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90章 雷霆之海

武神主宰
     “哦,天龍武皇在武域所得?”

    秦塵頓時來了興致,雙手摸在這卷軸之上,整張卷軸給他一種莫名的感覺,心中隱隱悸動,但依舊看不出究竟有什么作用。

    但能讓飄渺宮索要的東西,絕非凡物。

    秦塵沒有輕易斷定,緊接著又將精神力,甚至靈魂力彌漫其中,當靈魂力滲入其中的時候,秦塵頓時感到了一絲極為心悸的鋒銳,仿佛靈魂都欲被撕開一般。

    “咦,是武域禁地雷霆之海的氣息,難道此物是天龍武皇在雷霆之海中所得?”

    秦塵驚訝了,武域作為天武大陸最頂尖之力,其中危機重重,有著各類秘境和禁地。

    而雷霆之海便是其中極為強大的一個,武域之中,誰也不知道這雷霆之海是如何形成的,但自從人類有歷史記載的時候,這雷霆之海就已經存在在武域之中了,起碼有數萬年之久。

    這雷霆之海之中,到處都是雷光涌動,說是海,其實根本就沒有一滴水,而是充滿了無盡的雷霆雷光,越往里,威力越強,到了極深處的地方,甚至連九天武帝強者進入其中,也會被雷霆轟成齏粉。

    但因為雷霆之力對武者擁有洗練肉身的作用,因此武域中還是不由不少強者,會在雷霆之海的外圍歷練,淬煉肉身。

    但每年因此也會有無數強者隕落在其中,導致里面寶物也有不少。

    難道此物是某個頂尖強者隕落在雷霆之海中留下,后來被天龍武皇得到?

    這并非沒有可能。

    秦塵前世作為武域最頂尖的天才,自然也曾進入過雷霆之海,能清晰的感受到這其中的力量,的的確確和雷霆之海的毀滅力量極為類似,如出同源。

    “難道前輩知道此物的來歷?”

    看到秦塵眼中表情閃爍,龍凌峰疑惑問道。

    秦塵點頭道:“若是我沒看錯的話,此物很有可能是你先祖天龍武皇從武域禁地雷霆之海中所得。”

    雷霆之海?

    龍凌峰作為北天域一小小王級勢力老祖,連武域都沒去過,自然沒聽說過雷霆之海。

    但他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聽到禁地這兩個字,立即就知道那地方絕對危險重重,絕非一般人能夠進入。

    秦塵似乎知道龍凌峰的想法,解釋道:“雷霆之海,是武域中一個極為可怕的禁地,其中危險重重,連武帝強者都有可能隕落。”

    龍凌峰的呼吸頓時凝滯了,眼珠子瞪得滾圓,天哪,連武帝強者都會隕落,那到底是個什么地方?

    “前輩,那你可知這秘卷,究竟是什么?”龍凌峰急忙道,他很想知道,執法殿的人為何硬要索要此物。

    秦塵搖了搖頭:“本座暫時也看不出來什么。”

    說完直接把秘卷扔回給了龍凌峰:“可能只有進入雷霆之海,才能看出此物的真面目吧,但也只是可能。”

    他仔細研究了這卷軸許久,但依舊看不出任何端倪來。

    這卷軸,就仿佛一極為普通的材料一般,根本沒有任何奧妙。

    但秦塵知道,這根本不可能,若是沒有絲毫奧妙,當年的天龍武皇就不會帶回天龍寨作為傳世之寶了,而飄渺宮也不可能耗費大代價來掠奪。

    “好好收起來,說不定里面就會有什么機緣也不一定。”秦塵對著龍凌峰說道,說吧,秦塵轉身便要離開這里。

    “前輩你……”看到秦塵居然將卷軸還了過來,龍凌峰頓時大吃一驚。

    這可是連執法殿都要搶奪的秘卷,對方竟然絲毫不動心?這種大氣,瞬間震撼了龍凌峰。

    說實話,他之前將卷軸拿出來的時候,就沒想過秦塵還會還給他。

    而且,他也不覺得這是秦塵在欲情故縱,連執法殿頂尖武皇強者神念分身都能擊退的強者,想要斬殺他奪取這秘卷還不簡單,根本沒必要如此惺惺作態。

    “前輩且慢。”

    心神激蕩之下,龍凌峰急忙高喝出聲。

    “怎么,還有什么事么?”秦塵止住腳步,轉過身。

    “此物還請前輩帶走。”龍凌峰將這秘卷恭敬的遞了上來。

    “這是……”秦塵疑惑看著對方。

    他不是對著秘卷不感興趣,而是此物既然是這龍家的傳世之寶,他卻不是那種攜恩圖報之人。

    龍凌峰苦笑道:“前輩,此物在我龍家已經傳承了數千年,我龍家每一代先祖,都精心研究過這卷軸,但卻始終沒有所獲,反而是今日還惹來了殺身之禍。”

    “想來,此物雖在我龍家,但卻與我龍家無緣,而先前,前輩為了龍某,對抗執法殿,可謂是引火燒身,我龍家卑微,無以回報,也無什么珍貴寶物孝敬前輩,此物就交給前輩,以做酬謝吧。”

    龍凌峰深深鞠了個躬。

    對秦塵這樣的人,他從內心深處感到恭敬。

    “既然如此,本座也就笑納了!”

    對方既然把東西送上門來,秦塵自然不會再推脫出去發,反正他對此物也很感興趣,而且,就算是他不感興趣,也會收下來。

    誰讓飄渺宮對這東西感興趣呢,只要是飄渺宮感興趣的東西,他都有興趣。

    “你注意一下執法殿吧,他們離開之后,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卷土重來,到時候你們天龍寨,恐怕就危險了。”

    秦塵告誡了一句,而后身形一晃,瞬間消失在了天龍湖上。

    “這位前輩,想來是北天域某個大人物吧,有情有義,真豪杰。”

    龍凌峰看著秦塵消失的所在感慨了一句,而后轉身朝天龍寨掠去,秦塵說的,他又怎會不明白?

    很快,龍凌峰就回到了天龍寨,先是解散了天龍寨,而后帶著天龍寨中的數百嫡系弟子,隱姓埋名,不知去哪里了。

    反正天武大陸,無比遼闊,他們在大陸哪個隨便角落一呆,以龍家的實力,還不至于扎不了根,執法殿就算找他們算賬,也沒處去找。

    半天之后,秦塵也趕上了卓清風一行。在卓清風他們好奇的目光之下,秦塵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告誡他們不要亂說話之后,便繼續趕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