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45章 怨魂死地

武神主宰
     “啊,好香的精血啊,多久沒有聞到這么香的東西了,桀桀,這一次,本魔君看在你還聽話的份上,就先給你點好處吧,以后,你給本魔君越多的精血,本魔君就會給你更多的好處。”

    玉發出暢快的聲音,同時傳遞出一股無比精純的力量,這力量轟的一聲進入魔厲的身體,令魔厲體內的真力瘋狂的運轉起來,整個人毛孔舒張,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啊!”

    他低吼起來,這股能量,太過精純了,散發出恐怖的威能不斷的改造他的肉身。

    半個時辰后!

    “轟!”

    伴隨著魔厲肉身爆發出的狂暴氣息沖擊洞窟,玉這才停止傳遞能量。

    “這一次,本魔君可虧大了,你只給了本魔君這么點精血,本魔君可是讓你一下子突破了一個境界,怎么樣,現在知道本魔君的力量了么?只要你給本魔君足夠的精血,本魔君便能不斷的提升你的實力。”

    “好了,本魔君剛剛蘇醒,被封印了數萬年,很虛弱,現在要繼續沉睡了,等你有大量新的精血的時候,再喚醒本魔君吧。”

    玉傳出的聲音帶著一絲虛弱,很快,便沉寂了下來。

    而那玉在飄到魔厲身前之后,也啪嗒一聲落了下來。

    魔厲一把接住玉,而后放入了儲物戒指中,感受著體內澎湃的真元,眼神中有著前所未有的激動。

    “七階,本圣子居然一舉突破到七階了,哈哈哈,秦塵,你等著,等本圣子先找到舵主大人,再來親自取你項上頭顱,哈哈,哈哈哈。”

    魔厲放聲發笑,轟,身上魔氣滔天,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黑色流光,沖出了洞窟。

    魔厲根本想不到,他所說的秦塵,此刻正在追殺著他心目中的舵主大人。

    三日之后。

    天魔秘境深處。

    咻!

    一道藍色雷光化作光影,在漆黑的秘境上空一閃而逝,引來下方無數血魔獸匍匐,身形驚顫。

    片刻之后,唰,這一道身影停在一座黑色山丘之上,他眉心處有著一只隱約的豎眼,微微收縮之間,掃視周圍的場景。

    正是一路追蹤骷髏舵主的秦塵。

    “唰!”

    在秦塵身邊,一只大黑貓出現,齜牙咧嘴道:“這骷髏鬼太特么能跑了,這都跑了三天了,還跑個沒影,氣死本皇了。”

    三天下來,他們一路追蹤,可是這骷髏舵主,根本不與他們交鋒,幾次碰上之后,僅僅交手數招,便又逃遁,讓大黑貓,氣得無語。

    “哼,他逃不了的。”

    秦塵冷笑,眼神傲然,破禁之眼掃視間,周圍的一切清晰的呈現他的腦海,任何一絲微不可查的細節,比如空氣中浮動的塵埃,天地真氣中的微量變化,都逃不過秦塵的追蹤。

    特別是,秦塵還掌控了一定的空間意境,對空間場景的變化,也有相當敏銳的感知,除非骷髏舵主的速度遠超于他,否則想要逃出他的追蹤,無異于白日做夢。

    “哼,這骷髏鬼明明逃不掉,偏偏還一心想逃,不知他是打的什么主意。”大黑貓一邊休息,一邊不滿道。

    秦塵也皺眉。

    三天的追蹤下來,相信以骷髏舵主的實力,應該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脫追蹤,繼續這么下去,只會讓自己傷的越來越重,畢竟,在逃跑的過程中,可不能好好地休息療傷。

    反而孤注一擲,拼死反抗,或許上有一線生機。

    可他卻沒這么做,反而是一路而逃,哪怕是寧愿燃燒自身軀體,也不愿和秦塵交手太久,令秦塵頗為疑惑。

    “他不可能不知道這一切,或許,他覺得這么逃下去,會有一線生機。”

    秦塵所有所思。

    抬起頭,喃喃道:“難道這前方,有什么古怪?”

    “前方?”大黑貓也抬起頭,忽然目光一閃,道:“難道他是想去那個地方?”

    “什么地方?”秦塵轉頭。

    “本皇倒是知道前方有一個地方十分特殊,之前沒在意,現在看來,那骷髏舵主應該是“冤魂死地”沒錯了。”

    “冤魂死地?”

    “沒錯,那地方,是這天魔秘境極為邪意的一個禁地,里面到處都是怨魂之氣,這種怨魂之氣,并非一些實體怨魂,而是某種詭異的詛咒之力,人族強者進入,很容易會被冤魂之力籠罩,最終身體衰敗,隕落在這冤魂之地,成為冤魂之地的養分之一。”

    大黑貓凝重道。

    “這么說來,那骷髏舵主是想在那種地方狙殺我們?走!”

    秦塵冷笑一聲,身形不再停頓,化作一道電光,瞬間消失。

    而大黑貓也身形一閃,驟然消失在虛空中。

    一路向前。

    穿過某一片荒地,前方的氣氛,突然變得詭異起來,雖然這天魔秘境本身極為陰冷,可這一刻,秦塵卻像是進入了冰窖一般,渾身上下,通體森寒。

    “果然是冤魂之地。”大黑貓睜大眼睛道。

    “好恐怖的氣息。”

    秦塵心頭一凜,凝神望向秘境深處,前方,黝黑的秘境之中鬼影重重,仿佛生有無數鬼魅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現在是殺骷髏舵主最佳機會,他傷痕累累,一路追殺,身軀心神都受到巨大創傷,一身實力十不存五,若錯過這一次,還不知道何時才能再有這等機會。”

    “最關鍵的是,血魔教,虎視眈眈,且極為陰冷,這么多年,都只隱藏在背后,根本捕捉不到痕跡,若不想辦法將其連根拔起,恐怕發展下去,將會成為大陸的一場災難。”

    目光一閃,秦塵臉上殺意決然,繼續深入前方。

    與此同時,冤魂死地之中,一層層灰色霧靄縈繞,視線被遮擋。

    咻轟!

    骷髏舵主渾身纏繞一層灰色霧氣,雙瞳幽冷,猙獰詭異。

    “那秦塵真是陰魂不散,看樣子是不殺我不肯罷休。”

    骷髏舵主咬牙切齒,滿臉怨恨憤怒。

    這些日,他使盡了一切手段,都沒能擺脫秦塵追殺,反而是被秦塵屢屢追上,好幾次,差點身隕。

    他也曾想過一些辦法,暗中擺脫秦塵,但每一次,都被秦塵發現真身,氣得夠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