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82章 執法使

武神主宰
     那人影顯然也看到了秦塵他們,遠遠看過來,目光如劍,卻是一名須發花白的老者,身上血跡斑斑,狼狽不堪,但氣息依舊十分可怕,并不弱于李玄機這樣的老祖強者,甚至接近半步武皇。

    但還不是武皇強者。

    此人冷冷的看了一眼秦塵幾人,身形沒有停頓,唰的一下,就化作一道黑色流光,帶著隆隆的氣浪瞬間掠過,沒入湖泊的霧氣之中,消失不見。

    顯然只是路過。

    卓清風他們全都松了一口氣,額頭有冷汗冒出。

    人在大陸上行走,就怕碰到這樣的事情,遇到一些強者,因為很多強者性格乖戾,動不動就出手,根本不將道理可言。

    剛才那老者,分明是比七大王朝老祖這一級別的高手還要強,一旦沖突起來,哪怕是知曉秦塵的強大,卓清風他們也依舊膽戰心驚。

    “半步武皇么?不對,似乎還差了一些,不過此人身上的氣息十分可怕,恐怕并不弱于一般的半步武皇。”秦塵沉思說道。

    眾人中,也就只有他比較淡定了。

    這也是廢話。

    在秦塵的鎮魔鼎中,還帶著骷髏舵主這么個名副其實的武皇強者,要是看到武皇之下的武者還緊張,也太膽小了。

    “剛才那人到底是誰?這里是天龍湖,難道是天龍寨的高手?”

    “以此人的修為,在天龍寨中,應該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又是誰傷的他?”

    “莫非是哪個皇級勢力的武皇?只是各大勢力之間,武域都有規則,上等勢力不能隨意欺凌下等勢力,此人怎么會得罪八階的武皇強者?”

    幾人議論,依舊心有余悸。

    秦塵卻沒開口,因為他隱隱看出來,先前那老者似乎在逃命,這么說來,也就是有人在追殺他,而能追殺一個接近半步武皇高手的人,莫非是武皇強者?

    “走吧!”

    經歷了這一出,眾人也沒了欣賞天龍湖的性質,龍雕振翅一飛,就要沖入云霄。

    就在這時

    嗖嗖嗖嗖嗖!

    幾道凌厲的破空之聲陡然響起,遠處天際陡然射來幾道人影。

    這幾人身上的氣息各個極為可怕,領頭之人尤為強烈,氣息如同大日,比之前的老者,似乎還要可怕上一分。

    眾人的臉色頓時變了,今天怎么這么倒霉?頻頻遇到強者?

    龍雕身形一震,就要躲過去,但此刻遠處的強者也已經看到了他們,清麗的厲喝之聲,頓時在天際之間回蕩起來,“你們幾個,給我止步。”

    這聲音中仿佛帶有無上的威嚴,更隱隱流露出一絲命令的氣勢。

    “哼。”秦塵冷哼一聲,這些家伙是誰啊,以為自己是主子么?這種命令的口氣?

    催動龍雕,就要沖天而起。

    “找死!”

    那領頭武者見狀勃然大怒,唰,身形如電,像是一道流光,在虛空中連連穿梭,竟然瞬間就來到了秦塵一行人的面前。

    好快速度。眾人露出震驚之色,之前他們和對方,分明還相距上百里,再加上龍雕振翅一下,起碼數十里距離,可對方竟然一個眨眼就出現在面前,這等速度,簡直已經超出了武王的極限,莫非對方是武皇強者不成

    ?

    “讓你們停下,沒聽到么?”

    那身影落下,竟然是一名中年女子,身穿銀色鎧甲,手持黑色長鞭,發髻高高豎起,鴿蛋臉上蒙著一層面紗,看不出真容。

    但她的身材十分曼妙,凹凸有致,誘人的緊,英姿颯爽。

    只是此刻,此人語氣卻極為冷冽,目光高高在上,俯視龍雕上的秦塵一群,隱隱帶著一絲不屑。

    唰唰唰!

    剩下的幾道身影也紛紛掠來,竟然全都是女子,年齡有大有修為清一色都在七階中期巔峰和七階后期,一共六人。

    這六人身穿紅色鎧甲,鏤空鎧甲里面,露出雪白的肌膚,顯得極為誘惑。

    “龍雕?”

    幾人看到秦塵一行人坐下的龍雕,一個個目露異色,流露出一絲貪婪。

    “隊長,這幾個家伙見到我們就跑,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不如都殺了。”

    其中一名女子當即便是冷喝。

    這也太霸道了?

    秦塵等人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霸道之人,自己根本沒做什么,就想將他們全都斬殺。

    此人說話的同時腰間戰刀出鞘,身上殺意升騰,明顯看的出來對方根本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的確有此打算。

    更讓秦塵他們憤怒的是,另外幾個女子在聽到此人這么說之后,竟然沒有任何反駁,反而身形微微一晃,以一種極為默契的角度將秦塵他們包圍住,封堵住了所有的出路。

    并且腰間戰刀齊齊出鞘,猶如一致,可以看出來,這些人根本就是習慣如此,殺人如麻。

    “住口,統領吩咐下來的大事要緊,別壞了大事!”

    領頭的女子厲喝一聲,阻止了手下的動手。

    她如何不知道手下的想法,龍雕雖然只是七階中期巔峰血獸,但速度極快,是諸多強者最期待的血獸之一,但卻十分難以馴服,因此整個北天域,都沒有多少馴服的龍雕。

    她的手下顯然是覬覦對方坐下的龍雕了。

    若是平常,這么一群人說殺也就殺了,但現在正在任務途中,能不節外生枝自然最好。

    “看在你們幾個沒有反抗的份上,本座就饒恕你們不敬之罪,本座問你們,你們剛才有沒有見到一個老東西從這里經過?”

    領頭女子冷冰冰的問道。

    雖然是詢問,但語氣中卻帶著高高在上的意味,仿佛皇帝審問臣子。

    秦塵怒極反笑。

    這家伙把自己當大陸至尊了嗎?動不動就用這種審問的語氣,哪怕是大陸至尊,又有什么資格這么審問自己?

    剛準備反駁,卓清風卻瞬間攔住了秦塵。只見此刻的卓清風,臉色蒼白,滿臉冷汗,對著秦塵三人不停使著顏色,仿佛見到了什么令他十分惶恐的東西一般,而后急忙對這群人拱手道:“見過幾位執法使大人,先前的確有一名老者路過此地,往西

    北方向去了。”他語氣恭敬,顯然對這一群人十分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