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31章 百口莫辯

武神主宰
     “我”上官祿完全不知該如何解釋。

    “好啊,上官祿閣主,你還有什么話說?那岳冷禪,本就是血魔教的人,但在百朝之地,卻屬于大威王朝,按照道理,是根本無法進入天魔秘境的,沒想到居然也進來了,原來是你天機閣搞得鬼。”

    “也對,天機閣掌管各大勢力的審批,雖然受制于七大上等王朝,想要放幾個人進來,卻并不是什么難事。”

    行無為像是抓到了把柄,連連冷笑。

    “上官祿,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上官祿,你真是”

    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看著上官祿,內心極為不相信他會是奸細,因此也愈發的憤怒。

    “我”

    上官祿氣急攻心,百口難辯。

    “好了!”

    秦塵擺擺手,笑著道,“大家也都別指責上官祿閣主了,他不是奸細。”

    “什么?秦塵你說什么?”

    “剛才不是你說他和血魔教勾結,怎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塵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一個個跟見鬼了一樣。

    這秦塵一開始說上官祿是奸細,現在又說不是,讓眾人一頭霧水,完全反應不過來了。

    就連上官祿自己也都懵逼的看著秦塵,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秦少俠,大家的命都是你救下的,我們對你,也都十分感激,但是這種事,可不能馬虎。你有什么證據說這上官祿不是奸細?一旦你搞錯了,恐怕會導致我們所有人隕落,這可不是一件小事,由不得你胡鬧。”行無為忍不住皺眉道。

    秦塵淡淡一笑:“其實我剛才之所以這么試探這上官祿,就是想知道究竟誰是奸細,現在既然奸細已經冒出來了,本少自然就懶得再試探了。”

    “已經冒出來了?”

    “是誰?”

    “我們怎么不知道?”

    眾人大眼瞪小眼,一頭霧水。

    “秦塵,有什么話,你就直說,別在那賣關子。”

    李玄機老祖沉聲道。

    “其實,這奸細,不是很明顯了么?剛才誰抓奸細最積極,必然就是奸細本人。”秦塵淡笑。

    “你是說”

    眾人愕然,紛紛轉頭,看向行無為。

    若說積極,那么大家都很積極,可若說最積極,就只有這行無為一個了。

    “秦少俠,你這是什么意思?”

    行無為臉徹底變了,疑惑的看著秦塵。

    “呵呵,不用再掩飾了,上官祿閣主沒有任何問題,有問題的,應該是你吧?行無為老祖?”秦塵嘲諷的看向他。

    “我,我能有什么問題。”行無為憤怒道。

    一路上,他都很低調,從未給過什么錯誤提示,怎么說到頭上了?

    聽到秦塵的話,周圍的眾人,也都滿是疑惑。

    “很簡單,遠古遺跡是誰發現的,誰就最有可能是奸細,而這遠古遺跡,應該是你發現的吧?”秦塵看過來。

    “對,是我發現的沒錯,但我也只是其中之一,而且,只是無意中發現這片地方有些古怪,甚至不想深究,當時是上官祿閣主得到消息,才徹底發現遺跡,并且將遺跡打開,閣下這么斷定我是奸細,太武斷了吧?”

    行無為一揮手,神憤怒。

    眾人也點頭,遠古遺跡雖然是行無為發現,但并非只有他一個,他只是感覺這片地域有些古怪,就這么斷定他是奸細,的確不是很讓人信服。

    “呵呵,打開遺跡,并不是什么難事,只要讓人發現遺跡的位置,無論想什么辦法,都可以假裝成是別人打開,就好像這宮殿之中,剛才是誰打開的幻境,恐怕也不會有人在意。”

    秦塵冷笑。

    他一來的時候,就觀察過遺跡入口,整個遺跡,十分隱秘,就算是他,也未必能發現不對勁,而行無為幾人說自己感到有些古怪,秦塵根本就不信。

    眾人也都皺眉,秦塵所說,未必沒有道理。

    之前大家一群人在這宮殿中搜索,到底是誰碰到了機關,打開了幻境入口,卻根本沒人注意,也就是說,奸細想要不引人注意的暗中出手,的確有這樣的可能。

    “那你也不能說我就是奸細吧。”行無為十分不服:“一同發現不對勁的,可不只有我一個,總不能因為我最想找出奸細,就把罪責加在我身上吧?”

    “好,這一點上,的確不能就說明閣下是奸細,可閣下剛才又是怎么知道我大威王朝的岳冷禪宗主是血魔教的人呢?”秦塵再度看過來,面露好奇。

    “這?”

    眉頭一挑,行無為忍不住道:“這不是你說的么?”

    “我可沒說過岳冷禪宗主是血魔教的人。”秦塵冷笑。

    眾人齊刷刷看過來,仔細回想,秦塵剛才的確沒說岳冷禪是血魔教的人,只說上官祿閣主和對方勾結。

    行無為仔細想了下,頓時臉難看,可旋即,又怒聲道:“對,閣下是沒說岳冷禪宗主是血魔教的人,但閣下之前卻說岳宗主和上官祿閣主勾結,本來,我們就懷疑上官祿閣主是血魔教的奸細,這種情況下,我猜測岳宗主是血魔教的人,有什么問題么?”

    “你說的很對,這樣懷疑,的確也有道理,也很正常”

    眼皮一抬,秦塵看過來,輕輕一笑:“但是,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大威王朝歸元宗宗主,叫岳冷禪的?我記得之前,我只說岳宗主,沒說過岳冷禪三個字吧?”

    “這”

    “的確是沒說過。”

    秦塵這么一說,其他人也發現了。

    秦塵至始至終,都只說岳宗主,沒有說過岳冷禪三個字,這岳冷禪,還是這行無為說出來的。

    行無為臉有些發青,旋即急忙道:“我我雖然是無疆王朝之人,但對各大王朝也都頗為了解,更何況,你大威王朝還在朝天城鬧出了這么大聲勢,在下自然會有所打探,那歸元宗,乃是你大威王朝最頂尖的宗門,老夫聽聞閣下說岳宗主,有些耳熟,說出對方名字,也不算什么吧?”

    這個解釋,雖然有些牽強,但也不是沒可能。

    聞言,秦塵的嘴角,卻是揚了起來,“呵呵,行無為老祖你這么解釋,也算是合情合理,那么,既然閣下打探過我大威王朝的情況,本少就想問一下,我大威王朝最頂尖的三大宗門中,無極宗宗主的名字,閣下應該不會不知道吧?哦,對了,提示一下,無極宗宗主的名字,可是姓晏”

    “我”

    行無為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