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83章 飄渺宮么

武神主宰
     秦塵心頭一動,難道卓清風認識這幾個家伙?

    這不是沒可能。

    卓清風畢竟來自北天域丹閣,對北天域的事情知曉許多,而且也是丹閣之人,還不至于被這一群人嚇得這樣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認識對方。

    “你認識我等?”那銀甲女子冷漠的看了眼卓清風。

    “執法殿威震北域,在下豈會不知?”卓清風恭敬道。

    “哼,算你們識相,希望你們幾個沒騙我,若是騙我等,你應該知道后果,我們走。”

    銀甲女子冷笑一聲。

    唰!

    她身形如電,朝著卓清風所說的方向,瞬間掠去。

    “走。”

    剩下幾名女子不甘的看了眼秦塵幾人腳下的龍雕,而后紛紛轉身,連跟上了銀甲女子,消失在迷霧之中。

    雖然這群人的修為都不算特別高,但論氣勢,卻各個不弱于李玄機等七大王朝老祖,顯然來歷非凡,實力極為可怕。

    待得這一群人離去之后,卓清風才長長松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滿是冷汗。

    “塵少,剛才貿然出頭,還望見諒。”

    秦塵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只是心底也有疑惑,皺眉道:“卓閣主,你認識這群人?”

    南宮離和幽千雪也轉頭看來。

    卓清風苦笑道:“塵少、諸位,在這北天域,你任何一個勢力都可以惹,唯有這個勢力都不能惹,以后若是見到這一群裝扮的女子,千萬不要沖突,盡量避開。”

    “這是為何?”

    幽千雪他們驚訝。

    莫非這群人的后臺,比卓清風所在的丹閣還要可怕不成?

    “你們以為卓某本來在北天域丹閣前途無量,為什么會被發配到百朝之地來,就是因為得罪了她們,這一群人來自北天域執法殿,執掌北天域律法,代替武域監視天下各域,權勢滔天。”

    “執法殿?”

    秦塵皺眉,他前世可沒聽說過什么執法殿。

    “說是執法殿,其實就是北天域飄渺宮的人。”卓清風面露憤恨。

    什么,飄渺宮?

    秦塵原本平靜的臉色頓時變了,轟,一股可怕的殺意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如同驚濤駭浪一般,驚得坐下龍雕都瑟瑟發抖,幾乎跌落湖泊。

    卓清風等人駭然看向秦塵,怎么回事?塵少的氣息怎么變得這么可怕?

    “你說,對方是飄渺宮的人?說說清楚!”

    秦塵雙眼瞇起,瞬間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全身釋放寒意,方圓十丈內,空氣凝固,冰冷的氣息幾乎凍結虛空。

    在他的眼神下,卓清風不敢怠慢,急忙解釋。

    原來,執法殿是兩百多年前,飄渺宮連同軒轅帝國等武域頂尖勢力,建立的一個監察天下的部門。

    按照飄渺宮的說法,如今大陸,亂象叢生,各大勢力之間,爾虞我詐,頻繁戰斗。

    兩大同級勢力交鋒還好,可依舊還有很多上等勢力傾轍下等勢力存在,導致天武大陸,天才隕落,強者誕生途徑被阻。

    必須有這么一個部門,代替武域監察天下,懲治違規勢力。

    一開始,武域頂尖勢力都認同飄渺宮的說法,再加上飄渺宮的強勢崛起,也都紛紛同意,各大勢力,都抽調高手,加入其中。

    可隨著執法殿的發展,情況卻漸漸變了,因為各大勢力卻發現隨著飄渺宮的強勢掌控,執法殿已經漸漸成為了飄渺宮的私軍。

    一開始,各大勢力自然強勢反對,但飄渺宮的勢力,卻越來越可怕,到了此時,各大勢力聯手都已經無法阻止,最終,只能忍氣吞聲,承認了執法殿的存在。

    而執法殿卻也漸漸的完全掌控在了飄渺宮的手中,成為了飄渺宮的私軍,說是監察天才,其實是代替飄渺宮,執掌天下各大勢力,對不聽話的勢力,殺,聽話的,保留,僅此而已。

    當年卓清風,就是因為無意中沖撞了執法殿的人,惹來北天域飄渺宮震怒。

    當時飄渺宮分部剛剛入主北天域,需要立威,自然抓住把柄,率領執法殿,來丹閣強勢逼人。

    情勢之下,卓清風師尊軒逸藥王都沒能頂住壓力,只能保住卓清風一條命。

    因此先前見到這一群執法殿弟子,卓清風如何不緊張?萬一惹怒了對方,后果將會不堪設想,所以急忙出頭,就怕惹怒了這一群人。

    飄渺宮的勢力,竟可怕到這地步?

    南宮離和幽千雪聽了之后,震撼不已,對那傳聞中的飄渺宮,產生前所未有的震動。

    在他們的印象中,丹閣、血脈圣地、器殿,乃是大陸最頂尖的勢力,可飄渺宮,竟能逼得丹閣低頭,這是何等可怕的一個勢力?

    “呵呵,厲害,真沒想到,上官曦兒竟能將飄渺宮經營到這地步。”

    秦塵冷笑,笑聲冰涼。

    前世的他,還真沒看出來上官曦兒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手段,耗費區區三百年時間,竟將一個曾經只能算是武域一般頂尖勢力的飄渺宮,建立到這等地位。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么?

    想來,這里面也少不了風少羽的幫忙吧!

    武域第一帝國么?

    秦塵冷笑,笑容前所未有的冷。

    這一刻,秦塵說不上什么心情,沒有憤怒,沒有怨恨,有的只是冰冷,徹骨的冰冷,彌漫全身。

    幾人驚愕的看著秦塵,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從秦塵身上感受到如此冰冷的氣息。

    幽千雪身軀一顫,看著秦塵冷峻的臉,內心莫名的一疼,情不自禁伸出手,握住了秦塵的右手。

    手掌冰涼,宛若萬載寒冰一般,寒徹心扉。

    幽千雪突然對這飄渺宮,產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憤怒。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秦塵心中的那股冷意,她能切身實際的感受道。

    那是怎樣的一種情感?

    “你們幾個,繼續出發,本少有點事情要處理。”

    目光一閃,秦塵對著淡淡說道,而后沒有過多解釋,身形一晃,嗤的一聲,瞬間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際。

    “塵少這是去哪里了?”

    “莫不是去追那執法殿的人了吧?”

    卓清風和南宮離面面相覷。

    “卓閣主,南宮會長,既然秦塵讓我們先走,那我們就先行出發吧,相信秦塵他自有分寸。”

    倒是幽千雪,臉色平靜。

    但她的目光,卻前所未有的冰冷。

    “飄渺宮么?”一絲冷漠,從她嘴角傳出,將她襯托的如同寒冰玉雕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