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39章 外強中干

武神主宰
     骷髏舵主怒吼一聲,渾身涌動一層深灰光流,這光流陰冷,帶著邪惡之力,幽冷刺骨,勉強將秦塵的靈魂和精神雙重攻擊抵擋住。

    然而,來自靈魂層面的攻擊,卻不可能快速恢復。

    還不等他完全清醒過來,頭頂之上,秦塵身形如電,有雷光在全身縈繞,化作電龍,席卷而來。

    第二道攻擊,已然醞釀而成。

    “電光毒龍!”

    湛藍雷光,化作一頭咆哮怒龍,足有大腿粗細,怒吼著,從天而降,降臨骷髏舵主身軀。

    骷髏舵主在被靈魂沖擊攻擊之后,又陷入雷光天罰,身軀和靈魂再度受到沖擊傷害。

    血脈之力,十分特殊,一般劍法,只屬于物理攻擊,但雷電血脈,卻是物理和精神雙重攻擊,且精神力越強,威力也越可怕。

    更何況秦塵在施展的劍法的同時,還催動了御劍術,威力更強。

    以秦塵如今的修為、實力,劍術、血脈、御劍術三大絕技施展之下,足以斬殺一般普通七階三重武王,七階三重巔峰武王也未必能抵擋。

    不過。

    骷髏舵主畢竟是遠古異魔族的強者,靈魂力量堪比半步武皇強者,肉身防御也非一般七階三重巔峰武王能比擬。

    硬憾這一擊,骷髏舵主渾身刺痛,仿佛被煉獄燒灼,發出嗤嗤之聲,剛剛凝聚的血肉,也開始萎靡、腐蝕,但并未遭受致命打擊。

    “不愧是遠古異魔族的強者。”

    秦塵并不意外。

    這一擊,他并未抱著斬殺對方的念頭,畢竟這等強者若是能這般輕易被斬殺,也不會在這天魔秘境中存活到現在了。

    他的目的,只是限制這骷髏舵主,令其無法輕易爭奪,同時,若是能給他帶來一定傷害,便已足夠。

    而接下來,便是李玄機等人的聯手攻擊。

    轟轟轟!

    秦塵的攻擊,將骷髏舵主身形限制,給予了李玄機等幾大七階三重巔峰武王絕佳的出手機會,剎那之間,幾大頂尖武王的攻擊便如流星墜月,倏地綻放在骷髏舵主身上。

    “啊,你們這群該死的人族螻蟻。”

    骷髏舵主怒吼,周身涌動灰褐色濃霧,卻被可怕的攻擊瞬間撕裂,轟的七零八落,那灰色濃霧,頓時變得黯淡起來,身上新凝聚的肌肉也被撕裂開來,斬出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叮叮!

    其中賽洛川老祖的黑色戰刀,更是如蛟龍出潭,逆勢而上,瞬間斬開骷髏舵主身上的血肉,斬在他那漆黑幽冷的骨骼之上。

    只聽得鏗鏘金鐵交戈之聲響起,有火光綻放,僅僅是在那黑色骨骼之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

    什么?

    賽洛川等老祖驀然變色。

    骷髏舵主的防御,比想象中的可怕,居然硬抗下他們數人的強勢一擊。

    “可惡,你們惹怒我了。”

    骷髏舵主怒吼,轟的一聲,周身爆發可怕黑色氣焰,如同噴薄的火山,帶著一股可怕的幽冷靈魂意志,瞬間席卷出去。

    “快退!”

    “不要硬抗!”

    李玄機老祖幾人怒吼,身形暴退,被無形的魂力沖擊席卷,身上衣袍紛紛爆碎,露出內甲,同時臉色發白,甚至嘴角溢出鮮血。

    噗噗噗!

    下方,一些靠的近的七階中期武王被這黑色沖擊卷中,身上皮膚頓時如波浪一般起伏,下一刻,他們眼珠子瞪大,整個人瞬間爆碎,化為漫天血雨。

    呼!

    大量氣血如同龍卷一般沖天而起,最后融入骷髏舵主身體,令他體表灰色霧氣,變得愈發幽冷,更隱隱透著血色,散發出邪惡氣息。

    “所有七階中期巔峰以下武王,全都退后百米,不得靠近。”

    李玄機老祖冷喝,神色驚怒,光是這一下,就又有數名武王隕落,反觀骷髏舵主,剛剛變得有些虛弱的氣息,仿佛得到了回血一般,不減反增。

    這讓他們怎么打?

    下方那些七階中期武王,更是同樣難看,面露驚恐,身形紛紛后退。

    他們這群人,在百朝之地,都是各個王朝的老祖,蓋世巨頭一般的存在,但在這骷髏舵主面前,卻脆弱的不堪一擊,只能算作是炮灰、養分。

    “哈哈哈,就憑你們,也想殺本座,癡心妄想。”

    骷髏舵主大笑,氣焰囂張,如同魔神般傲立半空,姿態狂放。

    那鎮壓一切的氣息,令得所有人都駭然,面露驚怒,心頭劇震,浮掠起一絲恐懼陰影。

    “哼,別自夸了,不過是徒有其表,外強中干。”

    秦塵冷笑一聲,破禁之眼流轉之間,清晰的看到,這一層氣焰和血氣,只是縈繞這骷髏舵主體表,并未完全融入他的身體,成為他真正的力量。

    也就是說,這短暫的吸收血氣,雖然能令骷髏舵主力量短暫提升,但絕不是真正的徹底蛻變,受傷的本質,依舊不曾改變。

    冷笑之中,秦塵催動番天印,如小山般巍峨的巨大黑印,瞬間蓋落而下。

    “哼!”

    骷髏舵主冷哼,右手抬起,唰,白色骨鞭如燃燒黑芒的怒龍,瞬間纏繞向黑色大印,狠狠抽下。

    咚的一聲,那白色骨鞭,蘊含莫測神威,竟將小山一般的黑色大印抽的倒飛出去,發出驚天的轟鳴。

    但就在這時,唰,秦塵身前的離崁圣鏡,抓住這一刻的間隙,倏地暴掠出一道刺目的白色圣光。

    噗!

    白色圣光轟在骷髏舵主的手腕,咔嚓一聲,那手腕處,頓時傳來骨骼裂動之聲,同時嗤嗤黑煙冒起,骨骼吸顯露,被燒灼出斑斑焦痕。

    在這白色圣光的轟擊之下,骷髏舵主拿捏不穩,手中的骨鞭瞬間拋飛而出,飛向半空。

    “攻擊他骨骼關節!”

    下方李玄機等人見狀,瞬間領悟。

    骷髏舵主的身軀,雖然強橫,能夠抵擋他們七階三重巔峰武王的攻擊,但也不是沒有破綻。

    失去了血肉的防護,骷髏舵主的骨骼關節,比起一般的人類其實要脆弱不少,他的骨骼關節,也是他全身最為薄弱的地方。

    特別是一些類似手腕、腳腕等地方的關節,更是脆弱。這些破綻,他們未能看出,但卻在秦塵的破禁之眼下,無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