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30章 解釋一下

武神主宰
     “行無為,你胡說些什么。”

    上官祿臉頓時變了,怒喝道。

    “上官祿閣主,你別著急,我這里有幾個疑惑,想問問你。”

    上官祿皺眉:“你講?”

    “進入天魔秘境之前,你說天魔秘境十八年前被人打開過,可大家進入之后,根本不曾發現有人進入過的痕跡,這一點你怎么解釋?”

    這眾人紛紛看過來。

    的確,在進入天魔秘境之前,上官祿的確說過天魔秘境被人打開過,可大家待了這么多天,卻根本沒有發現這天魔秘境有人來過的痕跡。

    所有人目光都盯在上官祿閣主的臉上。

    上官祿臉難看,道:“我的確是說過這個,但,那是天機盤檢測出來的,跟我是內奸有什么關系?”

    “呵呵,沒關系么?”行無為冷笑,“若非是你這么一說,并且說這一次的天魔秘境因為曾經開啟過,只能進入百分之八十的選手,當時的天魔秘境入口會產生混亂?而若非是這個混亂,那血魔教的骷髏舵主會得到機會,趁著七大王朝老祖反應不過來的時機,沖入天魔秘境入口中?”

    “也就是說,那血魔教的骷髏舵主之所以能進入這天魔秘境,其實和閣下脫不了干系。”

    “胡說八道。”上官祿臉鐵青,怒道。

    “且慢著發怒,除了這一點外,當時這遠古遺跡被發現后,眾人都找不到入口,結果也是上官祿閣主你,打開了入口,讓眾人進入遠古遺跡,是也不是?”

    “至于進入遺跡之后,大家遇到諸多危險,其中很多情況,都是上官祿閣主你找到了破綻,讓我等渡過難關,大家也都對你感激涕零,是不是?”

    “而剛才在這宮殿之中,大家陷入危機,上官祿閣主你卻恰巧的完成不了隔絕大陣的布置,若非秦少俠出手,大家恐怕都兇多吉少了,上官祿閣主你的能耐,居然在最危機的時刻,出乎意料的減弱了。”

    行無為冷冷一笑:“這些你怎么解釋?”

    “他這樣一說,還真是”

    “如果不是上官祿閣主說天魔秘境十八年前開啟過,有一些人進不去天魔秘境,當時的廣場也不會產生混亂,那骷髏舵主想要進入其中,難度絕對提升一倍不止。”

    “還有這遠古遺跡里,很多情況,也都是上官祿閣主解決問題,我等才能一步步來到這里。”

    “之前我等恐怕都沒在意,現在這行無為一說,還真有點古怪。”

    “看看上官祿閣主怎么回答吧。”

    嘩啦!

    聽完行無為的分析,眾人臉一變,齊刷刷后退了幾步,上官祿閣主身邊頓時空出了一個空地。

    “這些就是你說我是奸細的證據?”

    上官祿臉難看的看著行無為,眉頭緊蹙。

    “不錯,偽裝在我們身邊,一步步帶我們進入血魔教布置下的陷阱,所有人中,也就只有身為天機閣閣主的你才能做到了,你利用大家的信任,將大家一步步置入絕地,若非秦少俠出現,恐怕大家還都瞞在骨里,后來秦少俠說出懷疑,那骷髏舵主卻詭異的主動出現,還說只要我們殺死秦少俠,就能讓他現身,豈會有這么巧的事情?”

    “所以,你上官祿閣主,分明就是血魔教的奸細。”

    行無為冷喝,雙眸如電。

    “這”

    眾人拳頭一緊,再次看向上官祿閣主,一個個露出警惕。

    所有人中,的確上官祿閣主最有嫌疑,因為,眾人一路而來,很多時候,都聽從他的安排,哪怕是七大王朝的老祖,在決定權方面,也遠不如上官祿閣主。

    可以說,上官祿閣主真要把大家帶入絕境,是最容易的一個。

    “還有,之前秦少俠都能發現那大門后的世界,其實是幻境,閣下身為天機閣閣主,擁有天機盤,卻什么都看不出來,大家不覺的有些奇怪么?”

    行無為繼續冷笑。

    “上官祿,你還是解釋一下吧!”

    李玄機等七大王朝老祖紛紛看了過來,緩步向前,悄然間,將上官祿閣主包圍在了中間。

    不得不說,行無為的分析,極有道理,眼前這位,的確有懷疑的原因。

    雖然上官祿閣主大家都很熟悉,但血魔教在百朝之地經營這么多年,暗中布下這一枚棋子,也不是沒有可能。

    面對眾人的質疑,上官祿臉難看,憤怒道:“行無為所說,本閣主沒什么可以解釋的,天魔秘境十八年前開啟過,這是天機盤的顯示,不可能有錯,至于為什么進來看不到痕跡,本閣主也不知道。還有這遠古遺跡的發現,行無為,當初第一個發現應該是你們無疆王朝的人吧,憑什么說是我帶領大家進入,至于帶大家進來,也不是我一個人,之前大家都出了力,憑什么怪罪到我身上。”

    “呵呵,發現遺跡的確是我們無疆王朝的人,但是,我們也只是感覺到這里有些異常,并未想太多,可真正打開遺跡的,卻是上官祿閣主你,難道不是么?”

    行無為冷笑著道:“我勸閣主你,還是認真交代的好,不要做無謂的反抗,血魔教到底允諾了你什么好處,要你背叛我百朝之地,將我等陷入這般絕地,若是血魔教暗中掌控了百朝之地,對你來說有什么好處?快說!”

    “上官祿閣主,難道真是你背叛了我百朝之地?”

    李玄機等人臉難看。

    “我沒有,我上官祿的為人,大家居然還懷疑么?”

    上官祿臉難看,胸口起伏,憤怒道。

    “這樣,大家這么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本少倒是有幾個問題要問這上官祿閣主。”這時,秦塵突然走出來,開口道。

    眾人紛紛看向秦塵,此時此刻,場上所有人對秦塵,都頗為信服。

    “你問吧!”上官祿深吸一口氣道。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和我大威王朝歸元宗岳宗主勾結的?”

    “岳宗主,什么岳宗主,我根本沒聽說過。”上官祿怒道。

    “你還想狡辯?那為何在天魔秘境外圍,那岳宗主卻說和你熟識,是你給了他進入天魔秘境的機會?”秦塵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