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27章 怎么做到的

武神主宰
     那人影一閃而過,出現在眾人眼前,居然是那秦塵。

    “秦塵,你干什么?”

    “住手,還不快把陣旗還給上官祿閣主他們!”

    “是這小子,一定是這小子勾結的血魔教,故意陷害我等!”

    “本座就說,此子不是什么好人。”

    所有人都驚怒萬分,在這危急時刻,那秦塵竟然把陣旗直接奪走了,這分明是要害死所有人啊。

    上官祿原本焦急的臉色也倏地發白,驚怒道:“小子,你做什么。”

    轟轟轟!

    包括閣老、趙天生閣主等人在內,幾人瘋狂出手,想要奪回陣旗。

    冷哼一聲,秦塵無視上官祿等人的出手,手一抬,十多根陣旗頓時被他隨手扔了出去,就好像扔垃圾一般,只是這么隨手一撒,陣旗就散落了出去。

    “完了!”

    上官祿幾人徹底絕望,心頭的怒火像是火山一般噴發,手掌死死的朝秦塵蓋落下來。

    這些陣法,每一根都有講究,這么隨手拋落,根本不像是布置陣法,而是想故意破壞他們的布陣。

    此子好歹毒的心。

    幾人怒火中燒,這些陣旗一旦散落,想要重新收集起來,至少需要十多個呼吸的時間,而十多個呼吸,足以讓他們死幾遍了。

    根本就是想將他們置于死地。

    反正都是死,他們臨死前也要殺了這個破壞了他們計劃的臭小子不可。

    “殺!”

    怒吼一聲,上官祿幾人再也顧不得其他,一心只想殺死秦塵。

    “哼,番天印,去!”

    秦塵根本無視上官祿幾人的出手,手一抬,番天印出現,迅速變大,轟的一聲,硬生生擋住了上官祿四人的攻擊。

    “什么,這小子竟然這么強?”

    上官祿幾人面露駭然,秦塵竟然以一人之力,擋住了他們四人的聯手攻擊。

    這……

    太變態了吧。

    他們雖然不是七階三重的巨擘強者,但也是各大中等勢力老祖,七階中期巔峰武王中的佼佼者,聯手起來,竟然殺不了一個剛剛跨入七階初期巔峰武王的小子?

    難怪之前大乾王朝老祖丁千秋都差點死在了此人的手上,此子的實力,怎么這么可怕?

    心中驚怒,剛準備再出手。

    “閣主,住手。”

    “殿主大人,手下留情。”

    “會長!”

    卓清風、南宮離、耶律洪濤三人急忙掠來,出手攔截。

    “你們三個豎子,簡直無可救藥!”

    趙天生三人氣得渾身發抖,恨不得將卓清風三人一掌拍死,這種時候還在包庇那秦塵,沒腦子的嗎?

    話還沒落下,幾人頓時就感覺,場上的氣氛,突然變得十分的詭異。

    “愚昧,自己沒本事,還不讓別人動手,你們幾個,好好抬起頭看看吧。”

    看,看什么?

    這一抬頭,上官祿幾人的眼珠子瞬間瞪得滾圓,將是見鬼了一般,徹底驚呆了。

    只見眾人周身,一道迷蒙的光暈亮起,形成了一個無形的護罩,將場上所有人都包裹在了其中,同時將那道道黑色煞氣,短暫的阻隔在了外界。

    隔絕大陣,居然形成了?

    怎么做到的?

    幾人轉過頭,就看到秦塵之前隨手扔出去的陣旗,根根落在了最為完美的地方,將之前他們所布置下的陣法,徹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完美的陣法。

    甚至這十數根陣旗的位置,比他們一開始想象的還要完美,幾乎將隔絕陣法的威力,提升到了極致。

    “不可能!”

    “他一個少年,居然在最后關頭,布置成了七級的王級陣法,而且還是王級陣法中極為特殊的隔絕陣法?”

    “這……”

    幾人徹底呆滯住了,只覺得腦子完全不夠用,臉色震驚的跟見了鬼沒啥區別。

    “這有什么不可能的,隔絕陣法,雖然特殊,但也只是七級陣法而已,布置隔絕陣法的最大難題,是如何讓其在一個本身的陣法內部成立,不過對本少來說,這一點根本不算什么。”

    秦塵微微一笑,表情平靜。

    聞言,宿老幾人都震撼的看著秦塵,從這簡單的幾句話中,他們便能感受到,秦塵雖然年輕,但在陣法上的造詣,甚至不在他們幾個之下。

    之前對秦塵惡語相向,并且懷疑秦塵的諸多武王們,這時候臉色也都有些尷尬。

    “上官祿會長,咱們接下來怎么辦?”

    好在有人提問了一句,化解了大家的尷尬。上官祿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頓了頓神,道:“隔絕陣法,并不是無敵的,按照老夫的推斷,這隔絕陣法,最多也只能阻擋那陣法半個時辰的時間,一旦超過半個時辰,隔絕陣法極有可能會被破開,所以我們

    必須在這半個時辰之內,從被動轉化為主動。”

    “那如何從被動轉化成主動?”眾人都看過來。“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是直接找出外部陣法的漏洞和破綻,將其破綻,不過這種方法難度極高,因為,現在我們身處的陣法,極有可能是八級的陣法,以我等的造詣,想要在半個時辰之內破開一個八級陣

    法,幾乎不可能。”“而第二個辦法,是直接尋找那偷襲我們的血魔教強者,再厲害的陣法,也要有人主持才行,相反,就如同無根之水!咱們之前那么被動,是因為被那血魔教的高手,圍困在了這里,對方正在主持陣法,如

    果能夠找到對方,將其擊殺,陣法就會自動停止。”

    上官祿道。

    沒人主持的陣法,屬于無根之水,哪怕是還在運轉,憑借他們的陣法造詣,也能找到一些漏洞,使之停止。

    除非是專門設置來自主殺敵的陷阱陣法,不過,剛才那陣法,一開始并未啟動,而是敵人暴露之后,才開始啟動,分明是需要人控制。

    只要殺死控制著,就能停止陣法。

    “上官祿閣主說的不錯,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那隱藏在暗中的家伙給找出來。”宿老幾人也都點頭。

    “可是,我們怎么才能找到那家伙?如今咱們被困陣法,想要找出對方,根本不可能吧?”

    李玄機忍不住苦笑道。之前,對方在這宮殿中,他們都沒能找出來,現在,所有人都被困陣法中,想要找出對方的難度,恐怕大了十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