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94章 妖神衛

武神主宰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眼看就要大打出手,爆發大戰的時候。

    “住手,何人敢在這里鬧事?”

    一道清麗的怒喝之聲陡然響起,緊接著一股可怕的威壓,頓時如同大山一般,朝著秦塵和那傅塵云瞬間蓋壓了下來。

    轟!

    可怕的力量激蕩,秦塵和傅塵云在這股力量之下,瞬間被震飛出去,一個個臉色發白,嘴角溢血。

    只見一名清麗的女子從天而降,此人身穿執法殿統一的紅色鎧甲,目光冰冷的看著這里的一群人,眼眸之中流露出冰寒的殺意。

    嗖嗖嗖!

    同時,一道道破空聲響起,一隊身穿鎧甲的士兵到來,這些士兵,竟然各個都是武王修為,將秦塵一群人圍攏起來,渾身爆發出滔天的殺意。

    “在妖劍城鬧事,你們幾個不想活了么?”

    這幾名士兵,正是妖劍宗的妖神衛,這些妖神衛雖然負責妖劍城的安危,只是個士兵,但實際上在妖劍宗中,卻都是執事級別的存在,只是這一次執法殿下令,他們被抽調出來,擔任護衛而已。

    “幾位妖劍宗的前輩,在下傅塵云,神兵世家傅家弟子,豈敢在妖劍城鬧事?是這小子先前先行對本少出手,本少被迫防御,還請妖劍宗的幾位前輩明察。”

    傅塵云急忙收起長劍,上前躬身行禮,傲然說道。

    “你是傅家弟子?”

    幾名妖神衛對視一眼,臉色緩和了下來。

    傅家,神兵世家,雖然只是妖劍城范圍內一王級勢力,但和妖劍宗的關系卻還不錯,畢竟,妖劍宗作為一個皇級勢力級別的大宗門,每年消耗的兵器數不勝數,其中很多都是從傅家采購。

    “哼,在我妖劍城鬧事,你們幾個好大的膽子,說,你們是什么人,在此鬧事,有何企圖。”

    幾名妖神衛冷哼一聲,冷冷看向秦塵一行,眸光中暴涌出殺機。

    這幾人面生的很,他們以前從未見過,說不定就有什么不明目的。

    更何況,如今這兩方,一個是傅家,一個根本不認識,該怎么定奪,他們還不清楚么?

    周圍不少圍觀群眾見狀,不由嘆息搖頭。

    這幾個家伙,剛才好言相勸,讓他們不要動手,現在好了吧,惹來了妖神衛,還得罪了傅家,不死也得脫層皮。

    “幾位妖劍宗的前輩,我等是丹閣之人,這一次路過此地,只是為了借用傳送陣,并無惡意。”

    秦塵急忙上前道。

    “丹閣之人?”

    所有人都一驚。

    難怪這些家伙有恃無恐,原來是丹閣的煉藥師,難怪這么囂張。

    傅家雖然牛逼,在妖劍城號稱神兵世家,哪怕是在北天域,也非無名之輩,但和丹閣比起來,卻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你們是丹閣之人?”

    傅塵云也吃驚的看了過來,一臉的不相信,怎么看,都不覺的秦塵和幽千雪像是丹閣的弟子。

    丹閣的煉藥師,行走天下,往往身穿煉藥師袍,佩戴徽章,往往方便行走,但面前這幾人,哪有半點煉藥師的樣子。

    “幾位,我等的確是丹閣之人,這是在下的煉藥師徽章。”

    卓清風急忙上前,將自己的煉藥師徽章亮了出來。

    閃亮的煉藥師徽章,呈現在眾人面前,令眾人頓時一驚,可緊接著,一個個卻差點吐血。

    啥?

    六品煉藥師徽章?

    “尼瑪,嚇死我了,本來以為這家伙是什么丹閣的大人物,原來只是個小小的六品煉藥師。”

    “哈哈哈,六品煉藥師也敢自稱丹閣之人?這家伙不是在搞笑吧?”

    “還以為有什么大背景呢,原來只是個六品煉藥師,簡直要笑死了,哈哈哈,六品煉藥師自稱是丹閣之人,這是老夫這輩子聽到的最大笑話。”

    人群轟的一下就炸開了,一群人全都哄堂大笑,其中不少人甚至捧著肚子,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本以為秦塵他們如此傲然的說自己是丹閣之人,還以為有什么背景,想來起碼也是七品的藥王,可誰知道,居然只是六品的煉藥師。

    這不是在搞笑么?

    要知道妖劍城乃是皇級勢力,并且下屬諸多王級勢力,自然也擁有許多丹閣分部。

    煉藥師自然也是數不勝數,而六品的煉藥師別說是在妖劍城了,就算是在妖劍城下屬的王級勢力,也不算什么人物,畢竟哪個王級勢力沒有藥王坐鎮?

    相比而言,傅家的老祖傅紅雪卻是妖劍城范圍內首屈一指的煉器大師,豈會在意一個小小的六品煉藥師?

    “諸位,老夫的煉藥師徽章雖然只有六品,但老夫卻是一名貨真價實的藥王,此行便是前去丹閣述職。”

    卓清風臉色鐵青的說道。

    沒辦法,他身上的煉藥師徽章,還是他前往百朝之地的時候丹閣頒發的,自然只有六品,而想要兌換七品的煉藥師徽章,必須回到北天域丹閣總部,進行考核之后才能換取。

    “哼,六品的煉藥師也算是丹閣之人?笑死本座了,來人,把他們幾個統統拿下了,在我妖劍城門口鬧事,本座懷疑他們幾個別有用心,給我嚴加調查。”

    領頭的妖劍宗弟子這時候怒極反笑,連怒聲喝道。

    媽的。

    一個小小的六品煉藥師也敢自稱丹閣的人,把自己嚇了一跳,還好沒有沖動,否則影響了傅家和宗門的關系,自己豈不是成罪人了?

    “是。”

    幾名妖神衛連走上來,就要捉拿秦塵幾人。

    “你們干什么?”

    秦塵突然橫劍在前,憤怒說道:“你們幾個不問青紅皂白,就對我們動手,這就是你們妖劍城的作風?”

    “放肆。”領頭的妖神衛隊長冷喝一聲:“小子,你在我妖劍城門口鬧事,且大動干戈,難道還想反抗不成?”

    秦塵冷聲道:“我們可沒鬧事,是這幾個家伙,膽敢侮辱執法殿,本少豈能不動手?”

    侮辱執法殿?

    那之前站在旁邊,一直沒有開口的紅甲女子,此刻眸中陡然爆射出一道寒芒,冰冷道:“侮辱執法殿,這是怎么回事?”

    轟!

    一股可怕的氣息從她身上爆發,宛若一座大山,狠狠鎮壓而下。霎時間,整個城門口的溫度像是下降了數十度,變得一片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