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63章 選擇臣服

武神主宰
     若是骷髏舵主已經死了,直接說斬殺便可,若是沒死,此人早晚會報復而來,為何又說不會帶來危害?

    這讓眾人內心狐疑,紛紛看出秦塵似乎隱藏了一些什么。

    “秦少俠既然不想說過程,那也沒什么,不過,既然秦少俠說骷髏舵主的威脅已經解決,那么是否從對方身上,打探到血魔教大本營下落?”

    血魔教一直隱藏在百朝之地,大本營所在,也值得關注,可以想象,整個百朝之地,除骷髏舵主外,定然還有其他血魔教的強者。

    相比骷髏舵主而言,血魔教這些年來暗中的布置,同樣讓他們忌憚。

    畢竟,這么一股龐大勢力,暗中隱藏了這么多年,一旦爆發,對百朝之地的格局,將會有無比巨大的影響。

    “呵呵,這些本少已經有所了解,不過暫時還不方便告知,但若是決定行動,定然會告知諸位,屆時還需要諸位的幫忙。”

    李玄機和賽洛川等到現在,秦塵對兩大王朝還是頗有好感的。

    不過不管眾人怎么詢問,秦塵始終微微含笑,不做明確答復。

    不是他信不過李玄機和賽洛川等人,而是場上,還有兩大王朝麾下的諸多中等王朝,以及一些其他中等勢力,有些事情,還是不需要弄的人盡皆知才好。

    接下來,雙方又交談了片刻,考慮到天魔秘境即將關閉,眾人很快便告辭而去。

    片刻后,遺跡宮殿之中,只剩下了秦塵和劉泰一行人,以及,諸多大乾王朝和大離王朝尚未隕落的強者。

    兩大王朝在場上的武王,足足有二十多個,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七階中期巔峰的武王,甚至有三人,之前被遠古意志選擇,一舉跨入了七階三重武王境界。

    如今丁千秋和離殤已死,這一群人,全都忐忑的看向秦塵,因為他們都清楚,自己的生死,如今完全在這少年手中。

    “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死,第二,臣服我塵諦閣,為本少效力。”

    秦塵沒有多言,只是淡淡開口。

    “什么?臣服于你?”

    眾人的臉瞬間變得十分難看,要知道,所謂的臣服,便是認秦塵為主。

    如今,丁千秋和離殤隕落,他們這一群人,便是兩大上等王朝最核心的強者,若是他們臣服了秦塵,豈不是代表,他們背后的兩大王朝,都將落入秦塵手中?

    “我說,閣下的心未免太大了吧?想一舉吞并我們兩大王朝,難道不怕一口吃撐么?”

    其中一名七階三重的武王沉聲說道,臉鐵青。

    雖然對秦塵的要求早有預料,可真當秦塵這般開口的時候,心中依舊有所不滿。

    “這么看來,閣下應該選擇的是第一個了。”

    秦塵冷冷看了眼對方,根本不等對方說話,番天印瞬間出現,直接轟了出去,轟的一聲,那三重武王瞪大驚怒的雙眼,怒吼一聲,直接被拍成了肉泥,魂飛魄散。

    一股淡淡的武道意志從他體內散逸,正是之前進入他身體的強者意志,不過此刻,那強者意志的思維已經消散,緩緩的流逝殆盡。

    “還有誰選擇死的,盡管開口,本少可以馬上滿足他。”

    秦塵冷漠的看向其余武者。

    一名七階三重武王,說殺就殺了,眾人現在才反應過來,對方可是個連丁千秋老祖和離殤老祖都直接斬殺的恐怖存在,可笑自己還以為有所突破,就能和對方談條件了。

    沒看到之前另外五大王朝的老祖,都沒有為他們說半句話么,不是不想,而是不愿為他們得罪這么一尊殺神,甚至已經默認了自己的生死交由對方掌控。

    想到這里,眾人再也不敢有絲毫怠慢,一個個全都單膝跪了下來。

    “我等愿意臣服少俠。”

    “在下愿意為塵諦閣效犬馬之勞。”

    “我等愿意臣服。”

    兩大王朝的諸多武者,再也不敢怠慢,紛紛選擇臣服,包括那另外兩大七階三重武王也都一樣。

    廢話,再不臣服,恐怕就要像老祖和之前那武王一樣了,直接成為一堆血泥。

    秦塵也不廢話,直接就在這一群人腦海中留下了滅魂印,看的一旁的血手王膽戰心驚。

    目前這二十多人,將是他接下來控制大乾王朝和大離王朝的關鍵,必須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也幸虧秦塵在跨入破虛境界后,靈魂力無比強大,否則光是種下二十多個滅魂印,就足以令一般的武王靈魂崩潰,成為一個白癡。

    “血手王,你本是大乾王朝的武王,接下來如何整合這兩大王朝,就交給你了。”而后秦塵又將任何交給了血手王,卻把血手王嚇了一跳。

    “塵少,交給我,這我”

    血手王又是激動,又是難以置信,結結巴巴說道。

    “怎么?你本身便是大乾王朝的武王,和這群人,也極為熟悉,現在又突破了七階三重,難道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秦塵皺眉道。

    他自己自然沒那么多時間去管這些事,而劉泰等人,也未必有這個能力,如今所有人中也就血手王還算靠譜。

    “屬下保證完成任務。”

    見秦塵不像說笑,血手王激動的無以復加,大聲吼道。

    他做夢都不敢想象,自己將來會成為掌控兩大王朝的人物,而這一切,只是因為他投靠了秦塵,成為了秦塵的奴仆而已。

    想象了一下這段日子發生的事情,血手王頓時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般。

    “對了塵少,剛才情況到底如何?那骷髏舵主,到底是生是死?”

    劉泰等人,等秦塵處理完兩大王朝的事后,紛紛便迫不及待詢問。

    一旁血手王和兩大王朝的武王也都紛紛看來。

    這事一直憋在他們心中,充滿了好奇。

    “你們想知道骷髏舵主下落?”

    秦塵看向眾人,似笑非笑。

    眾人點頭,只是覺得秦塵的笑容,有些古怪和不對勁。

    “呵呵,他,不就在你們身邊嗎?”

    鎮魔鼎浮現,輕輕殘顫動,緊接著,一層灰暗霧氣,在宮殿中彌漫,同時一股恐怖到極致的森冷威壓,在這宮殿之中,瞬間彌漫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