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79章 飄渺宮

武神主宰
     秦塵點點頭,現在都這樣了,也只能如此了。

    說實話。

    之前赤炎魔君要逃,他還真沒辦法,畢竟他的靈魂力量太弱了,若是現在的他已經是八階武皇,定然能夠將赤炎魔君留下。

    歸根結底,還是他的修為太低,靈魂力不夠強。

    “還是太弱,得盡快恢復實力。”

    實力恢復的越多,秦塵就越感覺自己還不夠強大。

    不過,有些東西不能著急,必須慢慢來,而且,現在最關鍵的是血魔教教主的蹤跡。

    根據骷髏舵主所言,血魔教教主吞天魔君乃是一名上位魔君,一旦此人恢復實力,對整個天下而言都是一場災難。

    只是,如今山洞中空空如也,棺材之中什么都沒有剩下,甚至里面都沒有殘留一點魔氣,這么看來,赤炎魔君或許沒亂說,血魔教教主或許還真不是他弄走的。

    甚至,不是在最近消失的,否則吞天魔君在這魔棺中休養了上千年,不可能連一點魔氣都沒有剩下。

    “嗯?”

    突然,秦塵似是看到了什么,目光一凝,連來到了棺材蓋前,目光閃爍。

    “主人,你發現什么了?”骷髏舵主疑惑。

    “飄渺宮!”

    秦塵突然冷冷說出三個字。

    “飄渺宮?什么意思,主人你的意思是,吞天魔君是被飄渺宮的人帶走的?”骷髏舵主睜大眼睛。

    飄渺宮,他也有所聽聞,傳聞是這三百年來大陸上崛起的一個恐怖勢力,乃是整個大陸最強大的勢力之一,只是,這飄渺宮怎么會和教主大人扯上關系?

    “不會錯,就是飄渺宮。”

    秦塵在魔棺之上打量了半天,整個人豁然站起,眼神冷冽,冷冷道:“你兩百多年前過來此地的時候,這魔棺應該是蓋著的吧。”

    骷髏舵主點點頭。

    這很正常。

    他們異魔族在閉關之時,定然會將魔棺閉合,以防止被驚擾,不然閉關狀態中被驚擾,肯定會影響恢復。

    “這就對了,這種魔棺一旦閉合,除非里面的人蘇醒,主動打開,否則一般很難破開。”秦塵瞇著眼睛道。

    骷髏舵主一驚。

    的確如此,魔棺畢竟是他們的棲身之地,一般情況下絕對會弄的牢不可破,可以說,即便是他的魔棺一旦關閉,也至少需要武皇級別的強者出手,否則根本不可能從外部打開。

    至于教主大人的魔棺就更可怕了,即便是八階巔峰的武皇,想要打開教主大人的魔棺,也很難。

    可如今魔棺卻打開了,這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教主大人自己蘇醒,打開了魔棺,這種可能并不大,畢竟若真是教主大人主動蘇醒,不可能不聯系自己。

    而第二種可能便是被人在外界強行打開。

    骷髏舵主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駭然道:“主人,你的意思是教主大人的魔棺是被飄渺宮的人強行打開的?”

    秦塵目光陰沉,只是點點頭,卻沒有過多解釋。

    因為他在魔棺上面,看到了封禁之手的痕跡。

    封禁之手,是他前世所掌控的一門強大手法,專門破解各類機關術的手法,當年他之所以能闖入大陸最可怕的禁地神禁之地,這門技藝也起了極大的作用。

    而這手法當今世上除了他之外,上官曦兒和風少羽兩人也同樣知曉。

    “根據封禁之手的痕跡,這魔棺打開的時間,差不多在一百年前的樣子,飄渺宮的人,為了要千里迢迢來到這里,打開這魔棺?是因為異魔族么?可若是因為這個,他們又是如何知曉這里有異魔族強者的?”

    秦塵想不明白。

    畢竟飄渺宮和這百朝之地,簡直相距太遠了,兩者幾乎不可能聯系在一起。

    “不管了。”

    秦塵搖了搖頭,既然弄不明白,就不用去想了,至少他已經知道,血魔教教主早在百年前就已經不在這里,而這一百年來,血魔教教主都沒聯系過骷髏舵主,很顯然對方已經根本不在了百朝之地。

    秦塵最大的擔心也就沒有了。

    三天之后,秦塵再度回到了朝天城。

    看到秦塵安然無恙,眾人全都松了一口氣。

    為了防止塵諦閣出現什么意外,秦塵在前往北天域之前,又去了一趟藥王園。

    “恭喜藥王園主恢復武皇修為。”一進去,秦塵便笑著說道。

    “老身就知道,這點小事根本瞞不住塵少你。”

    藥王園主容光煥發,身上氣息渾厚,微笑著說道。

    比之秦塵他們當初進入天魔秘境之前,此刻的藥王園主更添了一份渾厚的氣息,讓人感到深不可測。

    當初在得到秦塵給予的煉魂之術之后,藥王園主在這幾個月里,瘋狂苦修,五十多年來,怎么也無法治愈的靈魂損傷在這煉魂之術的修補下,緩緩的愈合。

    終于在前些天的時候,徹底痊愈。

    而靈魂一旦痊愈,藥王園主跌落的修為,自然也就再度恢復,重歸八階武皇境界。

    “看來,藥王園主曾經不僅是一名八階武皇,恐怕在八階武皇中也并不一般,而且看園主大人身上的氣勢,凝而不發,北天域未必能養成如此氣勢,想來藥王園主大人,應該來自的別的地方吧?”

    兩人寒暄片刻,藥王園主很快奉上茗茶,雙方品嘗交談,秦塵當即笑著說道。

    “哦?那塵少覺得我來自哪里?”

    藥王園主淡笑說道。

    對秦塵,藥王園主早已是佩服萬分,不敢拿他當普通人來看待。

    “如果本少沒猜錯,藥王園主應該是來自武域。”秦塵笑了笑,瞇著眼睛道:“而且,當年擊傷園主大人的人,很有可能是飄渺宮的弟子。”

    什么?

    藥王園主嚇得豁然站起,身上瞬間彌漫出一道恐怖的氣息,震驚的看著秦塵。

    她被飄渺宮的人重傷的消息,一直是她心中最深的秘密,如今被秦塵一語道破,如何不震驚?

    飄渺宮,大陸至高,一旦消息傳出去,別說她才恢復了全盛時期十分之一不到的修為,就算是修為全部恢復,依然不可能會是飄渺宮的對手。

    一瞬間,藥王園主身上本能的釋放出了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