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44章 玉瓶中的魔君

武神主宰
     在又緩緩前行了半個時辰之后,魔厲終于來到了這洞窟底部。

    這里是什么地方?

    魔厲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見整個洞窟,仿佛曾經經歷過一場慘烈的大戰,到處都是殘破不堪。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令他心悸的氣息,身體感到一陣的不舒服。

    咔嚓!

    向前走了兩步,魔厲突然不小心踩到一樣東西,腳底立即傳來一陣劇痛,低下頭看去,才發現自己踩中的居然是一塊殘破的金屬碎片。

    這金屬碎片,也不知道是哪件鎧甲還是兵器之上的,僅有巴掌大小,上面銹跡斑斑,極為的殘破。

    可就是這一件銹跡斑斑,極為殘破的金屬碎片,竟然直接切開了他的腳掌,整個右腳頓時鮮血淋漓。

    “嘶!”

    魔厲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這到底是什么金屬碎片,都殘破成這樣了,竟然還能輕易洞穿他的腳底?

    以他現在半步武王巔峰的防御,足以媲美普通七階初期巔峰的武王,但在這金屬碎片之下,竟然毫無抵抗之力。

    而就在魔厲震驚之時,那一股吸引力愈發的強烈了,吸引著他,緩緩的來到了洞窟最里面。

    “應該就是這個地方。”

    找了片刻之后,魔厲感覺到那吸引力是從自己的腳下傳遞而出的之后,當即向下挖掘了起來。

    “咔!”

    還沒挖掘幾下,他的雙手就觸碰到了某種冰涼的東西,挖開來,居然是一個古樸的玉,玉之上,雕刻著道道詭異險惡的圖案,令人的心神,情不自禁的被吸引入了其中。

    “對,就是這玉,之前那股吸引之力,就是從這玉中傳遞出來的,難道這玉是什么寶物?”

    魔厲情不自禁就將那玉的塞給拔了開來。

    “桀桀桀!”

    “哈哈哈!”

    “嗚嗚嗚!”

    當塞被拔掉的一瞬間,一股鬼哭神嚎般的叫聲從那玉之中傳遞了出來,霎時間,整個洞窟中盡皆是道道鬼哭神嚎之聲。

    同時一股可怕的力量從玉之中傳遞而出,瞬間降臨在了魔厲身上。

    “啊!”

    魔厲頓時痛苦的嚎叫起來,一張臉上滿是青筋暴突,格外的猙獰恐怖。

    “桀桀桀,沉睡了這么多年,總算可以出來了,外面的空氣真舒服啊。”

    道道隆隆的聲音回蕩在這洞窟之中,但魔厲卻置若罔聞,整個人已經被劇烈的痛苦充斥。

    腦海之中,一片空白。

    轟!

    那可怕的力量進入他身體后,不斷的回蕩著,緊接著直接沖入魔厲腦海之中。

    “嗯?寄生種子,你身上怎么會有銀級寄生種子?該死啊!”

    只是在感受到魔厲腦海中那一枚銀色精神種子后,那陰冷的聲音頓時憤怒起來,聲音之中充滿了惱怒。

    “這么說來,你小子,應該是那些家伙選中的了?可惡啊,這么一具完美的軀體,本魔君卻只能看,不能吃,該死,該死!”

    那聲音憤怒的嘶嚎起來,轟轟轟,可怕的力量震蕩,但無可奈何,只是在魔厲身上留下一道黑色的魔氣之后,重新回到了玉之中。

    數萬年的沉淪,如今的他,只想找一個具軀體奪舍,卻沒想到,偏偏找了一個不能奪舍之人。

    那種郁悶和無語,無以言表。

    “你到底是什么人?”

    劇烈的痛苦散去,魔厲這才清醒了過來,急忙將玉重新封上,而后痛苦的咳嗽起來。

    他眼眸中滿是驚恐,駭然的看著面前的玉,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但他卻有種快要死去的感覺。

    “桀桀桀,年輕人,本魔君乃是遠古赤炎魔君,你能撿到我,那是你的運氣。”

    “赤炎魔君?”

    魔厲震驚,此人難道是遠古異魔族的強者不成?

    嚇得將玉扔在地上,魔厲轉身就要離開這洞窟。

    “年輕人,本魔君看你修煉的,乃是我族魔功,身上血脈,似乎也有我族的血液氣息,只可惜,實力太弱,卻是個廢物,本魔君有讓你變強的能力,如此大機緣,難道你不想要?”

    陰冷的聲音中帶著循循善誘。

    “機緣,我看你是想要奪舍本圣子吧?”魔厲突然轉頭,憤怒看著玉,雖然他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但那種本能的驚悸,他卻不會忘。

    “桀桀桀,你很聰明,明魔不說暗話,的確,本座先前是想奪舍你,只是沒想到,你身上居然有我異魔族的寄生種子,讓本座無法對你進行奪舍,所以你盡管放心吧,別是本魔君了,就算是魔主降臨,也別想奪舍擁有寄生種子的人,所以你大可對本魔君放心。”

    赤炎魔君嘎嘎說道,聲音刺耳難聽。

    寄生種子?

    魔厲目光一閃,他記得當初自己回到血魔教,骷髏舵主見到自己之時,就曾說過這個詞。

    難道我在古南都得到的銀色精神種子,就是什么寄生種子不成?

    想到古南都,魔厲頓時就想到了秦塵,一雙眼瞳之中,瞬間流露出刻骨的仇恨。

    本想一走了之的他,瞬間停下了腳步,對著玉冷笑道:“你說你能讓我變強,我如何能信你?”

    “桀桀桀,有意思,本魔君喜歡,這樣,只要你給我一些精血,本魔君便先給你一點好處,如何?”

    “精血?”

    “小家伙,你不會信不過本魔君吧?桀桀桀,以你的實力,本魔君雖然奪舍不了你,但剛才想要殺你,根本不費吹灰之力,豈需要這樣騙你?若你不信,直接離開便是。”

    魔厲臉色陰晴變幻,雖然心中有著忌憚,但想到先前在廢墟宮殿的一幕,眼眸之中,頓時流露出無盡的仇恨。

    他要報仇,可以他現在的修煉速度,只會距離秦塵越來越遠。

    “好,我就信你一次。”

    一咬牙,魔厲右手瞬間破開一道裂口,同時一道精血蔓延而出,緩緩的飄到了玉上空。

    “桀桀桀,你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玉搖晃起來,那一絲絲精血,瞬間包裹住了玉,而后緩緩的滲入到了玉之中,漸漸的消失不見,仿佛被吸收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