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95章 不要臉

武神主宰
     之前那幾名妖神衛臉色也頓時變了,心中大驚,傅家之人侮辱執法殿?這是怎么回事?

    一瞬間頭上冷汗都下來了,臉色倏地一片蒼白。

    是,傅家是強,在妖劍城地位非同一般,但也要看和誰比?

    在執法殿面前,就連他們妖劍宗都要乖乖低頭,傅家又算什么東西?

    傅家若真敢侮辱執法殿,他們妖劍宗又維護對方,一旦惹來執法殿的不滿,倒霉的不僅僅是傅家,恐怕他們妖劍宗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一瞬間,幾人坐立難安,背后冷汗直冒,連驚怒厲喝道:“侮辱執法殿,傅塵云,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塵云也嚇了一大跳,急忙道:“幾位前輩,在下以傅家之名起誓,絕沒有這樣的事,在下豈敢侮辱執法殿?”

    “呵呵,神兵世家,難道堂堂神兵世家的人就可以說話如放屁一樣,放完就不認了?”

    “你……臭小子胡說八道,我哪有侮辱執法殿!”傅塵云憤怒的盯著秦塵,怒喝道:“我看是你故意轉移話題,胡攪蠻纏。”

    “說的沒錯,分明是閣下想掩飾自己先動手的罪行,故意胡說八道。”

    “傅少根本就沒有侮辱執法殿!”

    “幾位前輩明鑒,此子信口雌黃,我懷疑此人別有用心。”

    其他幾名和傅塵云一同前來的青年也紛紛怒喝起來,雖然他們不曾見過執法殿的人,但也知道執法殿是執掌天下律法的一個部門,這樣的鍋,他們可不敢背。

    別說他們不敢背了,就算是他們背后的勢力,也不敢背上這個罪名,一旦讓老祖他們得知這樣的事,絕對會打斷他們的腿。

    “幾位前輩,事情到底如何,還好這里有這么多朋友都在,諸位完全可以詢問。”

    秦塵似乎極為憤怒的說道:“我等遠道而來,路過妖劍城,并不想惹事,可剛走到這里,這幾個家伙便上來侮辱我等,我等心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自然不予理睬。”

    說到這,秦塵表情愈發憤怒,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悲憤道:“可這幾個家伙,非但不領情,還愈發囂張,這倒也罷了,此子年紀輕輕,又是什么傅家之人,定然來頭極大,我等也想息事寧人,不想鬧事。”

    “更何況旁邊這位大哥說了,妖劍城之所以如此擁堵,是因為執法殿的人在此設卡,捉拿要犯。”“知道此事,我等就更加不敢惹事了,畢竟執法殿乃是我天武大陸的良心,專門維護天武大陸的秩序,只知道默默付出,卻不求回報,這樣的勢力,晚輩從小就極為敬仰,若不是因為晚輩不是女兒身,肯定

    也一心加入執法殿了。”

    “可誰知道對方聽到這話,根本不予理睬,還說什么執法殿辦事,關他什么事,態度之囂張,根本不把執法殿放在眼里。”說到這,秦塵已經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了:“此人侮辱晚輩,晚輩也就忍了,可他竟敢侮辱執法殿,執法殿一直是晚輩最仰慕的勢力,豈能容他一個小子侮辱?晚輩氣憤之下實在按奈不住,這才貿然動了手,

    還請幾位明察。”

    “你……”傅塵云憤怒的盯著秦塵,急的臉色發白,半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驚怒道:“諸位前輩,別聽此子胡說八道。”

    藐視執法殿的罪,他可不敢認。

    “是不是胡說八道,幾位前輩一問便知。”秦塵怒聲道:“晚輩自知,先前貿然動手已屬大錯,但此子侮辱執法殿,哪怕拼著受罰,晚輩也要為執法殿出頭,絕不容這些卑劣之人,侮辱晚輩心目中的圣地。”

    一旁幽千雪和卓清風等人已經看得懵了。

    塵少這也……太特么無恥了。

    分明是自己先動手,偏偏說成了對方侮辱執法殿,關鍵是還把執法殿吹捧到了天上,說什么天武大陸的良心,只知付出,不求回報。

    他們都見過赤練仙子,一看旁邊那紅甲女子自然就知道對方肯定是執法殿的人。

    秦塵這么說,簡直就是在拍馬屁啊。

    如果不是看在有人在旁邊,卓清風他們當場就要吐出來了。

    但效果卻也是驚人的。

    “轟!”

    可怕的殺意從那紅甲女子身上猛地爆發,她眼眸冰冷,目光宛若萬載不化的寒冰,冷冷的看著傅塵云,寒聲道:“是不是這樣?”

    傅塵云被這股寒意罩住,頓時戰戰兢兢,一臉惶恐,急的臉色發白,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大人還請息怒,容我等馬上調查。”

    幾名妖神衛大驚,生怕紅甲女子直接動手殺人,急忙在一旁開口。

    大人?

    場上眾人全都一驚,看向紅甲女子,能讓妖神衛的人稱呼大人,此女子到底是什么人?難道……

    一個駭然的念頭,在眾人腦海中升騰而起。

    而此時,妖神衛的幾人已經在一旁詢問起來。

    整個過程很簡單,看到的人也不少,自然沒人敢作假,連將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和秦塵所說,完全一模一樣。

    感受著紅甲女子身上越發冰冷的殺意,傅塵云嚇得臉色慘白,惶恐道:“幾位前輩,不是這樣的,晚輩只是想要教訓一下此子,并沒有侮辱執法殿的意思。”“沒有侮辱執法殿的意思?那你為何聽到執法殿在此執法之后,還如此囂張?分明是不把執法殿放在眼里,還有,閣下明知執法殿在此捉拿要犯之后,還繼續鬧事,本少懷疑,你和執法殿要捉拿的要犯,是

    不是有什么干系,故意想鬧出事來,好給對方逃跑的機會!”

    噗!

    傅塵云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表情惶恐,這樣的罪名他可擔當不起。

    可一旁的紅甲女子,眼眸中卻驀地爆出一道寒芒,喝道:“來人,將他們幾個都給本座帶回去。”

    “大人,是不是先調查一下,這幾位都是我妖劍城附近王級勢力的弟子,應該不會和大人捉拿之人有何瓜葛……”

    一旁的妖神衛急忙上前,那可是傅家弟子,剩下的幾個青年他們之前在調查的時候也都問過了,各個都是妖劍城附近的王級勢力弟子,身份不凡。執法殿的手段他們再清楚不過了,就算是和她們執法殿捉拿之人沒關系,一旦被抓回去,不死也得脫層皮。