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73章 永夜魔君

武神主宰
     骷髏舵主剩下的話沒說,但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在這山脈之中,除了他一個異魔族強者外,剩下的一個,就是血魔教教主了。

    只不過血魔教教主之前一直在沉睡之中,并未蘇醒,如今看到這么多人的死狀,骷髏舵主第一個念頭就是,他們的舵主大人蘇醒了,因為虛弱,直接吞噬了這些人類的精血。

    秦塵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異魔族竟然有這么變態的功法,竟然吸食人類的精血為生。

    更讓他憤怒的是,異魔族在吸收人類精血的時候,還會讓對方絕望、痛苦,以增加血液的美味,這是何等殘忍的事情?

    這些家伙簡直太變態了,就算是殺光也不為過。

    秦塵冰冷的目光看向骷髏舵主,讓骷髏舵主頓時渾身一寒,急忙道:“主人,我和他們不一樣,我當年恢復修為的時候,是躺在玄冥棺中,能夠滋養我們異魔族的身體,我可沒吸食過他們的精血。”

    骷髏舵主嚇得魂都快沒了,就怕秦塵催動自己腦海的滅魂印,直接把自己給滅殺了。

    兩人飛到山谷之中,找了一圈,山谷里面竟然還有不少的尸體,同樣死狀凄慘,渾身精血消失,看的秦塵身上氣息愈發的冰冷。

    哪怕這些人是血魔教的走狗,但他們的臨死的狀態,實在太過凄慘。

    最終,整個山谷,足足有數百人隕落在這里,一個活人都沒能看到。

    “主人,這些人死去沒多少時間,教主大人應該還沒走遠。”

    骷髏舵主膽戰心驚的說道。

    “你們血魔教教主沉睡的地方在哪里?快帶本少過去。”

    秦塵心中微微焦急,如果真是血魔教教主出世,那就危險了。

    關鍵是對方實力可怕,如果在百朝之地找一個地方躲起來,想要找到對方,難度極高,幾乎不可能。

    而對方可以不停的殺人,提升自己的修為,到時候整個百朝之地將一片混亂。

    “主人,跟我來!”

    骷髏舵主在前方帶路,一路朝山脈深處掠去。

    片刻之后,兩人瞬間來到一片深邃的山洞前。

    這是一個仿佛通往地心深處的山洞,里面漆黑一片,有陣陣陰風吹出,在山洞外方圓數十里內,連一只血獸都沒有。

    “主人,就是這里。”

    骷髏舵主聲音中有著驚悸,說實話,哪怕是突破了八階武皇,他對教主,依舊有著極大的畏懼。

    異魔族等階森嚴,這是烙印在靈魂里的規則,很難改變。

    “主人,兩百多年前屬下蘇醒的時候,曾經來此看過教主大人,不過那一次,教主大人還未蘇醒,后來,屬下就再未來過了。”骷髏舵主說道。

    “你在前面帶路。”秦塵直接說道。

    骷髏舵主二話不說,率先進入洞窟之中。

    嗖嗖!

    兩人迅速往下,大約飛掠了片刻之后,一扇殘破的石門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石門已經被打破,露出了里面一個黝黑的大殿,流露出陰森森的氣息。

    “什么,石門竟然被打開了?”

    骷髏舵主渾身寒毛都快豎起來了。

    “里面有氣息。”

    秦塵靈魂力感應到一絲波動,率先沖了進去。

    這是一個足有百丈方圓的地底大殿,大殿中央,擺放著一具巨大棺材,但此刻,那棺材中空空如也,而在棺材邊上,竟然盤坐著一個渾身縈繞徐黑色血氣的青年,竟然是魔厲。

    此刻的魔厲,身上縈繞黑色魔氣,邊上還放著一個玉,渾身氣息翻涌,一身修為和秦塵一樣,高達七階中期巔峰,整個人如同惡魔一般。

    怎么會是他?

    秦塵和骷髏舵主瞬間愣住了。

    而在秦塵和骷髏舵主進來的瞬間,魔厲也看到了兩人,也是一下子完全愣住了。

    “舵主大人,你怎么”

    魔厲愕然的看著骷髏舵主,腦子完全不夠用了,舵主大人怎么會和秦塵在一起?

    “魔厲,你怎么會在這里,教主大人呢?”

    骷髏舵主也有些發呆,他清楚的記得,教主大人就沉睡在這棺材里面,可如今,棺材中空空入也,魔厲卻在這邊。

    腦子一時間完全不夠用了。

    秦塵心中一閃,連傳音給骷髏舵主道:“你就說我被你控制了,馬上制住他,不能讓他給跑了。”

    感受到魔厲身上濃郁的血腥之氣,秦塵瞬間就明白過來,之前斬殺那些武者的人正是魔厲。

    不過,魔厲逃跑的手段太過詭異,當初在廢墟宮殿的時候就被他跑掉過一次。

    后來從天魔秘境出來的時候,秦塵專門守住了出口,卻依舊未能發現魔厲的蹤跡,再加上此刻的魔厲給他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讓他直覺的感覺到,不能立即出手,而是應該穩住他,將他突襲擒拿住。

    骷髏舵主瞬間明白過來秦塵的意思,當即走向魔厲,冷冷道:“魔厲,你在天魔秘境中去哪里了?此子已經被本座用滅魂印控制,你無需擔心,倒是你,本座有很多疑問,之前駐地中的那些人是你殺的?誰教你的嗜血?”

    骷髏舵主一邊詢問,一邊走向魔厲。

    “什么,秦塵已經被舵主大人你控制住了?”

    魔厲吃了一驚,似乎被這個消息驚住了,道:“舵主大人,之前那些人的確是死于弟子之手,不過弟子是有原因的,是這玉”

    “住口!”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魔厲身邊的玉突然懸浮了起來,一股陰冷的勁風,瞬間在這山洞中回蕩:“永夜魔君,你居然被一個小小的人類奴役了,太讓本魔君失望了。”

    陰冷的聲音大殿中回蕩,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什么?舵主大人被奴役了?”

    魔厲大吃一驚,還沒反應過來,骷髏舵主猛地動了,唰,手中出現白色骨鞭,閃電一般抽打了出去,嘩啦啦,武道規則在那骨鞭上浮現,將魔厲和那玉一同包裹,迅速的收緊。

    轟!

    可就在這時,玉震顫,從中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一股不弱于骷髏舵主的氣息彌漫了出來,將那白骨長鞭狠狠震開。

    同時玉包裹著魔厲,瞬間閃到了一邊。

    “舵主大人。”

    魔厲吃驚的看著骷髏舵主,緊接著目光瞬間變得無比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