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43章 神秘洞窟

武神主宰
     “想逃,走得掉嗎?”

    秦塵冷笑。

    轟!

    一個黑色大印驀地出現,在離殤遁入虛空的瞬間,狠狠砸了上去。

    嗡!

    大印蘊含恐怖的力量,一砸之間,虛空瞬間不穩,原本進入虛空的離殤噗嗤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竟然被從虛空中瞬間震落了出來。

    “死!”

    一道道可怕的劍影,幾乎在同一時間出現,密密麻麻將離殤吞噬。

    噗噗噗!

    鮮血橫飛,離殤整個人尚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身體便已經被無盡劍氣穿透,瞬間爆碎成漫天血霧,只有一枚儲物戒指,在虛無力量的引動下,落入秦塵手中。

    “諸位,我大威王朝的武王,還請諸位多多照顧。”

    對下方完全看呆了的李玄機等人拱拱手,秦塵頭不回,身形一晃,唰地化作雷光,瞬間消失在遺跡中。

    遺跡內。

    眾人怔怔的目送秦塵離去,心頭宛若卷起了驚濤駭浪,半天無法平靜。

    “此子,竟然以一人之力,斬殺了丁千秋和離殤?”

    幾人對視一眼,李玄機等人眼眸中滿是驚駭之色。

    這代表了什么?豈不是代表,若是把離殤換做他們,秦塵也能以一力斬殺?

    唯一讓李玄機他們慶幸的是,如今的他們身受重傷,實力十不存三,即便是幾人聯手,也未必會比離殤強上多少,秦塵既然能殺死丁千秋和離殤,便代表也能將他們幾個斬殺。

    可秦塵并沒有這么做,如此來看,顯然代表秦塵根本沒有殺他們的心。

    “不愧是蓋世天驕,相比而言,我百朝之地之前所謂的十大新秀,與之一比,真如土雞瓦狗啊。”

    李玄機低嘆道。

    其他人也都苦笑。

    十大新秀?

    那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好嗎?

    “而且我有種感覺,這秦塵,身上應該還有底牌,否則,豈敢一人去追殺骷髏舵主?”

    賽洛川也開口。

    惹得眾人目光震撼,若有所思。

    最終,幾大老祖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大乾王朝和大離王朝的幾名七階中期巔峰武王身上。

    “這幾人怎么辦?”

    如今秦塵斬殺了丁千秋和離殤,卻留下了幾個兩大王朝的七階中期巔峰武王,卻讓他們,頗為為難。

    放走肯定不行。

    秦塵與大乾王朝和大離王朝有仇,回頭秦塵責怪下來,他們擔當不起,而且他們幾個離開,消息定然會在百朝之地傳來,必然會引來大乾王朝和大離王朝的騷動。

    可若是留在這里,他們也不知如何處置。

    “幾位前輩,不要殺我們,我等愿意退出王朝,為幾位效力。”

    “對,血手王,你我之間,曾經也頗有交情,還請血手王大人為我等美言幾句。”

    “我等愿意以血手王大人為榜樣,為秦少俠效力。”

    這一群人看到幾名老祖的冷漠目光,一個個心頭狂跳,紛紛跪下求饒。

    此時此刻,什么尊嚴,什么臉面,他們都不要了。

    連老祖都死在了秦少俠手上,他們如今的處境,還談什么尊嚴?

    “此事,就交給血手王和諸位大威王朝的朋友處理吧。”

    李玄機幾人目光亮起,朝血手王他們說了一句,便不管了。

    “這……”

    血手王傻眼,緊接著受寵若驚。

    看著跪拜在地上,苦苦求饒的兩大王朝強者,血手王內心,百感交集。

    曾經,在大乾王朝,他是一個最為卑微的武王,任何人,都能欺辱他,站在他頭上撒尿。

    可如今,他跟著秦塵才多久?

    卻連七大王朝的老祖都要對自己和顏悅色,曾經大乾王朝高高在上的武王對自己低眉順眼,讓血手王內心觸動不已。

    但最終,血手王沒有妄斷,而是把這些人的處置權,交給了劉泰他們。

    血手王很清楚,相比對秦塵忠誠和親密度,他和劉泰等人還是沒法相比的,若是想繼續跟隨秦塵,他就必須打好和劉泰他們的關系。

    劉泰他們也沒有好的主意,只能讓兩大王朝的武王留下來。

    在他們看來,秦塵既然沒殺這些人,說不定是有用途,自然不敢妄斷。

    他們哪里知道,秦塵之所以沒有動手,第一,是他和這些人沒什么仇怨,自然不會因為丁千秋一人,而將整個王朝的人都給屠了。

    第二,當時的秦塵為了追殺骷髏舵主,必須盡快離開,因此無法停留太多時間。

    這才給了幾人存活的機會。

    接下來,李玄機等人并未急著離開,一群人在這遺跡中,紛紛閉關療傷,休養生息。

    此刻,在距離此地足足有上萬里外的一處洞窟中。

    一個人影,正小心翼翼的往里深入著。

    如果秦塵在這里,定然就會發現,此人正是之前在廢墟宮殿中悄然逃走的血魔教圣子魔厲。

    只是此刻的魔厲,整個人顯得無比狼狽,全然沒有當初的意氣奮發,渾身遍布傷痕,鮮血淋漓。

    “都是那秦塵,若非此人,我怎會落到如此田地,沒了鬼老他們的保護,讓本圣子在這天魔秘境深處舉步維艱,真是該死!”

    魔厲臉上帶著猙獰之色,憤怒的嘶吼著。

    當初從廢墟宮殿離開后,他不敢停留,第一時間就進入了天魔秘境深處,想要找到骷髏舵主。

    只可惜,以他的實力,因為沒有七階武王的保護,并且因為無法和骷髏舵主聯系,使得他一路而來,危險重重,好幾次,差點隕落在這里。

    若不是因為他是血魔教圣子,并且修煉了古南都的神秘功法,且體內擁有銀色寄生種子,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遍了。

    這令他心中對秦塵的怨恨,前所未有的強烈。

    “也不知這洞窟中,究竟有什么寶物,竟能令本圣子體內的魔氣,如此興奮激動,那秦塵給我等著,一旦等本圣子突破武王之后,定要將那小子碎尸萬段。”

    猙獰的怒罵了一句,魔厲興奮的看向洞窟深處,繼續小心前行。

    先前,他在經過這一片山丘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一股微弱的召喚之意。

    在他搜尋之下,才發現在這山丘之下,竟然隱藏著一個神秘的洞穴,而那召喚之意,就是從這洞穴中傳出。

    如今伴隨著他的不斷深處,這召喚之意,也越來越強烈,令他心中前所未有的激動。

    因為一般出現這種情況,往往代表著這洞窟中,有某種契合他血脈的寶物,否則根本不會產生這樣的召喚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