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26章 隔絕陣法

武神主宰
     身為七階的王級煉器師,煉制王兵的時候,自然也需要在兵器上鐫刻高級陣紋,因此這閣老,同樣也是一名七級的陣法師,在陣法上的造詣也非同一般。

    以他的眼界,自然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大家聽從上官祿閣主和閣老的意見,最好匯聚在一起。”

    趙天生和姜無牙也低喝開口,四人聯合在一起,手中瞬間出現一柄柄的陣旗,飛速的朝四面八方扔了出去。

    在這種危急時刻,盡管李玄機等各大上等王朝的老祖修為明顯要比上官祿閣主他們強上許多,但還是聽從了上官祿幾人的意見,迅速的靠近起來。

    轟轟轟!

    一根根的陣旗飛速的拋飛出去,上官祿幾人滿頭大汗,在攻擊之下不敢大意,不斷的布置陣旗。

    而李玄機等人也知道事情嚴重,紛紛圍攏起來,七大王朝頂尖強者組成一個防護圈,將核心幾人保護在中間。

    這是他們之前一路而來早就形成的慣例,一旦遇到危險,七大王朝老祖實力最強,負責掠陣,保護眾人,而天機閣閣主上官祿、趙天生、宿老等人,則想辦法破解難題,讓全部人渡過危險。

    “上官閣主,既然你說這是八級陣法,可有破解的方法?”

    大唐王朝老祖李玄機低喝一聲,焦急問道。

    其他也都紛紛轉頭看來。

    因為看到大家聯手,這黑色煞氣的攻擊更加瘋狂了,噗噗噗,幾乎每一刻,都有武王隕落,慘烈無比,化為干尸。

    這些都是各大勢力的中流砥柱,核心人物,隕落任何一個,對各大王朝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難以挽回。

    “破解的辦法,我等暫時還沒想出來,當務之急,是先布置一個隔絕陣法,將外界陣法的攻擊隔絕起來,再去想如何去破解這大陣。”上官祿沉聲道。

    “隔絕陣法?”

    李玄機等人一愣。

    倒是秦塵,目光一凝,忍不住微微點頭。

    所謂隔絕陣法,是一種十分特殊的陣法,這種陣法一旦布置而成,往往能夠隔絕外界的陣法之力,也就是說,對外界的陣法攻擊,會有極大程度的削弱。

    面前這宮殿中的陣法,十分強大,起碼也是八級的陣法,正常情況下,想要將其破解,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若是慢慢破解,恐怕不等找到陣法破綻,將其破開,場上百朝之地的諸多武者恐怕便已死的七七八八了。

    而若是第一時間布置下隔絕陣法,就能對外部的大陣進行削弱,雖然,無法讓大家徹底脫困,但起碼有了一定的時間,去考慮如何逃脫。

    能在這種情況下,第一時間想到布置隔絕陣法,這上官祿、宿老等人的反應,的確極快。

    唯一麻煩的是,隔絕陣法的布置,十分復雜,更何況他們身處的陣法,還是一個八級大陣,想要在短時間內布置下一個能隔絕這八級陣法攻擊的隔絕陣法,哪怕上官祿等人都是七級的陣法師,也絕對是個巨大的挑戰。

    秦塵驚嘆,李玄機等人自然不清楚這隔絕陣法到底是什么,此時此刻,也容不得他們詢問太多,只是在外拼命守護抵擋。

    不僅是七大王朝老祖,天劍宗的萬劍一宗主也紛紛出手。

    “天劍陣!”

    “是!”

    伴隨著他的低喝,天劍宗的幾名武王,同時向前,擋在四周,手中長劍齊刷刷出手。

    嘩啦啦!

    劍陣施展開來,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劍光護罩,宛若龜殼,將幾人包裹在其中。

    噗噗噗!

    黑色煞氣落在上面,紛紛被削弱許多,發出劇烈的爆鳴之聲,卻無法將幾人瞬間擊殺。

    “玄音谷,天幻魔音!”

    玄音谷的高手在玄音谷谷主花云鳳的低喝下,也紛紛盤膝而坐,手中出現琵琶、瑤琴、古箏等樂器,齊齊彈奏。

    一道道無形的魔音攻擊席卷出去,將黑色煞氣沖的薄弱幾分,而位于攻擊中的其余武王,則氣勢如虹,身上氣勢紛紛暴漲。

    “想憑這樣就抵擋住本座的大陣攻擊?桀桀桀,你們幾個,簡直太天真了。”

    陰惻惻的獰笑聲響起,轟隆一聲,伴隨著話音落下,那大陣變得更加恐怖了,轟的一聲,直接將天劍宗的諸多弟子震飛出去,整個天劍陣破碎開來。

    “噗!”

    玄音谷的諸多女武王齊齊噴出一口鮮血,顯然是受到了反噬,氣息衰弱,臉色發白。

    不僅是他們,那黑色煞氣,瞬間形成一頭頭蛟龍,瘋狂的轟擊在七大王朝老祖組成的防護罩上。

    砰砰砰!

    整個防護罩顫動,令李玄機等人臉色紛紛大變,急聲道:“上官祿,你們好了沒有?”

    他們明顯能感覺到,對方的攻擊愈發的猛烈了,再這么下去,他們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快了。”

    上官祿幾人連聲開口,神色焦急,他們自然也想盡快將這隔絕大陣布置而成,但是隔絕大陣的布置,絕非易事。

    最重要的是,為了加快速度,這個隔絕陣法是他們四人一同布置。

    越到后面,就需要將所有的陣旗全都契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完整的大陣,這對他們幾個而言,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挑戰。

    因此任憑他們如何變幻和計算,都無法將最后的幾根陣旗布置下去,頓時急的火燒眉毛。

    “擋不住了。”

    又堅持了數個呼吸,李玄機幾人再也抵擋不住,被震飛開來。

    轟!

    那恐怖的黑色煞氣沒了阻攔,霎時像是化作了一頭惡龍,朝著下方的上官祿等人狠狠撕咬而下,噗,僅僅是氣息彌漫,就有幾名七階中期武王慘叫,爆碎開來,化為灰飛。

    “完了。”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一旦黑色煞氣將上官祿等人斬殺,那么他們將徹底困在這里,根本不可能殺出去。

    上官祿等人心中也是一片絕望,他們手中的都握著最后幾根陣旗,但卻怎么也扔不下去,因為他們根本計算不出如何布置陣旗,才能將之前的隔絕大陣,徹底的激活起來。

    眼看那黑色煞氣就要落下。

    “讓我來!”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上官祿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唰的一下,手中的陣旗竟然全都被人瞬間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