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75章 吞天魔君

武神主宰
     “噗嗤!”

    再度噴出一口鮮血,魔厲都快瘋了。

    這一次不是受傷,而是氣得。

    本以為突破武王,戰力飆升,能夠鎮壓秦塵,一雪前恥。

    誰知道結果比以前更加不堪,當年在古南都的時候,他好歹還能和秦塵戰上個數十個回合不分上下。

    可剛才,秦塵站在那里居然任由他打,他甚至都沒能破開對方的防御,而秦塵更是連看都沒看他一眼,這是有多么無視他?

    恥辱,前所未有的恥辱。

    想到這里,魔厲再度氣得爆炸,嘴里鮮血直噴。

    不過生氣歸生氣,前方可怕的氣勁傳來,卻將他駭的連連后退,因為秦塵已經與那玉閃電般站在一起。

    “鏘!”

    神秘銹劍銹劍化恐怖流光,瘋狂劈向玉,并且伴隨有可怕的雷光,仿佛一層天羅地網一般,將玉層層包裹。

    噼里啪啦!

    雷光涌動,大日如織,整個洞窟中盡皆充斥湛藍雷光,仿佛一下沉入了雷霆海洋中一般。

    知道這玉的厲害,里面藏有一個遠古魔君,秦塵不敢大意,一上來就是全力。

    “好小子,你竟敢朝本魔君出手,看樣子是活的不耐煩了,找死!”

    那玉本來和骷髏舵主戰成一團,看到雷光涌來,頓時氣得夠嗆,你什么玩意,居然還敢主動向我出手?

    玉之中爆發黑色魔氣,朝秦塵噴吐而來,那口中,通體漆黑,仿佛蘊藏有無盡深淵一般,散發著驚人的氣勢,而后化作一道黑色殺機,斬了上來。

    轟!

    可怕的魔氣和神秘銹劍碰撞在一起,秦塵和玉都是身形一顫,向后退了一些。

    居然,平分、秋色!

    如果玉有表情的話,這個時候肯定變得精彩無比,一臉呆滯。

    看到秦塵先前無視魔厲的進攻,知道對方體魄強悍,可也只是如此而已,論實力秦塵不過是一個七階中期巔峰的武王,這樣的渣滓,全盛時候的他吐口氣就能噴死一打。

    就算是現在,他那釋放出的一道斬魔氣雖然沒有全盛時期千分之一乃至萬分之一的實力,但斬殺一名七階三重巔峰的武王也不是沒可能。

    但秦塵居然硬抗了下來。

    他無法相信。

    如果對方隱藏了實力還好,更可怕的是,秦塵身上的氣息明明只有七階中期巔峰!

    七階中期巔峰就能和自己對抗?什么時候人類的武者變得這么可怕了?

    正震驚間,骷髏舵主的攻擊卻已然再度襲來,轟轟轟,白色骨鞭剎那間像是狂暴了一般,化作漫天鞭影,層層疊疊,將玉瘋狂席卷。

    同時怒喝道:“主人,咱們聯手,將他鎮壓。”

    不用骷髏舵主吩咐,秦塵也已經殺了上來,內心殺機暴涌,決不允許這什么赤炎魔君逃出他的手掌心。

    以異魔族的邪惡,一旦逃走,到時候整個百朝之地都將化為災難,對方還不知道會有那所謂的嗜血殘害多少百朝之地的武王。

    “殺殺殺!”

    神秘銹劍之上,霞光璀璨,雷光暴織,剎那間交織出無窮劍氣,如同狂風驟雨一般打在玉之上。

    叮叮叮叮叮!

    這玉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寶物,在秦塵如此狂暴的攻擊下不斷震顫,但卻一點傷痕都沒有,硬的就和茅坑里的石頭一樣。

    不過想想也是,這玉能在遠古時代保留至今,并且容納這赤炎魔君的靈魂安放,想來也不會是什么尋常之物,若是一劍斬碎,反倒奇怪。

    “赤炎魔君,教主他到底去了哪里?”

    一旁骷髏舵主也怒吼連連,白色骨鞭瘋狂抽打,并蘊含靈魂沖擊,一點都沒有留手。

    異魔族強者和人類不同,彼此之間的關系,極為復雜,只效忠于魔主大人,而魔君之間,其實競爭很激烈,彼此之間,也沒有什么友誼。

    當初他之所以會跟隨吞天魔君,只是因為吞天魔君是高位魔君,并且奪舍之后實力恢復的比他多,沒辦法而已。

    可現在赤炎魔君被關在這玉之中,只剩一道靈魂之力,而他則吞噬了魔主的遺骸,重鑄了肉身,前途無量,豈會在意一個小小的赤炎魔君?

    “快說,你把教主大人到底弄哪去了?”

    若說忌憚,骷髏舵主還是更懼怕吞天魔君一些,因此瘋狂進攻的同時,不斷詢問。

    他兩百多年前過來的時候,教主吞天魔君還在這棺材之中休養沉睡,現在棺材中空空如也,不是這赤炎魔君弄走了的,還能是誰?

    “什么教主不教主的,你說的是這棺材中的東西么?本魔君過來的時候,里面就空空如也,連個屁都沒有,誰特么管你教主在哪里?又是主人,又是教主,永夜,本魔君看你在這人類世界待長了,奴性發作了。”

    玉怒吼說道,身之中不斷綻放恐怖殺意,抵擋骷髏舵主和秦塵的攻擊。

    “難道教主大人真不是這赤炎魔君弄走的?”

    骷髏舵主愣住了。

    異魔族等階森嚴,赤炎魔君雖然實力極強,但比起教主吞天魔君而言,卻還差了一些,畢竟赤炎魔君和自己一樣,只是中位魔君而已。

    如果赤炎魔君見到過吞天魔君,就絕不可能會把吞天魔君說成“這東西”,甚至還說“連個屁都沒有”,畢竟高位魔君的地位,是在那擺著的,赤炎魔君還不至于說這么大逆不道的話。

    只是,教主大人如果不是赤炎魔君弄走的,又會是誰?難道還是教主大人自己蘇醒,跑了不成?

    血魔教的駐地就在這里,教主大人若是蘇醒,自己沒利用感應不到,教主大人也不可能不來找自己。

    腦子里面胡思亂想,骷髏舵主怎么搞也搞不明白,簡直弄成了一團漿糊。

    不管了,先拿住這赤炎魔君再說,如果將這赤炎魔君擒拿,再由自己煉化,如此龐大的一股靈魂力量,起碼足以讓自己一舉跨入武皇后期,甚至有機會進軍武帝境界!

    想到這里,骷髏舵主的進攻更加狂暴了,簡直比秦塵還要賣力,并且恐怖的靈魂力量不斷沖擊,要將沒有肉身的赤炎魔君給徹底震昏。

    “永夜,你這家伙太放肆了,欺負我沒肉身么?”

    赤炎魔君怒了,被秦塵和骷髏舵主聯手攻擊,頻頻抵擋,氣得都快發瘋。

    轟!

    剎那間,玉之上的氣息,瞬間暴漲,道道魔光,不斷噴吐,竟一下子沖出了秦塵和骷髏舵主的包圍圈,懸于半空,散發出道道愈發詭異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