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32章 再想辦法

武神主宰
     “怎么,說不出來嗎?這個題目,似乎難度不高吧?算了,那我再問一個,閣下和我大威王朝的這么多強者,待了這么久,可否把這幾人的名字,一一說出來?這些人,要么是我大威王朝的老祖,要么是我大威王朝的陛下,還有我大威王朝最頂尖的武王,各個名氣,都在那岳冷禪之上,閣下應該更加了解吧?”

    秦塵一指劉泰幾人,輕笑說道。

    “他們是劉泰劉玄”

    行無為只說了兩個不到,卻支支吾吾,說不出來了。

    “怎么?他們在這里陪同大家這么久,應該說閣下對他們的印象,完全遠超岳冷禪宗主,怎么行無為老祖能隨口叫出岳冷禪宗主的名字,卻連劉泰老祖他們的名字反而叫不出來?這個解釋,太不合理了吧?”

    秦塵帶著戲虐。

    “行無為,你怎么”

    大永王朝老祖裴東行愣住。

    其他人也齊刷刷后退了幾步,一個個看向行無為,滿是疑惑。

    他先前還說故意了解過大威王朝,才能一口叫出岳冷禪的名字,現在卻又連劉泰等人的名字都叫不出來,的確太讓人奇怪了。

    再加上對方的確是第一個發現的遠古遺跡,讓眾人不得不升起濃濃的懷疑。

    感受到眾人質疑的目光,行無為張了幾次嘴,臉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沉著,轟,他身形一晃,竟化作一道流光,瞬間就要朝隔絕陣法外掠去。

    “行無為,你做什么?”

    “給我留下。”

    裴東行等人震怒,轟轟轟,瞬間抬手,一個個巨大的真元手掌瞬間席卷而來,朝著行無為狠狠抓攝而去。

    “哈哈哈,既然暴露了,老夫就不陪你們玩了,血魔解體!”

    轟!

    行為無身上陡然冒起血的虹光,身形速度在剎那之間提升了一倍以上,竟瞬間逃出幾名老祖的擒拿,沖向隔絕陣法外。

    “什么?”

    “這行無為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他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

    如果此時此刻,眾人還不明白行無為有問題的話,那么大家也都太白癡了。

    一個個紛紛出手,想要攔住行無為,但沒用,行無為的速度太快了,剎那之間,就沖出了眾人的包圍。

    “呵呵,想逃?可能嗎?”

    眼看行無為就要沖出隔絕陣法,秦塵突然冷笑一聲,伴隨著他話音落下,喵,大黑貓不知何時出現,一爪拍向行無為,直接將行無為拍的砸落在地,張口吐出鮮血。

    “他喵的,在本皇面前也想逃?太小看本皇了。”大黑貓叉著腰,傲然說道。

    “拿住他!”

    見行為無被攔下,裴東行怒喝一聲,行無為是他大永王朝麾下的中等王朝老祖,他是奸細,裴東行是最震怒的,直接抬手朝行無為蓋壓下來。

    “哈哈哈,想擒拿住我,不可能,舵主大人一定會替我報仇的,爆!”

    行無為大笑出聲,笑聲癲狂,竟然不等裴東行將他擒拿,整個人瞬間自爆開來。

    轟隆!

    七階中期巔峰的修為自爆,威力何其可怕?一股恐怖的沖擊波瞬間在這隔絕陣法中席卷而來,震得眾人紛紛后退,有不少修為較弱的武王更是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臉發白。

    同時隔絕大陣之上,也出現一絲些微的裂紋,顯然在行無為的自爆下,有了一定的損傷。

    “你們惹怒我了。”

    冰冷的聲音突兀地在隔絕大陣外響起,轟轟轟,大陣之外,一道道黑的蛟龍煞氣凝聚而成,瘋狂撞擊在隔絕大陣之上,咚咚咚,整個大陣被撞擊的劇烈晃動,上面的光暈不斷的閃爍,似乎隨時都要爆碎開來。

    “可惡。”

    所有人都臉鐵青,心中憤怒,好不容易有機會發現了血魔教的叛徒,可以利用對方,找出這里的出路,誰知道,這家伙竟然自爆了。

    憤怒的同時,也對血魔教的可怕感到寒意遍體。

    能讓麾下武王,就這么直接自爆,這是何等的掌控?

    “秦塵,咱們現在怎么辦?”

    所有人都臉發白的看著不斷被轟擊的隔絕陣法,一個個臉鐵青,顯得無比的難看。

    其中李玄機等人,更是轉頭看向秦塵,顯然早就是將秦塵當成了主心骨。

    秦塵也臉難看,這隔絕陣法,已經有所損傷,按照這個攻擊速度下來,最多只能再堅持一刻鐘不到。

    “大家聯手維護這隔絕陣法,我再來想想辦法。”

    抬手扔出一些陣旗,穩固一下陣法結構,秦塵對著上官祿幾人吩咐了一聲,靈魂力瞬間彌漫出去,試圖從骷髏舵主的攻擊中,找出這陣法的結構。

    但是沒用,這陣法,十分隱蔽,哪怕是以秦塵的陣法造詣和靈魂強度,也依舊無法發現端倪,仿佛,這陣法完全隱匿于虛空一般,沒有任何蹤跡。

    “大黑貓,你有沒有什么辦法?”

    目光一閃,秦塵看向大黑貓。

    大黑貓對這里的了解,非同一般,說不定就有什么辦法。

    “少年郎,你現在想到本皇了?其實,本皇還真有一個辦法!”大黑貓目光一轉道。

    “是什么?”

    “在外面廢墟宮殿中的時候,你應該在封印本皇的宮殿中,得到過一個玉簡吧,其實這玉簡,就能控制這宮殿中的陣法,只要你把拿玉簡交給本皇,本皇就能替你破了這陣法。”大黑貓目光一轉,狡黠說道。

    玉簡?

    秦塵目光一閃,當初魔厲他們在進入宮殿之中,第一個想要針對的目標,的確是自己得到的神秘玉簡,難道這玉簡真如大黑貓所說,能夠控制這里的陣法?

    仔細想想,這不是沒有可能,否則的話,對方為何不針對魔晶和古鼎,非要得到這玉簡不可?

    心念一動,秦塵瞬間拿出玉簡,精神力滲入其中,想要將其研究透徹。

    當初得到玉簡的時候,情勢危急,秦塵根本沒有仔細研究過。

    “少年郎,你別白費勁了,你這玉簡,十分特殊,以你的修為想要研究透徹,根本不可能,只有交給本皇,才能幫你破開這陣法。”大黑貓傲然說道。

    果然,如這大黑貓所說,秦塵的精神力一進入這玉簡之中,頓時覺得白茫茫一片,竟然窺探不出絲毫東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