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89章 姬紅塵

武神主宰
     “是誰,敢封印本皇,找死!”一道驚怒的厲喝之聲響起,就見一股令人感到心悸的氣息,從赤練仙子眉心不斷的沖擊而出,但被秦塵施展的復雜符文不斷阻攔,怎么也沖不出來,但只是那股散逸出來的氣息,便令人心神驚顫,呼吸困

    難。

    強者神念!

    龍凌峰和骷髏舵主齊齊驚呼一聲,以兩人的造詣如何不知道赤練仙子眉心處的符文氣息是什么。

    這分明是對方眉心之中種了一道強者神念,一旦遇到危險,這神念便會爆發而出,形成強者虛影,強勢殺敵。

    骷髏舵主頓時反應過來,難怪秦塵之前沒有施展搜魂,這樣一道強者神念一旦感應到寄托者被人搜魂,恐怕第一時間會爆發出來,甚至來不及反應。

    而如今秦塵在那神念氣息剛釋放出來的瞬間,便欲要將其神念強行封印,分明是早就料到有這可能。

    轟轟轟!

    可怕的氣息震蕩,赤練仙子眉心之中一道人影驚怒厲喝,不斷爆發出可怕氣息,震得秦塵覆蓋上去的符文不斷震顫,閃滅不定,仿佛隨時都要沖破秦塵所設下的封印。

    秦塵臉色微變,雙手快速捏動手訣,一道道符文不斷的融入其中,加固封印。

    但對方的強大,顯然要超出他的預料。

    轟的一聲,堅持了片刻之后,秦塵所設下的封印終于失去了作用,被那人影瞬間沖破。

    一股令人感到驚悸的氣息,在這天地間彌散了出來,眾人目光之下,赤練仙子頭頂之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虛無的人影。

    “是誰,敢對我執法殿的人動手?”

    那是一名絕麗的女子,高高在上,如同女皇,言出法隨,震得眾人耳朵轟鳴。

    “八階后期武皇?不對,比一般八階后期巔峰武皇還要強!”

    秦塵看著天空中那突然出現的人影,冷冷說道。

    “什么?八階后期巔峰武皇?”

    龍凌峰駭然抬頭看去,身形劇震,露出驚容。北天域帝者難出,八階后期武皇,便是北天域最頂尖的強者,在這之上,便只有至高無上的九天武帝了,乃是武域之中才會出現的頂尖強者,而八階后期級別的武皇在龍凌峰眼中,已然是這北天域的天,

    至高無上的存在。

    哪怕他是天龍寨的老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等存在,只覺得對方身上氣息渾厚,心頭壓抑不已。

    “紅塵統領,此子阻攔我執法殿行事,罪該萬死,還請紅塵統領出手,斬殺此獠。”

    下方湖泊上,幾名重傷的紅甲女子神色激動,大喝喊道。

    統領?

    龍凌峰目光駭然,飄渺宮在北天域建立分部和執法殿,其中執法殿最強之人,便是統領,也是北天域執法殿掌權人,在武域飄渺宮,也有一定的話語權。

    難怪此人身上氣息這般可怕。

    “好,剛才想封印本皇的,應該也是你吧,大膽狂徒,給本皇死!”

    轟隆!

    絕麗女子高高在上,可以看得出,此女年齡不大,看上去似乎連三十都不到,但實力之強,強到無與倫比,恐怖的氣息的瞬間來到秦塵面前,快到來不及閃避。

    “空間意境!”

    秦塵施展空間意境,千鈞一發之際,躲開這虛無一擊。

    轟!

    下方的天龍湖瞬間沖起一道長達百丈的水柱,整個湖面,像是被一只虛無的手指硬生生摁出了一個巨坑,整片巨湖都仿佛在震蕩。

    “不過一道神念而已,若是九天武帝,神念化作分身,本座還敬你幾分,區區武皇,神念隔空而來,又能留下幾分戰力?”

    “封禁之術!”

    雙手捏動手訣,秦塵雙眸猶如萬花筒一般旋轉,一個可怕的靈魂氣息瞬間彌漫,化作一張大網,將那虛影女子瞬間包裹,迅速消磨對方神念。

    那虛無女子身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虛無起來。

    “什么?”女子大驚,震驚的看著秦塵,旋即倏地變得冰冷,冷冷道:“好,想不到我北天域,竟出了閣下這么個人物,今日算你好運,你我會再次見面的,本皇倒想看看,這天底下,到底是誰敢和我飄渺宮作對,記

    住,本皇名為姬紅塵,早晚會取你項上人頭。”絕麗女子冷冷看了秦塵一眼,目光冷漠傲然,身形一晃,一股可怕的力量彌漫出來,瞬間包裹住赤練仙子和下方的幾名紅甲女子,下一刻,幾人身影如同瞬移一般,霎那間消失不見,只留下話音在天地間

    回蕩。

    “該死。”骷髏舵主聲音大變,迅速來到秦塵身邊,“主人,咱們要不要追?”

    “不用了。”秦塵搖頭。

    那姬紅塵,分明是八階武皇中最逆天般的存在,甚至已經開始接觸九天武帝的領域,她施展挪移之術,哪怕只是一具神念,也根本不是他們能夠追趕得上的。

    除非自己跨入八階武皇境界,尚有一線可能。

    “主人?”一旁龍凌峰聽到兩人交談,嚇了一跳,駭然看著秦塵。

    這個面戴鬼臉面具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呢?竟能令這分明是武皇強者的斗篷人尊稱主人?

    正驚駭間,就見秦塵朝他看了過來:“閣下是這天龍寨的老祖?”

    龍凌峰急忙恭敬行禮:“晚輩龍凌峰,在前輩面前,老祖不敢稱!”

    秦塵點點頭,問道:“執法殿的人,為何要追殺你?”

    這天龍寨,只是一王級勢力,執法殿無緣無故為何要追殺他,畢竟一王級勢力在飄渺宮面前,恐怕連螻蟻都算不上。

    這讓秦塵莫名的想到了血魔教教主的失蹤。

    龍凌峰猶豫了一下,似是做出了什么決定,從身上拿出一卷軸,恭敬獻給了秦塵,道:“前輩,執法殿之所以追殺晚輩,是為了這一秘卷。”

    秘卷?

    秦塵接過一看,這是一張古樸的卷軸,上面勾勒著一些奇形怪狀的圖案,但既不像是地圖,也不像是某種功法秘籍,讓人摸不著頭腦。

    “前輩,此物是晚輩老祖天龍武皇大人,當年在武域偶然所得,乃是我天龍一脈秘寶,不知這執法殿從何處得知,強行索要,晚輩不從,執法殿便對我天龍寨大打出手,所作所為人神共憤,畜生不如。”想到天龍寨中死去的數十名族人,龍凌峰咬牙切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