連裂紋都沒有,完全沒有被破開的跡象,根本無法撼動。

    “讓我來。”

    一道冷喝聲響起,龍源王朝的老祖賽洛川,身形一晃,來到近前,手中出現一柄黑色戰刀。

    戰刀渾厚,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斬落,在一瞬間劈出了一十三刀。

    噗噗噗!

    恐怖的刀威沒入石壁,反復被吸收了一般,和之前那魁梧大漢一樣,沒有任何效果。

    這一下,場上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賽洛川,乃是龍源王朝老祖,七階三重巔峰的存在,居然也破不開這石壁?

    嗖嗖嗖!

    剎那之間,場上的諸多強者紛紛出手,試圖轟開這石壁,但無一例外,全都無功而返。

    “小子,你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有人刻意安排,引我們進來,把我們一個個帶入絕地?”

    “對,小子,你說清楚。”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一進來,處處詭異,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場上眾人怒喝,紛紛將秦塵包圍了起來,目露不善。

    “血魔教。”

    秦塵沒有解釋,只是說出了三個字。

    “血魔教,什么意思?”

    “你說這是血魔教的安排?”

    “這怎么可能?血魔教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經隕落了,你這是在忽悠誰呢?”

    “就算真是血魔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依本座看,這一切恐怕都是你小子搞得鬼?”

    人群躁動,有一種恐慌在緩緩蔓延,丁千秋和離殤也在渾水摸魚,指責秦塵。

    秦塵冷笑:“這有什么不可能?”

    當即,將之前在廢墟宮殿的事情,說了出來,當然,其中的很多東西,都被秦塵隱掉了。

    “那血魔教的人,對這天魔秘境極為了解,他們明確說了,目的就是要將諸位引入絕地,所以本少才不愿意多待,想要離去,也是想看看,是不是真如血魔教的人所說,這背后是有人在安排。”

    “現在看來,的確如此,這遠古遺跡的發現,并非偶然,而是有一只手,在背后推動。否則,遠古遺跡,如此隱秘,以前天魔秘境那么多次開啟,都不曾發現,為何這一次,居然會被大家如此輕易就發現。”

    “大家再想一想,是不是進入這遠古遺跡之后,雖然一路遭遇危險,但大家的運氣都很不錯,怎樣都能找到解決的辦法,比如眼前這幻境,本來,大家根本找不到出口,可莫名其妙,幻境就出現了?”

    秦塵先前離開,其實也有試探一下的想法,果然,一切如他所料。

    眾人悚然一驚。

    此時此刻,他們也感到了不對勁,之前好幾次,他們甚至都認為自己闖不過來了,只能止步在前面的地方。

    可每一次,都莫名其妙,找到了解決的方法。

    要么是發現了機關的錯漏,要么是發現了傀儡的弱點。

    當時不覺的什么,現在回想起來,的確有些奇怪。

    “而且,諸位應該記得天魔秘境開啟的時候,有一名強者,第一個闖入天魔秘境吧?”

    秦塵再度說道:“如果我沒猜測錯,那人,應該就是血魔教的強者。”

    此話一出,人群瞬間喧鬧起來,整個宮殿變得無比嘈雜。

    “你是說那骷髏強者?”

    “對,的確有這么個人物。”

    “那人身上的氣息,極為陰冷,和傳說中的血魔教功法極為類似,難道真是千年前血魔教的強者?”

    人群震動,紛紛倒吸冷氣,一個個臉色蒼白

    “桀桀!”

    正驚駭間,眾人就感到一陣寒冷,一個陰惻惻的笑聲響了起來。

    “真是沒想到,本座的安排,竟然被人給識破了,小子,你可知道,破壞本座的計劃,該當何罪?”

    聲音詭異刺耳,仿佛響徹在靈魂深處,在整個宮殿中回蕩,讓人不寒而栗。

    嘩啦!

    聲音結束,那之前的幻境,也瞬間消失,大門后面,只有一個巨大的棺槨,安靜的放在前方的一個墓室,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

    至于先前的什么藍天、綠地,早已消散一空,哪還有半點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