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50章 我答應你

武神主宰
     “你卑鄙小人”

    骷髏舵主驚怒低吼,剛想掙扎,頭顱卻被秦塵死死踩在腳下,咯吱作響。

    秦塵想殺他,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但殺了骷髏舵主對秦塵而言,根本沒什么好處。

    先不說,骷髏舵主是否還有還擊之力,在秦塵出手之時,引爆自身,以免給秦塵造成傷害。

    二者,秦塵也需要通過這骷髏舵主,了解許多情況。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血魔教和異魔族的情況。

    血魔教在百朝之地經營千年,定然還有諸多秘密基地,這些人隱藏在背后,并且在千年來,暗中滲透各大王朝之中。

    秦塵的目的,是想將百朝之地建造成一個屬于自己的后勤基地,豈能容血魔教這么一個龐大大物,隱藏在暗中,蓄勢待發?

    除此之外,異魔族的情況,秦塵也需要進行了解。

    先不說是否會對大陸造成危機,光是他腦海中的寄生種子,便是異魔族所留,古南都、黑死沼澤,他有太多的疑惑,需要去詢問。

    而這骷髏舵主好歹也是異魔族之人,或多或少,也會知曉一些,讓秦塵有更多的準備。

    “呵呵,本少卑鄙?本少卑鄙,也就不會給你這么一條活路了,你也別想著自爆、逆襲,或者逃遁。”

    秦塵冷漠一笑:“你應該知道,你最強的,是靈魂造詣,但你的靈魂造詣在本少面前,卻根本沒有任何用途。”

    秦塵用力踩著骷髏舵主的頭顱,如同神靈,俯視自己的臣民。

    “啊!”

    骷髏舵主羞怒萬分。

    事實上,正如秦塵所想,骷髏舵主并非沒有絕地反擊的能力。

    但他也知道,秦塵所說,并非妄言。

    秦塵在靈魂方面的造詣,的確可怕,并且其對靈魂沖擊的近乎豁免,讓他感到空前的無力。

    他很清楚,哪怕是他自爆,最終的結果,也只能是對秦塵造成些微的傷害,根本不會產生多大影響。

    “讓本座一個異魔族強者臣服于你,你覺得可能么?”

    骷髏舵主怒吼。

    即便他知曉這一切,但想讓他臣服秦塵,也幾乎不可能。

    他也算是神功蓋世的人物,如何不知道秦塵奴役他的目的是什么?到時候利用價值一盡,還不是一死?

    似乎知道骷髏舵主的想法,秦塵淡笑道:“只要你臣服本少,將來,自會少不了你的好處。”

    “呵呵,小輩,本座不相信,你能給本座什么好處,一個小小的人族武王而已,即便天賦驚人,又能如何?遠古時代,被本座斬殺的人類武帝,都不知凡幾,一旦等本座恢復,普天之下,能與本座對抗的,屈指可數。”

    骷髏舵主放棄掙扎,眼眸中閃爍一絲狡詐。

    看似在反抗,實則在和秦塵談判,展現自身價值,博取更大利益。

    秦塵冷笑,如何不知道這骷髏舵主的想法,剛準備開口,一旁大黑貓卻已冷笑起來。

    “小小武王?呵,你一個異魔族遺民,也敢說此大話?不妨告訴你,此人非但已經煉化了乾坤造化玉碟,更是將鎮魔鼎一同煉化,有此兩樣寶物,你一個小小的骷髏鬼居然還討價還價,本皇都為你無語。”

    “至于遠古時代,早已過去,談這些又有什么意義,你現在不過是一茍延殘喘的異魔族殘魂,若真想談遠古時代,在遠古時代,像你這樣的異魔族強者,本皇一爪子能拍死一打,又算什么?”

    大黑貓傲然,十分不屑說道。

    “什么,此人煉化了鎮魔鼎?”

    骷髏舵主驀然轉頭,眸露驚色,對大黑貓的嘲諷,置若罔聞,只是驚駭看來。

    “少年郎,把和乾坤造化玉碟一起得到的鎮魔鼎給這骷髏鬼看看,他一小小骷髏鬼,還值得本皇去騙?”

    大黑貓眼珠子骨碌一轉,朝秦塵使了個眼色。

    “鎮魔鼎?”

    秦塵心頭一動,難道就是之前和空間玉簡一同得到的神秘古鼎?

    那古鼎,十分神秘,哪怕是秦塵,一時也未能窺探出端倪,再加上時間有限,根本沒能好好研究。

    現在從骷髏舵主的表情上來,這古鼎的來歷,極有可能十分不凡。

    心念一動,秦塵頓時催動古鼎。

    嗡!

    黑色古鼎瞬間出現虛空,轟,一股可怕的氣息,從古鼎之上彌漫開來。

    那些冤魂之氣,仿佛見到了什么無比恐怖的東西一般,竟然再度后退了幾份,隱隱流露出驚駭恐懼之意。

    “真的是鎮魔鼎?”

    骷髏舵主激動的看著秦塵面前的鎮魔鼎,喃喃道:“此子竟能將鎮魔鼎煉化,怎么可能?”

    他無法忘記,遠古時代,就是這鎮魔鼎,鎮殺他異魔族大量強者,導致異魔族大軍潰敗的慘烈場景。

    此鼎,在遠古時代,都堪稱變態,能夠容納一方天地,不僅僅能夠鎮壓他異魔族,同時,其內部空間,也是他異魔族滋養的極佳之地。

    只要他能進入這鎮魔鼎中休養,他修為和傷勢恢復的速度,甚至還要遠在這天魔秘境中修煉的十倍以上。

    此刻,鎮魔鼎隱隱散發出的一絲恐怖氣息,讓骷髏舵主心頭狂跳,內心顫栗,有種欲要頂禮膜拜的錯覺。

    “我的耐心有限,死,承受無盡折磨,亦或是手握奴役。”

    秦塵有些不耐的道。

    冰冷的氣息,讓骷髏舵主瞬間驚醒,清醒過來。

    他有種感覺,秦塵絕非是在隨口說說,一旦他回答死,面對他的,絕對會是雷霆的一擊。

    “今日如果不答應,本座必死無疑,若是答應,在鎮魔鼎的幫助下,本座只需數月時間,就能徹底恢復傷勢,將來再耗費數年、乃至十數年,本座的修為,必將突飛猛進,甚至恢復到當年的巔峰,到那個時候”

    目光一閃,骷髏舵主終于有了決定。

    什么異魔族,什么人族,經歷過了遠古一戰,對他而言,根本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活下來。

    只有活下來,才有一切希望。

    “好,我答應你,受你奴役,但本座也有個條件,本座必須保留有自己的靈智,否則,本座寧愿死。”

    骷髏舵主說出這句話,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癱軟下來。

    “好!”

    秦塵略一思索,答應了骷髏舵主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