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88章 你到底是誰

武神主宰
     她們身上的紅色鎧甲在秦塵的這一擊下,全都爆碎,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膚,各個身材曼妙,毫無一絲贅肉,充滿了誘惑氣息。

    而正是這紅色鎧甲,保護住了她們,令她們沒被秦塵的攻擊,一劍斬斷。

    “嗯?這鎧甲,竟是七階巔峰戰甲?”

    秦塵愕然,本來她這一擊,是準備將六人斬殺的,結果,卻只是將六人重傷,六人居然都穿著七階巔峰戰甲,還真是財大氣粗。

    要知道在天武大陸,寶甲永遠是最為稀少的,同級別的寶甲要比同級別的寶兵起碼貴上數倍,甚至有的要貴上十倍。

    “青柳!”

    “紅鳶!”

    那銀甲女子見狀,連驚怒一聲,聲音中蘊含無盡的憤怒:“你敢傷我執法殿的人,不殺你,我赤練仙子妄為人。”

    “殺我?”

    秦塵冷笑:“你有這個能力么?”

    他身形一晃,瞬間來到銀甲女子身前,腦海中頓時射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沖擊,直接沖向銀甲女子。

    此女實力極為可怕,紅袖秘法施展之下,堪比武皇強者,再加上她本身應該就是飄渺宮的天才人物,使得骷髏舵主一時半會無法將她拿下。

    想要拿下她,必須先破掉她的紅袖秘法。

    因為若是紅袖秘法不破,對方就算不敵,也有逃跑的能力。

    “哈哈哈,小子,就憑你也想對我施展精神攻擊。”銀甲女子見狀冷笑,她不相信秦塵的精神攻擊會對自己有傷害。

    當然,不相信歸不相信,必要的抵擋還是需要的,她也不至于會傻傻的等著秦塵的攻擊落在身上。

    她一抬手,身前武道意志浮現,一道赤色匹煉浮現,攔截向秦塵的精神攻擊。

    按照道理,精神攻擊速度極為迅速,要遠在物質攻擊之上,一般根本來不及抵擋,因為他們往往看到精神攻擊的時候,精神攻擊已經沒入他們的腦海了。

    可這銀甲女子卻硬生生的攔住了秦塵的精神攻擊,紅色匹煉瞬間擋在秦塵的精神攻擊之前。

    “什么,八階精神力,你是八階武皇?”

    只是下一刻,赤練仙子的臉色變了,而且瞬間變得無比蒼白,因為秦塵的攻擊力太強大了,簡直如同一片汪洋瞬間將她吞沒。

    更令她震驚的是秦塵的精神力席卷而過,她身上的紅袖秘法頓時波動起來,那一股神秘的力量,瞬間被遏制住了,而她的修為,也隨之跌落到了半步武皇境界。

    “不好!”

    赤練仙子頓時大驚,之前的她依靠紅袖秘法,才與這神秘斗篷人戰了個平手,可現在她紅袖秘法被破,戰力頓時大跌,如何還能是神秘斗篷人的對手?

    更令她心驚的還是秦塵的手段,這是什么精神力攻擊,竟然將她飄渺宮的紅袖秘法都給破開,這家伙是怪物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

    赤練仙子怒喝,此時此刻,她心中驚怒萬分,再也不敢輕視秦塵。

    在她看來,能夠破開自己紅袖秘法之人,絕對不是普通人,甚至極有可能是不是北天域的強者,在北天域,豈會有人能破開他執法殿的秘法。

    這么說來,對方難道是武域她飄渺宮的敵人不成?

    一時間,赤練仙子心神大亂。

    “我是誰?這話你應該去問你們宮主!”

    秦塵冷笑,而后再度打出一記精神風暴,赤練仙子驚慌之下,根本來不及抵擋,腦海頓時一暈。

    而此刻骷髏舵主顯然也沒只是看戲,白色骨鞭甩動,將赤練仙子瞬間捆縛了起來。

    “放開我。”赤練仙子曼妙的身軀被骨鞭束縛,渾身凹凸有致,劇烈的掙扎。

    秦塵身形一晃,來到赤練仙子身前,右手探出,直接捏住她的嘴巴,冷冷道:“別動,否則我怕我一不小心,就殺了你。”

    “我呸。”赤練仙子張嘴吐出一口唾沫,差點濺到秦塵臉上,憤怒道:“敢動我,我飄渺宮絕不會饒了你的,不管你是誰,哪怕逃到海角天涯,我飄渺宮也會追殺你至死。”

    “呵呵,是么?那我倒要看看你飄渺宮怎么追殺我,不過在這之前,本座有幾個問題,你先回答了再說。”秦塵冷笑道。

    “哼,你休想!”赤練仙子劇烈掙扎,身體銀色鎧甲鏗鏘作響,但如何能掙脫出骷髏舵主的束縛,再怎么說,骷髏舵主也是武皇級別的高手,而且是異魔族的高手,若這種情況都被赤練仙子給掙脫了,那可以直接找塊豆腐

    一頭撞死了。

    “脾氣倒還挺倔,像你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本座還真不舍得下狠手,不過若是你不配合,那……嘖嘖嘖,執法殿隊長,這樣的身份應該會讓本座很興奮吧。”

    秦塵右手捏著赤練仙子的臉蛋,一雙眼睛色瞇瞇的盯著赤練仙子凹凸有致的身軀,眼眸中射出淫邪的光芒來。

    赤練仙子嚇得臉色發白,花枝亂顫,驚怒道:“你……你敢!”

    “你覺得我敢不敢呢?”

    秦塵左手貼著赤練仙子的鎧甲,從她脖頸處一點點的向下,嘴角勾勒邪意的笑容,雖然隔著鎧甲,但赤練仙子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嚇得面無人色,渾身酥麻不已。

    “住手,你這個畜生、禽獸!”赤練仙子慘絕人寰的大叫道。

    秦塵邪意一笑,“我就當你是在夸我了!”

    一旁骷髏舵主大呼辣眼睛,難怪主人要將幽千雪他們支開,我滴乖乖,這是要動強的節奏啊,嘖嘖,主人邪惡起來,他都有些小興奮呢。

    難怪主人不用搜魂,否則以他異魔族的身份和主人的魂道造詣,想要強行搜個魂也并非不可能,還搞什么強行逼供啊。

    “你……找死!”

    就在這時,赤練仙子驀地一聲厲喝,眉心之處,一道詭異的符文驟然出現。

    這道符文一出現,整個天地都顫抖起來,虛空不住的晃動,仿佛承受不了這股威壓。

    所有人都大驚,在這股力量之下,他們竟有種渺小的感覺,仿佛隨時都要破滅。

    “果然……”秦塵冷笑,一指閃電般點出,霎時間,無數符文浮現天地,最后形成一個復雜的符文,瞬間就印在赤練仙子的眉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