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49章 神話兵器

武神主宰
     “可惡啊!”

    骷髏舵主氣得發抖,他沒想到,自己燃燒本源,竟然依舊如此狼狽。

    “魔影重重!”

    骷髏舵主發瘋了,轟轟轟,道道可怕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自身血肉都炸開了,整個人氣息再度上漲,轟得一聲,如同一道墜落的隕石,瘋狂沖向秦塵。

    “不好!”

    秦塵大驚,骷髏舵主這是拼了命了,如此恐怖的威勢,比之先前還要更甚一籌,根本不是他催動番天印能夠抵擋的。

    “御劍術,斬!”

    但秦塵已然不退,他雙手握緊神秘銹劍,體內所有的真元,瘋狂灌輸入其中。

    嗡!

    突然,神秘銹劍中,仿佛有什么東西被激活了,一股可怕的吸力傳來,瘋狂吸收秦塵體內的真元,真元消耗的速度,遠遠抵不上神秘銹劍的速度,剎那之間,秦塵體內的真元竟硬生生少掉了二分之一。

    與此同時,神秘銹劍之上,猛地浮掠起一絲淡淡的黑光,一股無比可怕的氣息從中彌漫了出來。

    “嗡!”

    四周虛空一陣悸動,神秘銹劍綻放黑芒,像是蘇醒了一般,可怕的氣息彌漫這片區域,剎那間,周圍無數冤魂之氣瘋狂退避,全都充滿了驚恐,一瞬間甚至退到了數里之外,方圓數里內,一絲冤魂之氣都沒剩下。

    這是

    秦塵震驚的看著手中的神秘銹劍,有一種強烈的陌生感,一股陰冷的氣息從神秘銹劍中傳出,令他渾身冰冷,面容驚駭,靈魂都欲凍結。

    但此刻,他已考慮不了太多,緊握神秘銹劍的雙手,悍然斬落了下來。

    嗡!

    一劍出,虛空震蕩,劍刃邊緣,空間閃爍,竟隱隱要浮現出裂紋。

    “不好怎么可能這是什么神兵?”

    骷髏舵主身如山岳,剛剛來到秦塵身前,就感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降臨,將他的靈魂,都仿佛要瞬間凍結。

    他駭然失聲,內心升騰起前所未有的恐懼,眼眸之中彌漫出惶恐,看著面前那黑色劍影,如同螻蟻仰望神龍。

    噗!

    下一刻,骷髏舵主被劈飛了出去,如同破敗的布偶一般,胸口被劈斬出一道長達數尺的長長劍痕,里面的骨骼,都被斬斷開來,斷口光滑,整齊平整。

    一劍斬出,秦塵仿佛精氣神瞬間被抽空了般,有種前所未有的虛弱之感。

    哪怕是之前和骷髏舵主大戰無數回合,也沒有這種感覺。

    低頭看去,神秘銹劍已經再度恢復了平靜,帶著銹跡,絲毫不起眼,但給秦塵的感覺,卻神秘莫測。

    此劍,絕對不凡,前世哪怕在武域,秦塵也沒見過如此可怕的神兵。

    “轟!”

    而骷髏舵主被劈飛出去后,帶著恐駭之色,身形連連暴退,身上精氣迅速散逸。

    “走!”

    他顧不得身上的傷勢,轉身就要化作黑色流光,逃離此地。

    “在本皇面前,你能逃哪里去?”

    唰!

    一直掠陣的大黑貓突然出現,攔住他的去路。

    “你”

    骷髏舵主驚怒。

    “受死!”

    后方,秦塵也已反應過來,身形如電,一掌狠狠拍落。

    “轟咔!”

    骷髏舵主閃避不及,瞬間再度被拍飛,體表血肉支離破碎,再受重傷。

    這一掌,幾乎把骷髏舵主打散了架,殘破不成人形,落到地上。

    “怎么可能,本座怎么會敗在一個人類小子住手,你剛才的神兵,難道是傳說中的神話兵器?”

    骷髏舵主全身的骨骸,近乎碎裂,倒在冤魂之地,竭力掙扎。

    他心頭震駭之余,依舊驚恐不定。

    剛才,他燃燒本源,本可與秦塵一戰,卻是他手中的詭異神兵,將自己重傷。

    以他的見識,普通神兵,根本沒有這等威力,只有傳說中的神話兵器,才有這種可能。

    所謂神話,是一種凌駕在九階寶兵之上的神兵,流傳自遠古,而非現代煉器大師能夠煉制。

    事實上,秦塵也不知道神秘銹劍究竟是什么級別,但從先前那一擊來看,絕對不弱于一般的九階神兵。

    否則,以他現在的修為,豈會催動的如此艱難?僅僅一擊,就差點耗盡他體內全部力量,即便八階皇兵,也不可能如此。

    唰!

    身形一晃,秦塵落在地上,右腳狠狠踩在骷髏舵主的頭顱上。

    “人類小子,要殺就殺”

    骷髏舵主心頭羞怒掙扎,瘋狂掙扎,卻無力抵抗。

    本源燃燒,身受重傷,此刻的他,戰力跌至原先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弱。

    可以說,此次戰斗,他徹底敗給了秦塵。

    事實上,當秦塵催動神秘銹劍的那一刻,他便已經敗了,除非,他的修為能真正恢復道武皇境界,尚有一戰之力。

    “哼,骷髏鬼,交出鎮界珠,饒你不死。”

    大黑貓出現,一屁股坐在骷髏舵主身上,冷聲說道。

    “哈哈哈,想要鎮界珠?做夢!”

    骷髏舵主大笑,姿態猖狂。

    哪怕是敗,他也是異魔族強者,豈會妥協別人?

    “你哼,那本皇就自己找。”

    大黑貓惱怒,目光掃過骷髏舵主,片刻后,他便從骷髏舵主身上找出了幾樣空間裝備,但其中,卻只有大量骷髏舵主用以修煉肉身,提升修為的材料。

    根本不曾發現鎮界珠的蹤影。

    “不可能,你是第一個進入祭壇之人,那鎮界珠,就在祭壇之上,不在你身上,又能去哪里?”

    大黑貓憤怒道。

    只要是空間裝備,就不可能躲過它的查找。

    “哈哈哈,本座說過了,本座身上沒有鎮界珠,你們偏偏不信,桀桀桀,你失望的表情,本座很興奮,不過本座倒是好奇,你這死貓,為何會對我異魔族的遺跡,如此熟悉?”

    遺跡中的東西,乃是異魔族秘密,這大黑貓又是如何得知?

    “該死!”大黑貓憤怒看著骷髏舵主。

    “桀桀桀,小東西,有種你就殺了我,不過,就算你殺了本座,你也得不到鎮界珠,桀桀桀!”

    死到臨頭,骷髏舵主依舊猖狂無比。

    “殺你?可沒那么簡單!”

    秦塵瞇著眼睛,冷笑一聲,雙眸緩緩掃過骷髏舵主的身軀。

    一瞬間,骷髏舵主竟覺得渾身有一股寒意彌漫,不由自主的顫栗。

    “你想要做什么?”骷髏舵主聲音居然在顫抖。

    “骷髏舵主,別害怕,本少向來仁慈,哪怕是對異族人也如此。”

    秦塵瞇著眼睛,嘴角勾勒笑容:“本少看你也不凡,所以決定給你兩個選擇。”

    “第一,本少殺了你,取你的軀體白骨,并將你的靈魂熬煉七七四十九天,煉制成傳說中的白骨幡,永生永世,承受煎熬。第二,順從本少,成為本少的奴仆。”

    秦塵微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