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72章 嗜血大法

武神主宰
     那便是血魔教。

    血魔教在這百朝之地發展了這么多年,暗中控制了許多勢力,并且時刻準備顛覆百朝之地,這與秦塵的利益不符。

    如何血魔教,只是一個普通勢力,秦塵或許還會利用骷髏舵主,將這股勢力掌控在自己手中。

    可偏偏血魔教的許多高手,修煉的都是異魔族的功法,一個個嗜血好殺,為了修煉魔功,每個手上都沾滿了鮮血。

    這是秦塵無法接受的。

    更何況,不久后,他便會和卓清風等人前往北天域,骷髏舵主自然也會一同帶上,失去了骷髏舵主坐鎮,秦塵也生怕血魔教會產生什么異動。

    還不如斬殺為盡,以除后患。

    數天之后。

    百朝之地外,距離大威王朝不遠處的一片雄渾山脈之中。

    “咻!”

    一道流光瞬間劃破長空,如同雷光電影一般,沒入蒼茫的山林。

    這里是百朝之地外一片荒蕪的山脈,里面血獸橫行,危機四伏,并且相當貧瘠。

    百朝之地的諸多武者,幾乎很少會來到這片山脈之中,并且進入到山脈深處。

    而此刻,一名身穿青袍的少年,卻孤身一人來到了這里,令人稱奇。

    “骷髏舵主,這里就是你們血魔教的駐地?”

    少年在一片懸崖絕巔站立,輕一揮手,一道灰霧浮現,緊接著,一名渾身散發著陰冷氣息的骷髏怪物出現,一雙眼瞳,幽冷邪意,散發出森冷的光芒。

    正是血魔教的骷髏舵主。

    而這少年,自然就是秦塵了。

    “主人,沒錯,本座以前的沉睡的地方,就距離此地不遠,乃是我血魔教的核心駐地所在。”

    骷髏舵主恭敬說道,他的身上散發出道道陰冷的光芒,氣息之強烈,比之在天魔秘境中的時候,還要可怕許多。

    “當初的選擇,果然明智。”

    感受著渾身澎湃的力量,骷髏舵主內心感嘆不已。

    如果不是在鎮魔鼎中修煉,他豈會有這么好的狀態?僅僅三個月的時間,就鞏固了八階武皇的修為,甚至將身上傷勢痊愈的同時,還更近一籌?

    恐怕光是恢復身上的傷勢都要數年時間,繼續在自己那陰冷的棺材里面,躺上好多天吧。

    在跟隨了秦塵之后,伴隨著時間的流逝,骷髏舵主也越來越有一種怡然自得之感。

    “你們血魔教的教主,也在這駐地之中?”

    骷髏舵主點頭:“主人,一千年前,我血魔教在這百朝之地迅速發展,結果遭遇丹閣和血脈圣地的聯手襲擊,死傷慘重,最終教主大人被迫施展秘術,阻擋敵人,保存下了一部分實力。”

    “這些年來,我等一直在此療傷,不過當初的傷勢太重,再加上奪舍之后,肉身不適,本座也是在兩百年前才再度蘇醒,并且利用這兩百年的時間,掌控了不少百朝之地的強者。”

    說到這,骷髏舵主表情訕訕:“不過之前在天魔秘境,已經被主人你斬殺了不少人,剩下的人,本座已經利用秘法,將他們召喚回駐地,不過武王級別,應該已經沒多少了。”

    這一次天魔秘境之行,骷髏舵主幾乎調動了血魔教殘存的所有勢力,本來他的目的,是想坑殺所有百朝之地強者,重塑肉身,并且想辦法釋放出天魔秘境中其余遠古異魔族的殘魂。

    結果計劃被秦塵破壞,功虧一簣。

    “那你們血魔教的教主也在這駐地中?”

    “教主大人當年施展禁術,擋住兩大勢力強者之后,便將自己封禁在了這山脈之中,和本座所在的駐地雖不在一起,但并不遠。”

    秦塵點頭。

    他此行的目的,一是滅殺血魔教剩下的成員,二是將血魔教教主的沉睡的尸身,徹底斬殺。

    據從骷髏舵主那里得來的情報,血魔教的教主同樣是一名異魔族強者奪舍,并且乃是遠古異魔族的一名高位魔君,身份地位尚在他之上。

    這等人物一旦蘇醒,造成的災難絕對是巨大的,秦塵絕不容這樣的事情發生。

    “唰!”

    身形如電,秦塵迅速向前。

    這一次,他是孤身前來,并沒有帶劉泰等人。

    以他和骷髏舵主的實力,足以處理好一切,若是劉泰等人前來,并不能幫上什么忙,反而若是真有什么危險,只會讓他分心。

    片刻之后,一座陰冷的山谷,呈現在了秦塵面前。

    “到了。”

    骷髏舵主提醒了一聲。

    “就是這里?”

    秦塵強大的靈魂力瞬間彌散了下去。

    嗯?

    整個山谷之中,竟然沒有多少生命氣息,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氣,緩緩傳出。

    兩人頓時一愣,怎么回事?難道這里剛剛發生過廝殺?

    兩人身形一晃,瞬間掠入山谷,下一刻,兩人的表情瞬間凝固了。

    整個山谷中,到處都是尸體,足足有上百具尸體躺在里面,場面無比的慘烈,一絲絲濃郁的血腥氣,在山谷中縈繞,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震撼。

    更讓人震驚的是這些人的表情,驚恐萬分,仿佛生前遭受了什么痛苦的折磨一般,全身扭曲,身上的皮被一張張的剝下,露出枯瘦的肌肉。

    偏偏這些肌肉灰白一片,完全沒有一絲的血色,仿佛體內的鮮血被什么東西吸干了一般,只剩下一個骷髏架子,慘烈萬分。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秦塵臉色難看,對方這也太殘忍了,分明是將這些武者的皮一張張剝下來后,任由對方痛苦而死,這種手法簡直人神共憤。

    “嗜血,竟然是嗜血,難道是教主大人蘇醒了?”

    骷髏舵主驚得舌頭都快吐出來了,如果他身上有毛發的話,恐怕這一刻他所有的毛發都會豎起。

    見秦塵目光疑惑,骷髏舵主失聲道:“嗜血,是我異魔族吞噬人族精血的一種功法,人類的精血,對我們異魔族而言屬于大補之物,非但能恢復我們身上的傷勢,并且還能夠提升我們的實力,而且越強大的人族,精血的功效就越深。”

    “甚至,人類武者臨死前因為痛苦所產生的怨氣,會使得精血中的氣息愈發濃郁,對我們異魔族來說更加的美味。”

    “山谷中的這些人,都是我血魔教的人,但他們的死狀,絕對是被嗜血吸收了精血,痛苦中死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