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74章 悲催的魔厲

武神主宰
     他如何能感受不出來,骷髏舵主先前分明是想將他和玉一同束縛起來。

    難道真的如玉中的魔君大人所說,骷髏舵主是被秦塵給奴役了?

    這怎么可能?

    骷髏舵主的強大,他不是不知道,傳聞乃是血魔教中的二號人物,竟然會被一個小小的天才給奴役。

    怎么想,都覺得不現實,仿佛天方夜譚。

    看到這玉竟然識破了自己的計劃,并且將魔厲救下,骷髏舵主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死死盯著面前的玉,寒聲道:“你是誰?”

    這世上能喊出他永夜魔君的人,寥寥無幾,而且剛才那股氣息,竟給他一股十分熟悉之感,并且自稱魔君,難道是教主大人么?

    不對!

    教主大人的聲音,他無比熟悉,根本和其不一樣,亦或者說,是魔厲從天魔秘境中帶出來的某個遠古異魔族強者?

    骷髏舵主越想越覺得可能。

    不遠處秦塵也目露駭然,盯著那玉。

    玉中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絲毫不弱于骷髏舵主,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桀桀桀,永夜,難道你連本魔君都忘記了?真是沒想到,在遠古之戰中,你這膽小的家伙居然也沒死,不過,居然被一個小小的人族武王奴役,簡直丟盡了我異魔族的臉。”

    骷髏舵主眉頭緊皺,突然雙眸睜開,震驚道:“這聲音,赤炎,你是赤炎魔君?”

    “桀桀桀,永夜,你總算想起來了。”玉在空中搖晃著,發出刺耳的聲音,“永夜,看在你我同族的份上,本魔君就替你將這小子斬殺,讓你重獲自由吧。”

    玉怪笑一聲,猛地一晃,朝著秦塵瞬間襲來。

    轟!

    那身化作到黑影,速度之快,讓人根本無處閃避,虛空中,仿佛有道道黑色魔氣縱橫,化作滔天的真氣洪流,朝著秦塵瘋狂席卷而下。

    秦塵這時候也聽明白了,這玉中竟然還隱藏著一個遠古異魔族的靈魂,看樣子,應該是想奪舍魔厲,結果發現魔厲體內擁有寄生種子,無法奪舍,于是被魔厲帶了出來。

    這么說來,之前那些武者也應該是魔厲和這異魔族靈魂一同斬殺的,因為只有異魔族才需要吞噬人類精血恢復力量。

    “遠古異魔族,人人得而誅之,既然你自己找死,今天就死在這里吧。”

    想到這里,秦塵頓時面露冷笑,手一抬,番天印瞬間出現,朝著那玉便狠狠砸了下來。

    轟!

    黑色番天印瞬間砸在玉之上,哐當一聲,玉只是晃了晃,反而番天印卻被震飛出去,轟隆一聲砸在一旁石壁之上,發出隆隆轟鳴。

    “咦,實力不錯,難怪敢和本魔君叫板,可惜,還差得遠!”

    玉嘎嘎大笑,微微一晃,便再度朝秦塵砸來。

    “哼!”

    一旁一根骨鞭瞬間襲來,將虛空層層籠罩,纏繞向玉。

    正是骷髏舵主出手了,眸生冷光,骨鞭之上,黑色魔氣縱橫,限制玉的舉動。

    “殺!”

    而魔厲看到這一幕后,身形猛地動了,嗖,整個人瞬間來到秦塵面前,一拳朝秦塵轟來。

    “魔威蓋世!”

    轟隆!

    此刻的魔厲,強的可怕,一拳轟出,滔天的魔氣縱橫,整個人便如一尊蓋世魔頭一般,目光暴虐,渾身綻放著無盡的殺意。

    對秦塵,他充滿恨意。

    當年在古南都大比,自己本來是無可爭議的冠軍,是這小子,擊敗自己,讓自己含恨離開。

    不久前在天魔秘境,本來自己也足以滅殺橫無忌等人,奪得廢墟宮殿中的至寶,也是這秦塵,引動雷劫,將鬼老鎮殺,讓自己狼狽逃走。

    這一切的一切,深深烙印在魔厲心中,讓他永生難忘。

    身為一名絕世天才,魔厲對自己的實力,充滿了信心,卻這秦塵,卻三番五次將他的信心磨滅,已然成為了他心中必須斬殺的心魔。

    而今,在赤炎魔君大人的幫助下,他已然跨入武王境界,一身實力,比之當初提升了十倍不止,頓時帶著強烈的自信,要將秦塵斬殺,以雪前恥。

    轟!

    恐怖的拳威,如同濤浪,將秦塵吞沒,漫天的魔氣縱橫激蕩,整個山洞之中到處都是鬼哭神嚎。

    什么?

    下一刻,魔厲的表情瞬間呆滯住了,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攻擊落在秦塵身上,竟然連秦塵的皮都沒能破開。

    這怎么可能?

    魔厲一瞬間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要知道,他突破七階初期巔峰武王之后,實力大漲,就算是面對七階中期巔峰的武王,也敢說能夠一力斬殺。

    這已經牛叉無比了啊,他自信換做任何一個七階中期武王,乃至七階中期巔峰武王來,也要被自己這一拳轟殺成渣。

    可秦塵呢?

    竟然硬生生承受了自己一拳,甚至連護罩都沒破,更別說轟殺成渣了。

    難道這家伙是玄鐵做的不成?

    就算是玄鐵做的,估計也快被自己打爆了吧?

    他頭皮發麻,再度怒吼一聲,眼珠子瞪得跟銅鈴一樣大,一瞬間瘋狂轟出數十拳。

    “魔道極光!”

    我就不信了,自己堂堂蓋世天驕,突破武王之后,連打傷你都做不到。

    魔厲一時間把吃奶得勁都使出來了,體內真元催動到極致,更是將魔王血脈也釋放而出,一個高大的魔王虛影,散發出前所未有的恐怖氣息,如同蓋世魔神一般,冷視秦塵。

    做完這一切,魔厲還覺得不夠,甚至噴出精血,燃燒體內真元,一瞬間的氣息,再度暴漲一倍。

    轟轟轟轟轟!

    狂暴的攻擊就如同流星墜月,再度將秦塵吞沒。

    這下總得死了吧?

    魔厲氣喘吁吁,睜大眼睛,只是接下來,他的目光再度呆滯,舌頭都快吐出來了。

    秦塵傲立洞窟之中,渾身毫發無傷,甚至看都沒看他一眼,目光只是盯著面前的玉,神色凝重。

    “鏘!”

    他手中瞬間出現一柄黑色銹劍,劍氣縱橫,如同精氣狼煙,滾滾沖天,恐怖的劍意一瞬間就將魔厲震飛出去,只覺得視線之中被無盡的劍意充斥,仿佛身體瞬間會被劈成兩半。

    一口鮮血噴出,僅僅是劍意釋放,魔厲身上就出現密密麻麻的劍痕,像是死狗一般的拋飛出去。

    與此同時,秦塵動了。

    唰!

    劍光璀璨,如同大日橫空,有雷光閃耀,一瞬間就劈向那神秘玉。

    自始至終,秦塵沒有看魔厲一樣,而是死死盯著那玉,仿佛他的敵人,只有那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